第九中文网 > 一人一山一小仙起点 > 第五十七章 有钱就是错
    “大人...”

    看着兵丁的人数急剧减少,紧跟在周师泰身后的楚护卫,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不急,再等等。”

    周师泰脸上平静如水,未见丝毫波澜。

    另一侧,米大业诧异的望了一眼县令,心中不由暗暗揣测。

    要知道,今夜来此的可不止是兵丁,还有数十位衙门的捕快。若论对付江湖人的手段,他们才是真正的行家。

    任由兵丁被对方杀戮,却将捕快留在身边,这不得不令人感到费解。若说是为了保存实力,那就太扯了。

    人屠将军的称号,那可是依靠冷酷无情的性格,从尸山中生生杀出来的。

    “不过,这些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今夜来此,无非就是之前的交易罢了。你给银子我杀人,仅此而已。”

    米大业嘴角一翘,发觉自己越来越冷血了。比如现在,看着满地的尸体残骸,竟完全无动于衷。

    战场上厮杀的场面,就像是在表演一场戏。而自己,就像是那看客。

    “实力的快速增长,改变的似乎不止是身体...”

    米大业口中喃喃自语,不经意间抬头发现,江面上竟然又有变化。

    只见,又一艘巨船脱离商队,朝着岸边疾驰而来。原本跟在巫师身后的那帮异族大汉,不知何时已聚集在上面,俱是杀气腾腾。

    而领头的,正是沈家哥俩。

    “哗!”

    忽然,巫师举手一挥。一杆小幡从他衣袖窜出,迎风见涨,眨眼间变成了一丈开外大小。

    那长幡好似活物,竟凌空飞起越过江面,笔直的落在来船的正上方,最终挂在帆杆上。麻布织成的幡面上,黑如墨汁的薄雾不断散发出来,弥漫在来船周围。

    异变突生,只见那些巨汉裸露皮肤上纹着的神秘图案,忽然发出幽暗的光泽。四周的薄雾,好似被其吸引,纷纷钻入到图案之中。

    “吼!”

    霎时间,巨汉身上的肌肉块块隆起,散发出古铜般的光泽。青筋根根暴起,双目更是变的一片血红。

    个个仰天长啸,发出野兽般的怒吼。

    那麽样,像极了传说中的魔神。

    “南荒符兵!”

    望着眼前的一幕,楚护卫情不自禁的开口惊呼。

    符兵---异族军中最强战力。

    在南荒战场上,自己就有不少兄弟,死在这种怪物的手上。

    他们从小被喂食各种毒物,不但力大无穷,更是不知疼痛、毫无知觉。在战场上就是个杀人机器,不死不休。

    南荒十三个异族领地,又因所属巫师掌控的巫术不同,这些符兵的能力也是千奇百怪,让人防不胜防。

    “遇上这种怪物,今晚不知有几人能活到最后。”

    果然如他所料,随着符兵冲上岸边,原本就岌岌可危的兵丁,顿时彻底溃败。

    符兵凶悍异常,手中巨斧一挥,将人连兵器砍为两半。有的凶性大发,居然舍了兵器,上前抓住兵丁的手臂,用力往两边一扯,竟生生将人撕裂。

    符兵横行之处,士卒竭尽阻拦,只留下一地残尸,染成一片血红古道。

    众人看的目呲欲裂,心中固然惊惧,可毕竟异族当前,又都是有血性的汉子,此时哪里还顾得上大人的禁令。毫不犹豫的挥舞佩刀,咬牙切齿的冲了上去。

    “米大业,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沉默许久的周师泰,此时终于开口。

    “好!”

    米大业言简意赅,手中长刀猛然出鞘。

    自被铁捕头提醒,米大业便已深知出手在即。五柄长刀被他依次背在身后,就跟孔雀开屏似的,可谓是做足了准备。

    “杀!”

    足下一点,身形爆射而出。积攒的煞气在这一刻彻底爆发,汇聚成杀气,仿佛连黑夜乌云都能搅碎。

    嗡!

    手中长刀,与势共鸣。

    在虚空中划出一道匹练,铿锵一声将挡在身前的一名符兵手臂斩断。

    断臂腾空,巨斧随行。

    可让人意外的是,这符兵竟毫不在意自身的伤势,怒吼一声,反身又朝着米大业扑来。

    “不知没了脑袋,你是否还有知觉。”

    米大业冷哼一声,不退反进,长刀再次一挥,头颅已飞起半丈。瞬间,鲜血好似喷泉,自无头尸体上喷涌。

    呼!

    忽然,一阵狂风从背后袭来,目标直指他的脑袋。米大业面色不变,猛然转身持刀微举、向上一托。

    刺啦!

    兵器相交处,擦出一片火花。

    放眼望去,才发现偷袭自己的符兵,使用的居然是一柄狼牙棒。与此同时,一股巨力从兵器上传来,米大业脚步一沉,竟在脚下压出一个深深的脚印。

    对面的符兵也不好过,身体不受控制的连连后退,血红的眼珠中露出一丝意外的神色。

    “好家伙,这怪物好大的力气!”

    米大业抖了抖被震的发麻的手腕,不敢如之前那般托大。

    自己的身体,早已被锻造的好似钢筋铁骨,挥手间便是千斤巨力。一招硬拼之下,对方居然毫发无伤,这不由的让他感到心惊。

    以他的实力,固然不会惧怕。可若是普通人对上这些怪物,真不知该如何面对。

    想到这,米大业不再留手。

    心念一动,背后一柄长刀幡然出鞘,在空中化作一道流光,直直的朝对方杀去。

    嘭!

    毫发之间,怪物脚步一顿,手中狼牙棒舞出一团棒影,堪堪将其挡了下来。

    老子的杀招,在这!

    残影掠过,怪物根本来不及变招,米大业手中的长刀已从他的脖子划过,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痕。

    嘭!

    身躯跌倒,狼牙落地。

    自始至终,米大业都再未多看一眼,反而将目光望向了沈家兄弟。

    “杀!”

    “杀了那狗官,赏黄金千两。”

    混乱的战场上,沈家兄弟二人,在几名符兵的护卫下,正挥动手臂声嘶力竭的发号施令。

    “不要怪我,谁让沈家太有钱了。你们若是不死,老子可就要寝食难安了。”

    望着二人的背影,米大业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今夜既然参与此事,那就必须斩草除根。否则,必将后患无穷。

    毕竟: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