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一人一山一小仙起点 > 第四十七章 银子与女人
    不单是这桃木剑,就连法坛上的香烛、黄纸等一应物件,皆是步入了后尘,纷纷化成了一干粉末。

    “这年头,赚点银子咋这么难呢!”

    从混混沌沌中醒来,任剑面皮一片铁青。

    狠狠的将手中的剑柄扔掉,面对着漆黑的夜色,简直就是欲哭无泪。

    “怕他个鸟,这妖邪若真有本事,哪还用得着这般藏头露尾。”

    米大业虎视眈眈的警惕着四周,口中更是爆喝连连。或许只是为了打气,临了还示威性的挥了挥手中的长刀,

    听到这话,道人差点没被气死。

    难道非要等人家出来,把自己拍成肉末,才算是有本事么?

    就在他心中不忿,暗暗吐槽时,狂风骤然停歇,黑云悠然散尽。

    雷声大雨点小,仿佛刚刚的一切只是幻觉。

    整个过程转瞬即逝,短到那些四处乱跑的下人,还没来得及躲藏,院落就已恢复了正常。

    在月光的照耀下,这些身影一个个僵在原地,脸上的神色精彩无比。

    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左右,眼中尽是劫后余生的喜悦。

    在几位丫鬟的簇拥下,沈员外浑身颤栗着从楼阁走出,蹒跚的跑到任剑面前,弯腰深深地做了一揖:“还请道长救吾小儿,救我沈家。老夫就算倾尽家产,也在所不惜!”

    刚才的一幕,实在太过惊骇,明显超出了普通人的承受力。

    沈员外算是明白了,现在已不单单是儿子的问题。

    就凭刚才那可怕的声势,背后之人的恐怖可想而知。一个处理不好,整个沈家都有可能跟着陪葬。

    原本还在犹豫的道人,听闻此言,心中不由窃喜。

    好在灯笼被重新点燃的不多,此时光线依旧朦胧,轻咳一声,依旧是那副淡然的神色:“沈老爷放心,有贫道二人在此,想那妖邪也不敢造次。”

    “只是令公子被人夺了寿命,若要取回,还需徐徐图之。”

    沈员外双眼一亮,伸手作揖道:“如果道长有救吾儿的法子,还请道长多多帮忙。”

    说完将手向后一伸,一直陪在左右的管家,连忙从怀中掏出一叠银票。刚要从中抽出几张递过去,谁知便被沈员外一把夺去,全都塞在了道人的手中。

    “这...”

    虽然没有细瞧,但看管家抽动的嘴角,也知必是一份厚礼。这一刻,任剑只感觉心脏不争气的狂跳,身体都激动得颤抖了两下。

    “些许薄礼让道长见笑了,事后,老夫还有重谢!”

    “罢了,贵公子既然是被邪祟取了寿命,贫道二人便将那邪祟抓住,帮他取回便是。”

    任剑咬着牙,重重的发出一声叹息。

    双手却悄无声息的将银票塞入怀中,心中顿时升起一股强烈的满足感。

    “沈老爷,请借一步说话。”

    将沈员外单独请进阁楼,任剑从布兜中取出几张黄符,交到了地方手中。

    “将这符烧掉,泡水给公子服下,三日内他必定会醒过来。”

    “至于那邪祟,恐怕与院内的杂役有些关联。否则,方才它也不会有这般反应。

    这别院内的人,最好让他们暂时全都离开。到时,贫道自有办法,亲自找出邪祟的下落。”

    “道长一走,这府上岂不危险?”

    “沈老爷放心,近几日衙门也无他事,贫道必会守在宅院附近。想必周县令那边,也不会怪罪的。”

    “呼!有劳道长了。”

    ......

    “你到底在搞什么?”

    别院不远处的一片小树林中,米大业一头雾水的看着道人,满脑子都是疑问。

    刚刚从别院离开,便被他拽到这里,整的神神秘秘的。特别是从这个角度望去,别院的大门赫然在目,这明显就是盯梢。

    “当然是抓妖邪。小爷我嫉恶如仇,既然碰上了,当然不能放过。”

    “就凭你?”

    米大业满脸鄙视。

    自己到底几把刷子,心里没点逼数么?

    “小爷...”

    “少废话,赶紧把银票拿出来。”

    米大业不由分说,上前将他藏在怀里的银票,一把掏了出来。借着月光数了一下,顿时一阵口干舌燥。

    “乖乖,足足两千两,沈家不会真有聚宝盆吧。”

    “有没有聚宝盆小爷不清楚,但如果我猜的没错,这沈家就算有金山银山,恐怕也没命花了。”

    “嗯?你什么意思?”

    “现在还不确定,等会你就知道了。”

    任剑自始至终都保持着神秘,任凭米大业如何询问,始终都未曾开口。就在这一问一答中,时间一点点流逝。

    对面的大门,终于有了动静。

    只见一群仆役,各自背着自己的行囊,沉默着从院内走出,一出大门便迫不及待的各奔东西。

    沈员外对这儿子,似乎好的过了头,伺候的丫鬟仆从数量之多,足足过了好一会,大门外才渐渐平息。

    又过了很久,就在米大业感觉不耐烦时,紧闭的大门忽然再次被打开。

    此次出来的却是一辆马车,更有几名持刀的大汉紧随其后。行走间,目光警惕的环视四周,车内的东西明显十分重要。

    从马车一出现,昏昏欲睡的任剑立马瞪大了双眼。鼻子一阵狂嗅后,双眼立马放光:“快...快跟上,要找的东西就在马车里。”

    说完后,迫不及待的拉上米大业,悄悄跟了上去。

    因为是夜晚的缘故,再加上他们专拣小道,纵使有人在前面举着火把,马车的速度也可想而知。

    一路辗转,直到一处靠近江边的土坡上,马车才终于停了下来。

    几名大汉也不废话,从车上拿出几把铁锹,就开始埋头挖土。轮番上阵,直到地面出现了一个半人深的大坑,这才停下手来。

    “把她们几个拉下来!”

    为首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脸上一道伤疤,自左眼处斜斜划下。远看就跟趴着一条蜈蚣似的,平添了几分戾气。

    随着他大手一挥,剩余几人纷纷爬上车,从车内抱出了几名被浑身捆绑的女子。

    “大哥,是不是还按老规矩,弟兄们先享受一番,然后再埋!”

    说话之人,满脸的淫笑,可在月色的照映下,却显得的无比阴森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