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一人一山一小仙起点 > 第二十章 于老太公
    巨河帮的人走了,走的有些莫名其妙。

    来时气势汹汹,走时却又伤兵满营,完全没有白水县城第一大帮的气势。

    米大业浑不在意自身的伤势,望着逐渐消失的马队,心中暗暗给高帮主,狠狠的点了一个赞。

    或许,只有他清楚,这一战,此人才是最后的赢家。

    自己输的不是武力,而是大局观。

    “’大奔雷手’,希望下次,还能有机会领教。”

    甩动发麻的双手,米大业喃喃自语道。

    老对手走的潇洒,可衙门的铁捕头,却生生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一次普通的公差而已,谁又能料到,最后竟落到这般田地。

    好吧!

    平日里,跟他不对付的几位护卫,阴沟里翻了船,的确让他心中暗爽。

    巨河帮接连折损数名好手,也是他期待已久的结果。

    可一场大戏下来,自己居然成了透明人,完全没了往日的存在感,这是他无法忍受的。

    “我不要面子么?”

    看着正在对米大业嘘寒问暖的李广林,铁捕快的眼角不由一阵抽搐。

    似乎在说:“这小子是个怪物,挨一拳而已,有个屁事。”

    “还有,你家小舅子这么能打,你咋不早说!”

    心中虽然爽了,可回去该如何跟大人禀报,却又让他头疼不已。

    “怎么?铁大人也想切磋一下?”

    察觉到铁捕头看来的目光,米大业率先开口道。

    “米兄弟别误会,大家自己人。”

    能坐到他现在的位置,哪个不是察言观色的老油条。

    若米大业还是以前砍柴的小子,铁捕头倒不介意摆摆谱。可人家已经亮出了自己的实力,如今一飞冲天之势,势不可挡。

    不趁早交好一二,那才是真正的傻瓜。

    “大业,不可无礼。这次大伙能来,还多亏了铁老大仗义出手。”

    今天这一幕,固然让李广林意外连连。可此时在一旁,还是忍不住出言提醒。

    “不用客气,都是衙门的兄弟,当然要相互帮衬。”

    铁捕头毫不在意的摆摆手,可他的余光,还是朝着昏迷的护卫,来回瞅了几眼。

    嘴上说的轻巧,可他心里明白,今天这事,真的难以善了了。

    毕竟,这几名护卫可是县令的亲信。如今跟自己出门办案,却落了这副下场。

    就算是他们技不如人,可周县令那边就难说了。

    毕竟,这可事关脸面...

    “定不让铁大人难做,今日诸位来此,既是为了案件。那大业就跟诸位去一趟衙门,解释一番便是。”

    活了两世,哪里还不明白对方的心思。米大业略加沉吟,给了对方一个台阶。

    毕竟:给别人条活路,有时也是给自己留了条后路。

    “米兄弟放心,只要有哥哥在,就算见了县令大人,也绝不让兄弟受半点委屈。”

    正为难时,米大业的提议可让他喜出望外,铁捕头赶紧将胸脯拍得啪啪乱响,毫不犹豫的保证道。

    问题解决,整个人变得神清气爽。快速的指挥下属,将昏迷的几人抬上马,正待踏上归途,谁知异变突生。

    只见村外,浩浩荡荡的走来上百名村民。

    里面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各个手提菜刀、锄头、柴刀等家伙什。一个个目色不善的堵在了村口,将一众衙役围在了中间,嘴中更是骂骂咧咧:

    “谁让你们走了,把人给老子留下!”

    “胡乱抓人,还有没有王法?”

    “一群衙门的杂碎,竟敢跑到乌隆镇撒野。”

    刁民,赤裸裸的刁民啊!

    铁捕头只觉胸中一口闷气直冲心头,此刻,他很想狂吼一嗓子:“到底还有完没完!”

    今天出门,难道忘看黄历了?

    咋啥倒霉事,都能摊上!

    到乡下办案,最怕的就是遇上这种乡村宗族势力。如果是江湖人,砍了也就砍了,可村民不行啊。

    要是真失手打死一两个,万一激起了民变。不用别人动手,县太爷就先把你办了,以平息民愤。

    “都闪开,给太公让个道!”

    围堵的人群中,闪开了一条过道。只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手持拐杖,颤颤巍巍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而旁边搀扶他的人,正是米大业的爹娘---米氏与于老爹二人。

    于老爹的腰伤还未好,他每走几步,还时不时的捶一下腰,脸上早已是一头大汗。

    “这些都是隔壁于家村的人。”

    看到这,米大业心头一热。

    难怪,时间过了这么久,一直未见他二人出现。原来是跑到于家村,请救星去了。

    若是一般村民,还真没人敢跟衙门叫嚷。

    但于家村的人就敢。

    不单是于家村全都姓于,是本地的一个大族。更关键的是,村里有个定海神针,就是眼前的白发老者----于老太公。

    老太公之所以略有威望,就是因为他太能活了。

    一个月前,米大业还曾跟随于老爹,到于家村,给老太公拜过八十六岁大寿。

    不要小看这个岁数,都说人到七十古来稀,在古代,能活到这个岁数,绝对是风毛菱角。

    到了太公这个年纪,县里衙门每年都要送来精细粮食,让他好生生养。就这,还生怕照顾不好,时不时会有官吏,下来巡视一二,嘘寒问暖。

    要问衙门为何这般?

    答案很简单,对县令来说,这就是政绩,是要计入每年考核的政绩。

    当然,若是能活到一百,那就更不得了了。

    这可是要吃皇粮的,就算是见了皇上也不用行礼,用老话来说:“这可是人瑞。”

    “太公!”

    对于老人,米大业可不敢怠慢。快走两步,急忙上前行礼道。

    不单是他,就连县里的一帮衙役,见到太公现身,也都匆匆下马。

    毕竟跟随上任县太爷下乡时,也都曾见过,明白此人的身份,只会越活越值钱。

    “娃子,别怕!你虽姓米,但毕竟还流着咱于家的骨血。”

    “他们要真敢带你走,太公今天就算舍了这条命,也会亲自去一趟县衙,陪你走上一遭。”

    “咱老于家,就没个怕死的。”

    这粗糙的话,却瞬间触动了米大业心底的某根心弦。

    他从未想到,前世最讨厌的村霸,在此刻竟变得如此可爱、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