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一人一山一小仙起点 > 第十一章 出事了
    ‘御刀术’不同于传说中的’御剑术’。

    以米大业现在的实力,只能将其控制在周身三丈左右。即使到了大成的层次,也是属于近战的范畴。

    说到底,《斩天刀法》毕竟还是属于武道的范畴。

    这也使得他,杀敌与千里之外,坐家收人头的梦想,无疾而终。

    实力快速增长固然让他欣喜,但心中,也未免没有遗憾。

    那就是,仙山再次开启的问题。

    第一次就得到了左千户,这样一位人间武圣的传承。如果能再来一次,不知道降临仙山的又会是哪一位?

    但不管是谁,可以肯定的是,到时自己的实力,必将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前看小说,人家杀只鸡、宰条狗,都能得到金手指的奖励。可自己明明弄死了野猪,又干死了野狼,过了这些天,仙山却迟迟未曾开启。

    第一回开启,是因为自己无意中烧死了一只恶鬼,那第二次开启的契机又是什么?

    鬼亦或是真正的妖?

    站在山巅之上,遥望对面连绵不绝的乌山山脉,米大业只感觉体内热血沸腾。

    “那一天,或许已经不远了。”

    ......

    “大业...快...快...你爹被人打了。”

    日上中午,米大业正准备下山。隔壁的四婶,突然跑到山下,上气不接下气的吼了一嗓子。

    “啥?!”

    米大业面色一变,抓起两把柴刀,就冲下了山。

    “咱们也去。”

    兄弟们讲义气,一帮小伙各自带上趁手的家伙,一言不发的跟了上去。

    稍加询问,明白了事情的缘由:

    因为水!

    米大业哪里还敢耽搁,一扭头朝着小河边,疯狂的跑去。

    水源,关系着一个村子的收成,特别是碰上干旱。相邻的两个村,因为取水的问题,整村械斗的事情时有发生。

    在农村,所有的念想就是地里那点收成,一旦收成不好,能不能让家里人活下去都成问题。

    所以每次械斗,那是真的在玩命!

    靠山村隔壁的庄子,叫黄家庄,去年因为取水浇地,两个村就曾斗过一次。

    没办法,谁让村口的那条小河太小(或者称为小溪更合适),根本就留不住水。

    幸亏,之前的那场阵雨,算是老天爷赏了点水。可在这灾天,那点水,哪够这么多地用。

    这几天,因为抢水的问题,两村一只纠纷不断。今天,算是彻底干上了。

    远远的,就看到两村七八十号人,正站在刚没过脚背的河水中,相互推嚷着。不管男人女人,都拿着要命的家伙,有的甚至连家里的狗都牵来了。

    老爹此时斜躺在岸边,手捂着腰,嘴里哼哼唧唧,脸上十分痛苦的表情。而米氏,则站在旁边,指着黄家庄的人,在那破口大骂。

    “坏了,真出事了!”

    看到这,米大业心里咯噔一下。

    毕竟已经来这三个月了,又融合了原主的灵魂,要说跟于老爹没有感情,那绝对是在骗人。

    “爹,谁打的你,我这就宰了他。”

    手中的柴刀,被捏的嘣嘣乱响,米大业恨的咬牙切齿。

    “没...没事,你不用担心。”

    “啥没事,都伤成这样了,今天,我非要给那帮家伙放放血。”

    于老爹挣扎着坐起身,还想再解释一二,米大业哪还听的进去,抓起柴刀,就准备冲上去。

    “儿啊,你可别犯混啊。”

    看到儿子那吓人的眼神,米氏一把抓住了米大业的衣袖,生怕闹出人命。

    “你爹真没事,他就是踢人时,在水里没站稳,摔倒扭着腰了。”

    “啥?”

    米大业一愣,扭过头看着于老爹尴尬的神情,顿时一阵无语。

    好嘛,这么大的人了,咋还跟小伙子一样冲动。

    他不急,后面跟来的小伙伴急了。

    “小米哥,砍谁?”

    “砍啥砍,先救人吧。”

    就这一会的功夫,人群那边已经开打了。时不时有人倒在河中,将河水染成一片血红。

    “整不好,真要出人命了!”

    这一下,就连米氏都着急了,忍不住在一边惊呼道。

    “救人!”

    这一次,米大业没有拿刀,而是赤手空拳的冲进了人群。既然老爹无事,大家又都是乡里乡亲,那就断无再下死手的道理。

    刚冲入人群,就见一根棍子朝自己招呼过来。米大业想都没想,直接伸手硬生生的将棍子抓了下来。

    “啊!”

    那人口中大惊。

    刚准备爆粗口,便被米大业抬腿一脚,生生踹飞,沿途接连撞倒了三个人。

    他哪还顾得上这些,村民一旦动起手来,很容易杀红眼。这时候再劝,根本没半点效果。

    深知这一点,米大业便不再留手。

    挥动手中长棍,气势汹汹的扎进了人堆,身影如鬼魅般来回穿梭。

    那些庄稼把式根本不是他的对手,长棍接连挥出,根本不分哪村人,只要不停手的,专门朝着胳膊和大腿下手。

    在一声声惊呼和惨叫中,不一会就倒下了一片。

    这还是他特意下轻手的缘故,只是疼一些,倒不至于留下伤。见识到米大业的狠劲,其余众人哪里还敢继续,将手中家伙一扔,老老实实的呆立一边。

    场面,顿时一静。

    “驾!”

    就在此时,一架马车朝着河边疾驰而来。等来到近前,车还未停稳,就见宋员外急匆匆的探出了身子,扯着嗓子喊道:

    “住手...都...住...”

    那声音好像突然被人掐住了脖子,满是大汗的肥脸上,写满了错愕与惊讶。

    “得!正主来了。”

    在场得大多数都租种着宋家得土地,要是哪个伤了、残了,导致没法继续种地,最终吃亏得还是宋家。

    这个帐,宋员外心中有数。

    见此,米大业将长棍一扔,上岸,背起老爹就往回走。众目睽睽之下,竟没有一人敢站出来,讨个说法。

    “刚才那小伙子是谁?怎么瞅着有点眼熟?”

    “回老爷,他叫米大业,上次帮周县令灭鬼的那小子。”

    “原来是他!”

    看着米大业离去的身影,宋员外眼中异光连连。低头沉思了好一会,方才回神,朝着让他头疼不已的村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