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咱们的江湖营养师小说 > 第三十一章 各自心事
    “...啧啧啧啧...你看看你,二十上下的年纪,三十岁的肩膀,作孽啊...”

    也就两句话的功夫,贱人这会儿居然已经蹲在小娘身后了。

    大手一边在小娘的双肩上揉揉捏捏,嘴里一边还在叽歪。

    一般男人可能觉得跟漂亮小娘起交集,需要爱啊虐啊甚至利益巧合啥的。

    可对他这种灵魂里住着个老浪批的家伙来说,不存在的。

    他跟小娘打交道,就跟吃饭喝水那么简单。毕竟经验和心态完全不同嘛,而且脸皮厚度也是岗岗的。

    也是神奇,不知道是他的手法实在精妙,亦或什么别的原因。

    小娘只是在被摸上身时吃了一小惊,稍稍的挣了挣,但很快,就任他施为了。

    仅将那双灵气四溢的大眼睛紧闭起来,秀首微垂,听任他在身后絮絮叨叨,把肩膀按得一阵酸一阵麻的...粉腮渐渐染上两抹晕红。

    南寿是个多精的东西啊,手里感觉到小娘的身子愈加放松之后,他笑容便又奇怪了起来,眼睛也更明亮了。

    按照原计划,只要他现在大手往前那么一探一滑,那必定又能激得小娘暴跳如雷拔剑相向,也就更便于研究清楚自己这抖M体质的细节了。

    可是这次,他眼睛连眨好几下之后,竟是下不去手。

    嘴角的邪笑,也慢慢带上了几分无奈。

    嗯,如果换成今儿早上,他可以很自然的绑小娘亲小娘。

    什么女英雄,就是个不学好的太妹嘛,大晚上的猫进人家里玩绑票对吧?

    对于这类的娘皮,他逗弄起来是一点儿心理压力都没有,自己还是受害者呢。

    可,他后来洗了小娘的衣服啊。

    老浪批自认鉴表实力已近满级了。

    甭管多少年的狐狸,跟他凹什么样的人设,只要能看到娘皮的衣柜,那他就能轻松推演出人家的本质来,往往八九不离十。

    而今天狐媚子的衣物,却给了他不少触动。

    难怪不论男女装都是深色的。

    细细一瞧,领口袖口以及肘部那些易磨损的位置,竟都是打上了细密的补丁。

    只不过补丁和缝线也都是深色,才不容被看出来。

    南寿生平还是第一次跟个穿得补丁摞补丁的娘皮起纠葛,偏偏她还骑回了一匹好马。

    那马鞍鞯虽然旧了些,但明显是匹良种,眼亮肩直,鬃尾整齐,竟很有些关中马的神韵了。跟她也亲近,不像偷盗而来。

    这个娘皮...是个有故事的啊~

    南寿这会儿甚至对自己早上的孟浪,有些小懊恼了。

    太有故事的小娘,他一向不爱招惹。

    可他早上是真的好奇嘛,想看看这时代小娘对于亲亲的反应嘛。

    嗯,老浪批坚定的认为,每个时代的人物,对于同一件事物的反应,应该是不同的。

    他认为每个人都有时代性,平时的所思所想,大多都跟亲身接触到的人事物有关,然后下意识的去模仿,去代入。

    人,不可能成为自己无法预见的模样。

    要真让他细说,他甚至也能举出具体的例子来。

    嗯,他脑回路跟常人真有点不同嘛,喜欢搞些看起来很奇怪的研究。

    具体哪年他说不好,有点模糊了,但确实有那么一个神奇的时点,也许是08年?或者09年?...反正就那阵子没错了。

    在那个时间点之前,他在国内认识的娘皮,甭管是在哪里认识的,咖啡店飞机上夜店或者健身房,也甭管是搭讪还是被搭讪的。

    但凡俩人很开心的发展到了那一步,去开房间了,都洗香香了,并头躺在被窝里了。

    然后,当他第一次探手将小娘朝自己这边搂过来时,娘皮们大多会给出个相似的反应。

    她浑身会崩的很紧,紧张到身体僵直,眼睛也紧紧闭着。

    演技再好些的,甚至会把嘴巴也呡紧,握紧小拳拳。

    这路数嘛,南寿之前门儿清的很,也很愿意配合着演,现成的台词都背熟了几套。

    可几乎就在一夜之间啊,全国的小娘好像集体开了个会一样,说姐妹们咱别这么LOW了行不行?

    就在那个神奇的时间点之后!

    好像真就很少人玩僵直流了!

    南寿这种老浪批作为当事人,感受再清楚不过,很多次想想都觉得神奇到想笑。

    喵的同一代的娘皮给出的反应都有这么大差别,千多年前的能不想着看看是啥情况?!

    南寿才不信会一样!这会儿连走道都不一样!上街之后,靠左走!

    。。。。。。。。

    南寿在按着肩膀各种纠结的时候,其实小娘心里也复杂的很,说不出是个什么味道来。

    小娘觉得,自己是越来越吃不透这个南家家主了。

    嗯,很神奇,小娘居然早知道他不是什么李寻欢,而是南寿本尊。

    小娘又不真傻,相反,她脑子还快得很。

    确实,她以前不知道南寿长啥模样。

    可在城门口,她见过南府大管家贵叔啊...那跟人说笑时周身的从容气派,想没印象都难。

    挟持一个西席先生,能让南府大管家慌张成那样?...小娘可不信。

    所以她也再三试探了,先是要家主的兽角车,又是两千金的赎金。

    贵叔果然都急急答应,连犹豫都没怎么见。

    兽角车是个什么概念?这年头的城市里,可大多没什么夜生活,都是有宵禁的。

    每天日落后暮鼓那么咚咚一阵响,各坊的坊门就得统统关上,街面儿里除了巡夜的兵丁或更夫,再不许有人游荡,否则被抓到就是吃排头。

    南府的家主车驾有这面子能带人出门出城,但要被查出个好歹,也是要但责任的。

    两千金又是什么个概念?

    相对币帛,金就是绝对的硬通货,寻常市面上都不怎么流通。

    根本不用担心物价起伏,一家六七口的普通门户,两金就够非常滋润的过上一整年。

    居然全部答应,爽爽快快。

    这能是随手绑了个西席的待遇?

    当时小娘就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个神兜兜的年轻家主,居然为了个婢女把自己往危局里送。

    所以她才不听什么李寻欢什么四大才子,分明就是个有钱人家的傻少爷...至于为下人挺身...最多...最多就是个嚄唶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