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契约就能变强笑筱笙 > 第22章 弥勒笑脸,毒蝎心肠?
    霍恩站在瞭望台上,通过城垛上的缺口眺望远方的海面,海面上有一艘椰子大小的船只。

    由于距离太远,他看不清具体是什么船,但看船头的指向,这艘船是冲着布兰岛来的。

    “怎么会突然有船来布兰岛?!”

    霍恩心中疑惑,但船离布兰岛还有很远一段距离,他从容命令士兵做好战斗准备。

    一行人全副武装,来到悬崖底部的渔村,待在渔民们的房子里等待陌生船只到来。

    没过多久,船只来到近海。

    在近海巡游的巨齿鲨看清船只的真容,原来是一艘骷髅旗海盗船。

    霍恩松了一口气。

    己方实力强大,一般海盗在他眼中与小绵羊没啥区别。

    但很快他又开始犯难了,若是被海盗看到自己的容貌,当着村民的面叫出了自己的身份,这平白增添了风险。

    突然,他看见几个追逐的小孩,其中一名小孩脸上戴着昨天刚买回来的木质狮子面具。

    “来,小朋友,过来,我们打个商量……”

    很快,船只靠近了。

    村民们照例在村口站成一堵墙,这是东方群岛居民与海盗之间的不成文规定。

    村民站成一堵墙表名捍卫家园的决心,海盗看到这么多人,会判断己方实力有没有能力拿下这一座村庄,没把握的话便会直接离开。

    如果海盗实力占据优势,那么村民往往会退让,舍弃财务保全性命,而海盗往往也只会拿了钱就走。

    像那种见人就杀,杀完还放火的凶残海盗只是少数,一般海盗也不待见这样的同行。

    毕竟大家出来做海盗都是为了求财,而凶残海盗把羊都杀光了,狼最终也会饿死。

    砰!

    一声闷响,海盗船停在了码头上。

    众人隐藏在村民中间,看着海盗从船上放下木梯,挨个挨个走下船来。

    领头的海盗顶着一头鸡窝般的头发,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斜眉歪眼东瞧西看,一看就知道不是啥好人。

    “哟!小日子过得不错嘛!居然还在沙滩上养鸡养鸭!”他张嘴露出满嘴的烂牙,一脚踹翻村民为鸡鸭准备的水盆。

    水盆在沙滩上飞出老远,惊得鸡飞鸭叫。

    “哈哈哈!”

    海盗们哈哈大笑,村民们冷眼旁观,身边隐藏的众人给了他们无视海盗的底气。

    而且这鸡鸭还是霍恩买回来改善伙食的。

    在村民眼中,海盗就是在作死。

    海盗们拔出武器继续前进,在村门口前方站定,趾高气扬自报家门:“我们是幽灵之刃海盗团!识相就把钱都交出来!否则你们都见不着今晚的月亮!”

    霍恩叹了一口气。

    总有一些人喜欢找死。

    ……………………………………………………

    五分钟后,怒潮堡大厅。

    霍恩带着狮子面具坐在岩石王座之上,大厅里跪着一群鼻青脸肿、哭天抢地的海盗。

    “领主大人!我们错了!”

    “我们真不知道布兰岛有了领主!您大人有大量!就放了我们吧!”

    “领主大人!我们老大是幽灵之刃!老大也是高阶职业者!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霍恩望了一眼身边的管家,小声道:“幽灵之刃是哪位?”

    商人小姐凑了过来:“这一带的海盗领主,高阶盗贼,手下有五艘船,两三百号人。”

    霍恩恍然,东方群岛海盗众多,为了避免强强对撞,高阶以上的海盗都有固定的地盘,而这些够格划分领地的海盗头子就被称为海盗领主。

    “安静!安静!”他拍拍手。

    海盗们顿时安静下来,跪在地上抬头看着即将决定他们命运的男人。

    “放了你们,也不是不可以,但你们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海盗们松了一口气。

    领头海盗脸上带着媚笑:“您问,您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们为什么会突然到布兰岛来。”

    “这……”领头海盗顿时语塞,心虚的看向其它海盗。

    “怎么!这个问题对你来说很难吗?!”霍恩一拍王座扶手,恶狠狠盯着领头的海盗:“还是说你想被吊死?!”

    “领主大人息怒!我说!我说!”

    领头海盗额头冷汗直冒,看了看周围的同伴,一拍大腿:“领主大人!我不敢说啊!”

    霍恩:“……”

    他也不想在浪费时间,摆摆手:“萨斯,给我拗开他的嘴。”

    “保证完成任务,”萨斯把指节扳得啪啪作响。

    “请等一下,”不知何时,慈心大师来到看热闹的人群中,并出声制止。

    “大师,你要给这个海盗求情吗?”

    “当然不是,我是想问问领主大人,能不能把他交给我,我对审讯也有一些心得,”慈心大师脸上带着招牌式弥勒佛笑容。

    霍恩心里感到奇怪,但也没有多想,一个海盗而已。

    “那就交给大师你了。”

    “多谢。”

    慈心大师拖着海盗进入大堂一旁的侧室。

    关上门,他注意到房间里还有两只玩球的小熊。

    两只动物而已。

    他也没多想,从身上撕下一块布,向海盗嘴塞去。

    “你要干什么?!唔唔唔……”海盗见他要将一块脏兮兮的抹布塞入自己嘴中,连忙反抗,但他那是大师级武僧的对手,一下子就被制服了。

    而霍恩通过小熊眼睛观察着这一切,看到这一幕感到奇怪,不动声色继续观察。

    只见慈心大师抓起海盗的一只手,大拇指与食指捏住海盗的指节。

    啪嗒!

    海盗的一节指节被捏得粉碎,痛得他冷汗如雨,浑身颤抖。

    霍恩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而慈心大师脸上依旧是那招牌式的弥勒佛笑容,但他的眼神中却满是疯狂的狰狞。

    紧接着,慈心大师如捏爆米花一般,又捏碎了海盗几根指骨,海盗直接痛晕了过去,慈心大师还是没放过他。

    霍恩心中惊涛骇浪。

    尼玛!

    变态啊!

    他原以为慈心大师是一个艰苦修行的大德高僧,结果却没想到是一个披着高僧外衣的变态。

    海盗又被痛醒过来,醒了又晕,晕了又醒,有气无力的挣扎着。

    霍恩已经不忍心看了,结束视觉共享。

    他快速冷静下来,心中思绪如电。

    慈心大师每天风餐露宿,只吃少量面包,喝少量清水,这样的刻苦修行做不得假,因此他的确是一名苦行僧。

    但为何他会表现出如此残忍的一面?!

    想了想,霍恩明白了。

    慈心大师修行不是为了提升自己,而是为了压制心中的疯狂。

    正如他开始介绍的那样,血海武僧只有意志坚定、心地善良的人才能修行,否则就会变成杀人狂魔。

    但即便是意志坚定、心地善良的人长期观想血海观想图也会受到影响,而慈心大师已经受到影响。

    初次见面时萨斯被卸掉手腕,真不是慈心大师的本意,而是他控制不住心中的疯狂,出手重了一些。

    而现在,他主动发泄心中的疯狂。

    长期压抑自己的情绪,就如同火山积攒岩浆,与其等情绪在某个时间点不受控制爆发,还不如主动引导出来,而这海盗就不走运的撞到了枪口上。

    至于为什么选海盗,或许是因为伤害恶人,能让他良心好受一些吧。

    霍恩这样想着,房门被推开了,慈心大师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招牌式弥勒佛笑容,双手合十行了一个礼:“领主大人,他愿意说了。”

    说完,慈心大师便离开了。

    霍恩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把他带出来。”

    当海盗头领被带出来时,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只见海盗头领的左手肿成了面团,足足是正常手掌的三倍大小。

    见到他有出气,没进气的模样,霍恩知道他已经没力气回答自己的问题了。

    他扫视众海盗,挑了一个最丑的:“你说,你们为什么会来到布兰岛。”

    海盗被吓得一跳,生怕回答晚了和首领一个下场:“我们收到消息,有个布兰岛居民在月溪镇集市上出手阔绰,买了大量物资,我们就来了。”

    众人恍然,原来是大量购买物资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

    霍恩手指轻敲扶手,他发现海盗漏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那便是海盗头领冒死也要守住的秘密——谁是线人?

    “你们的消息从哪儿来的?”

    海盗垂下头:“我们有兄弟碰巧看到的。”

    “撒谎!”骑士御姐毫无感情的声音响起。

    “当着领主大人和凯琳阁下的面还敢撒谎?!”萨斯一耳光扇在海盗脸上,海盗的牙都被扇出来一颗。

    萨斯正要继续收拾撒谎海盗,霍恩摆摆手让他退下:“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我数三二一,你们一起说,不说的,答案和其它人不一样的,就会被吊死。”

    他伸出三根手指:“三。”

    “二。”

    “一”

    “领主大人!我们说!月溪镇是我们幽灵之刃的盟友!他们提供可靠消息供我们劫掠!以此换取月溪镇的安全!”说完,众海盗面如死灰。

    现在,即便是霍恩放了他们,他们也不敢回去了,因为泄露了幽灵之刃的秘密,残忍的幽灵之刃不会放过他们。

    众人则直接炸开了锅。

    霍恩原以为海盗在月溪镇安插了探子,或者贿赂了管理人员,却万万没想到月溪镇和海盗是一伙儿的。

    商人小姐非常气愤:“他们怎么敢这么做?!这严重违反了大陆商贸公约!”

    “安薇娜小姐,你了解月溪镇?”

    安薇娜点点头:“知道一些,月溪镇是黑岩商会开发出来的,这黑岩商会也是贸易城邦的商会,而且和我们海螺号商会有些竞争。”

    “原来如此。”

    东方群岛鱼龙混杂,人类势力可以大致分为三类:一类是海盗势力,二类是海岛土著势力,第三类则是开发者势力。

    开发者势力按照开发者主体不同又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开拓贵族,二类是商人、商会,第三类是以猎杀超凡动物为生的冒险者。

    冒险者城镇集中在超凡生物众多的巨型岛屿上,而开拓贵族和商人建设的城镇则没有规律。

    “领主大人,这些海盗怎么处理?”

    霍恩想了想:“凯琳,审判他们,罪大恶极的吊死,罪不至死的送到城外伐木。”

    “遵命!”

    在骑士御姐审判海盗的空当,霍恩思考着怎么处理月溪镇和幽灵之刃海盗团。

    一艘船消失在这里,这必然会引起两者的疑虑,并派人探测。

    然而怒潮堡能够参战的人员只有二十多位,自己身上还挂着通缉令,因此不能主动挑起战争。

    他叹了一口气。

    只能见招拆招了。

    过了一会儿,骑士御姐审判完毕,前来报告:“领主大人,审判完毕,八人死刑,二十七人伐木,只不过……”

    骑士御姐指向躺在地上的海盗头领:“这家伙也罪不至死,而且他左手坏死,我也没把握治好,怎么处理?”

    霍恩看了海盗头领一眼,想起他下船时踢翻水盆惊吓鸡鸭的嚣张模样:“帮他截肢吧,送到渔村养鸡养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