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契约就能变强笑筱笙 > 第10章 监禁play?
    霍恩眉头微皱。

    难道说是在森林里发现了什么危险,导致柴拉夫家族放弃了怒潮堡?

    由于信息太少,他也只能猜测。

    “走吧,我们去外面看看。”

    走出城堡大厅,穿过长满杂草的院子,一行人来到城堡正门,踏上长着青苔的石头阶梯,登上高高的城墙。

    站在高高的城墙上,霍恩能够俯视整个布兰岛。

    放眼望去,满目皆是郁郁葱葱的树木,海风吹过,树梢摇摆,让人仿佛置身于绿色的波浪之中。

    一群海鸟从城墙上方掠过,留下一声声清脆的鸣叫。

    如果不是老村长的话引起了霍恩的担忧,他肯定会心情愉悦的欣赏美景。

    他观察了一会儿森林,结果一无所获。

    既然无法发现问题的源头,那么就只有加强防御来保障自身的安全。

    “我听说红鲨鱼召集村民修城墙,需要修缮的城墙在哪儿?”

    “大人请跟我来。”

    埃德温在前面带路,没过多久,霍恩看见了一处断口。

    这处城墙上的断口长达二十多米长,这让城墙的防护如同虚设。

    老村长看着断口叹了一口气:“当年,柴拉夫家族急匆匆离开,这未合拢的城墙也就搁置了下来。”

    霍恩看见断口周围新搭建的木头架子:“这城墙修缮工作是谁在负责?”

    埃德温挠了挠头:“大人,就是我。”

    “那好,修缮工作还是得继续,但你们放心,我不是海盗,我会支付工人报酬。”

    见埃德温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模样,他接着问到:“还有什么别的问题吗?你只管说。”

    “大人,是这样的,岛上的林子里有很多野兽,它们有时会过来搞破坏,破坏好不容易搭好的木架不说,还袭击人,我们就有一个兄弟在干活时被豹子叼走了。”

    霍恩要开发布兰岛,岛上的野兽是绕不开的问题。

    “我和我的勇士会解决这个问题。”

    埃德温脸色一喜:“感谢大人的仁慈。”

    “没什么,保护领民的生命安全是领主的责任。”

    老村长父子闻言心中一暖。

    虽然保护领民是领主的责任,但很多领主并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弱势的领民对此也没什么办法,若是离开家乡成为流民,下场只会更惨。

    霍恩环顾四周,没发现自己感兴趣的:“城堡里还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吗,没有的话就回去,想必绞刑架也搭好了。”

    “对了,大人,”埃德温一拍脑袋:“城堡里还关押了一个囚犯。”

    “囚犯?海盗还会关押囚犯?”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也是听送饭的人说的。”

    “带我去看看。”

    一行人来到城堡二楼一个上了锁的房间,埃德温上前敲了敲门。

    “谁?!”屋内响起有些颤抖,却故作镇定的女声。

    虽然没有看见囚犯本人,但从这清脆的声音来判断,声音的主人必然是个年轻的美人。

    霍恩有些好奇了。

    海盗为何会关押一个女人?

    监禁play?

    不管怎样,放出来问问就知道了。

    “小姐,你好,我们这就放你出来,你先后退一下,以免误伤,”霍恩冲骑士御姐指了指锁。

    骑士御姐会意,一剑劈下。

    咔嚓!

    一道火星闪过,锁断裂落在了地上。

    房门打开了,众人得以看见囚犯真容。

    正如霍恩所想的那样,囚犯是一名美丽的金发女性,她穿着干练的紧身服饰,面容有些憔悴,但双眼却非常明亮。

    此时,她正小心的打量众人判断形势,看见霍恩时微微一愣,随即又恢复了常态。

    一个精明、冷静且勇敢的女孩。

    这是霍恩对她的第一印象。

    “你们是谁?海盗呢?”

    “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你是否应该自我介绍一下,毕竟我们救了你。”

    “是我失礼了,”她暗自松了一口气,曲腿行了个女士礼:“我名字是安维娜·蒂莫西,是一名商人,在海上经商时不幸遇到红鲨鱼海盗团,被他们绑到了这里。”

    听见蒂莫西这个姓氏,霍恩知道安维娜为什么会被单独关押了。

    在庞贝帝国和南方三国之间,存在着一个由七个独立城邦组成的贸易联邦,它们是庞贝帝国和光明教会两大势力特意留出来的战略缓冲地带。

    由于地理位置特殊,贸易联邦左右逢源做起了生意,赚得满盆丰盈,成为了大陆著名的淌金流银之地。

    而蒂莫西家族就是贸易联邦里的一个商人家族,他们创建的海螺号商会生意遍布大陆,家族财富用富可敌国来形容也不为过。

    红鲨鱼八成是抱着敲一笔的念头将商人小姐绑了,来向蒂莫西家族索要赎金。

    “我是这里的新领主,至于海盗,他们已经被我抓起来了。”

    即便是已经猜到,但听见霍恩亲口确认,商人小姐还是忍不住长松一口气:“赞美您,领主大人,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您的帮助。”

    “安维娜小姐,我将审判那些海盗,让他们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你要来旁观吗?”

    “当然。”

    一行人返回渔村。

    审判开始了。

    海边的空地上,霍恩坐在椅子上,面前跪着两排共十个海盗。

    为了防止海盗反抗,他们被反绑了双手,背后还站着两名全副武装的士兵。

    村民们则在霍恩面前围了一个半圆形大圈,冲着跪在地上的海盗们指指点点。

    抬头看了看太阳,霍恩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拍拍手,人群顿时安静下来。

    他翻动手上的小册子,册子上罗列着海盗们的名字,以及罪责。

    “海盗——马修!你被指控犯下杀人、抢劫、强奸、纵火四项重罪!你有什么要为自己辩护的吗?”

    排在第一的海盗抬起头来,表情麻木看了霍恩一眼,又看了看霍恩一旁的骑士御姐。

    圣骑士有鉴别谎言的手段,因此就算他抵赖也没用。

    名为马修的海盗绝望的垂下了脑袋:“我认罪。”

    “我!新任布兰岛领主!巴勃罗家族的霍恩!判处你绞刑!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沉默……

    等了一会儿,士兵将沉默的海盗押到一旁,那里立着一个木架、板凳和绳套组成的简易绞刑架,绞刑架旁还站着诺克船长。

    诺克船长将海盗的头套入绳套,踢掉垫脚的板凳。

    海盗弹了几下,便直挺挺没了动静。

    霍恩面无表情翻到第二页:“海盗——提姆!你被指控……”

    历时半个小时,十名海盗全部被吊死。

    此时,商人小姐、村民、士兵看向霍恩的眼神都带有浓浓的敬畏。

    也许王座本身不能让人感到恐惧,但王座下的尸骸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