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契约就能变强笑筱笙 > 第1章 我的脑袋价值百万?!
    我为什么这么倒霉?

    这个问题,霍恩已经不是第一次问自己了。

    他穿越了。

    穿越到一个名为诺亚大陆的奇幻世界,成为了一名王子。

    穿越成尊贵的王子殿下为何还叫倒霉?

    呵呵!

    那是因为他穿越的这位王子刚刚争夺王位失败,不仅失去了往日的地位,还被竞争对手,也就是他的双胞胎哥哥悬赏百万金币追杀。

    百万金币的赏金直接让他成为大陆头号通缉犯,而且比第二名到第十名加起来还多,几乎所有人都惦记着他的脑袋。

    大陆混不下去了。

    王子带着残存的旧部逃亡海外,并在登船的第二天被高烧夺走了生命,然后一个来自蓝星的五好青年就穿越了。

    “贼老天!”

    “你玩我哩!”

    “这地狱开局叫我怎么活?!”

    霍恩感觉未来一片灰暗。

    但穿越这种事没有回程票,也没有有关部门可以投诉,他心底明白自己最好的选择便是随遇而安。

    而且凡事都有两面性,要往好处想。

    穿越之前普通人一个,现在白捡一艘船,还附赠一船忠心耿耿的仆人,这等美事打着灯笼也找不着啊!

    这样一想,他心里好受多了。

    砰砰砰!

    敲门声响起。

    “进来。”

    一名身穿皮甲,腰挂长剑的士兵推门走了进来,手上还端着食物。

    咦?!

    霍恩狐疑的看着士兵,他的食物一直都是王子的幕僚兼头号狗腿子——夏洛克送的。

    “你是谁啊?夏洛克人呢?”

    “夏洛克大人有点事,就让我来了。”

    “那放桌子上吧,”他脑海中浮现出夏洛克以前在“自己”面前点头哈腰的模样,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哎~,落难了,狗腿子也没那么勤勉了。

    将食物放下后,士兵没有离开,反而站在床边纠结的看着霍恩。

    霍恩有些疑惑:“还有什么事吗?”

    士兵咬一咬牙,快速回头看了看门外的走廊。

    “你想干嘛!”

    “嘘!”士兵做了个嘘声的手势:“殿下,您不要出声,夏洛克想要谋害您。”

    霍恩脸色一变,随即深吸一口气压低声音:“怎么回事?”

    “上午我路过甲板,听见夏洛克大人正和人密谋谋害您,瓜分您的财产,然后在东方群岛隐姓埋名做一辈子富翁。”

    霍恩判断着士兵话语的真实性,发现士兵说的极有可能是真的,因为说谎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你为什么要帮我?”

    “殿下,三年前伍德行省那场旱灾,是您带着赈灾粮食救了我和我全家的性命,好了,我力量有限,只能帮您到这了,祝您好运。”

    说完,士兵向门外退去。

    哐当!

    房门关上了。

    房间里,霍恩坐在床沿上揉着太阳穴,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考破局之法。

    现在船上的三十多人中,身为四级战士的夏洛克是最强者,而且他还拉拢了数量未知的同谋。

    若是草率联系士兵护驾,有没有士兵愿意为自己和夏洛克拼命不说,还有可能撞到叛徒的枪口上。

    一念至此,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我太难了。

    突然,霍恩想起一个人。

    只要她醒来,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他从床上弹了起来,快步走出房间,打开旁边房间的房门。

    在这个相邻的房间里有一张矮脚单人床,床上躺着一名绝世美人。

    她是和王子一起长大的守护骑士——凯琳·兰德尔。

    忠心耿耿的守护骑士在王子失势后还是一如既往的守护他,带着王子杀出重围,可惜在登船前最后一战中受了伤,至今昏迷不醒。

    “凯琳,”霍恩在守护骑士耳边轻轻唤了一声,但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昏迷了两天了,按理说也该醒了啊,”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在最后一战中,守护骑士被敌人敲中了脑袋,但有附魔头盔的保护,连头皮都没擦破,只是受到震荡昏了过去。

    这样的小伤按理说不至于昏迷这么久才对。

    霍恩感到有些不妙,仔细观察昏睡中的守护骑士,发现守护骑士的嘴唇微微发紫。

    他脸色一变,扒了扒守护骑士的眼皮,看见收缩的瞳孔,不禁咬牙切齿。

    “好狠!居然下毒!”

    霍恩心中愤恨。

    这俩天照顾凯琳的正是他最信任的狗腿子。

    愤恨之后,不由得悲从中来。

    这夏洛克早有预谋,现在不动手估计是担心霍恩死后士兵不好掌控。

    身为王子的幕僚,夏洛克除了溜须拍马之外也是有几分真本事的,估计再给他一两天时间,大部分士兵都会被他给拉拢,到时候王子这个名义上的领袖也就没用了。

    若是没有士兵提醒,霍恩几乎可以想象到故事的结局:王子“病死”,忠心耿耿的幕僚哭得死去活来,将王子的尸体海葬,然后拿着王子的遗产逍遥快活一辈子。

    他心情沉重走出房间,正要跨入自己的房门。

    “殿下,您怎么出来了,您的病还没好。”

    关切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霍恩身体一僵,声音的主人正是狗腿子——夏洛克。

    他脑海中思绪如电,如果这个问题回答不好,就会引起夏洛克的怀疑,导致危机提前降临。

    可如何向他解释呢?

    片刻之后,他心中有了主意,答案就是不解释。

    王子是主,夏洛克是仆,此时他若是耐心解释才会引起夏洛克的怀疑。

    回头看见夏洛克那笑容可掬的胖脸,霍恩心里恨不得掐死他,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夏洛克,凯琳骑士的情况不太好啊,我们得快点赶到东方群岛,给她找个牧师治疗一下。”

    “我这就命令船长全速前进。”

    霍恩点点头,转身进入房间关上房门。

    在房门关上的一瞬间,夏洛克堆满笑意的脸顿时冷了下来,眼睛眯成一条缝,目光阴沉看向紧闭的房门。

    他会不会发现了什么?

    夏洛克紧了紧拳头,随即又松开。

    不管王子有没有怀疑,在绝对实力面前都是徒劳的。

    哼!

    一个失去力量的废人!过两天就把你丢海里喂鲨鱼!

    夏洛克又看向守护骑士的房间,脑海中浮现出那绝世的芳容,他舔了舔嘴唇,眼中满是贪婪和色欲。

    至于她,弄残了慢慢玩吧。

    想到日后的性福生活,他心情愉悦向甲板走去。

    虽然心里已经不将这个主子当回事,但在翻脸之前,面子上的事还是要过得去。

    房间里,感受到到狗腿子已经离开,霍恩将牙齿咬得嘣嘣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