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带着地球回洪荒穿越地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饕餮图腾
    看着眼前这名体型高大到不正常的大汉,既让陈风想起《山海经》中的大人国,又有点像《封神演义》中的巨人邬文化。

    甚至按历史记载,秦始皇收天下兵,聚之咸阳,铸成十二金人,也是以古代出现的十二名巨人为原型。

    《汉书·五行志》云:“二十六年有大人长五丈,足履六尺,皆夷狄服,凡十二人见於临洮,故销兵器,铸而象之。”

    总之都是体型巨大无比,动辄身高数丈,不是普通人能够匹敌的。

    确实,很难想象这个时代的人拿着原始的青铜武器,能够拿这么一名比他们体型大几倍的巨人有什么办法。

    总不能跳上去削后颈吧,谁知道是不是弱点呢?

    《封神演义》中的巨人邬文化,就是用一根排扒木作为兵器夜袭周营,杀死姜子牙的门人龙须虎,并打杀了三四十员周将,使西岐损兵折将,损折军兵有二十余万,尸塞孟津,其水为之不流。

    可见体型巨大在古代真就是大杀器,拿根木头都能扫倒一大片,其他人还怎么打?

    面对这样的强敌,是战是降,让颜燮实在是很难作出决定。

    他当然不想就这么向对方卑躬屈膝,却又担心白白葬送部落勇士的性命。

    因此他也只能死死握紧拳头,久久不敢作出决定。

    “哼,不敢说话了吗?”殷商使者得意地说道,“那我就当你默许了,为表诚意,先交几个人出来作为质子吧。我看她就不错······”

    使者指向的当然就是他最初看中的颜萱儿,其用心昭然若揭。且不说他自己想做什么,纣王贪图美色也是出了名的,抓回去献给朝歌,说不定也是功劳一件。

    颜燮脸色一变,当即慌了手脚,着急地喊道:

    “不许碰她!要人质找我便是了!”

    “哼,我要你何用?”使者冷笑道,“给我让开!”

    正当双方剑拔弩张,颜燮左右为难之际,身后突然传来一声:

    “住手!”

    只见他的父亲不顾自己伤势未愈,拖着缠满绷带的身体从屋内走出,义正言辞地说道:

    “今天你谁也别想带走!我颜氏部落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生!”

    “你是谁?”殷商使者鄙夷地说道。

    “我才是部落首领颜文昊,你们有何贵干?”

    颜文昊虽然有伤在身,看上去战斗力大不如前,但毕竟是货真价实的部落首领,与颜燮的气势截然不同,话语间底气十足,能够一锤定音。

    “爹。”

    看到父亲站了出来,颜燮总算可以放下身上的重担,默默地站回到颜文昊身后。

    “颜燮,身为首领不能太过优柔寡断,本来这件事就无须商量,尽管拒绝就对了。”

    “可是······”

    颜燮还想争辩,殷商使者倒是不耐烦地抢先骂道:

    “一个半死不活的人,竟然还在此大放厥词!难怪你们部落几百年了都毫无出息,只能在这里苟延残喘!”

    颜文昊目前的状态确实是不太好,双手尽废,难以动弹,就连想要教训一下这名使者都做不到,更何况旁边还有一名数丈高的巨人在虎视眈眈。

    虽然是动不了手,但他还是有别的办法来出一口恶气。

    只见颜文昊高声反问道:“殷商又有何作为?自绝地天通以来,妖魔四起,异族纷纷作乱。殷商既统天下诸侯,本该带领我族奋起反抗,以阻外族之入侵,安百姓之社稷。”

    “可尔等非但不思抵抗,反倒是与异族勾结在一起,天子帝辛被妖女魅惑而不自知,朝堂之上尽是一群妖魔鬼怪,互相勾结,残害忠良。下任异族肆意把我族贬为奴隶,压迫剥削,殉葬祭祀,无所不用其极。”

    “你们商族的图腾本是玄鸟,何时变成了饕餮这种食人妖兽?为了供养饕餮,又要把多少无辜之人活祭?一个国家不能保护自己的百姓,反倒是把自己族人活活祭祀给异族,你们就不觉得羞愧?”

    “看看你今天带来的都是些什么人,你们分明已经沦为异族的统治工具,是妖族的朝廷!既然还想让我等归顺,真是岂有此理!”

    说实话,这么一番话真是信息量爆表,若不是陈风对历史颇有研究,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绝地天通,这是《山海经》中记录的一个神话传说。

    讲的是过去人神共存时,神可以自由的上天下地,而人也可以通过天梯——昆仑山,往来于天地之间。导致天地秩序混乱,民神杂糅,不可方物。

    后来,黄帝的继承者颛顼对天地间的秩序进行一次大整顿。他命“重”两手托天,奋力上举;令“黎”两手按地,尽力下压。

    从此天地间的通道都被隔断,使人神不扰,各得其序,是谓“绝地天通”。

    换句话说,如今洪荒地球上,已经是没有神明存在。否则也不会说,自绝地天通以来,妖魔四起,异族作乱。

    那么这个洪荒世界的人类是被所谓的神给遗弃了?

    陈风不由得产生这样的疑惑。

    至于图腾,原本殷商王朝的图腾是玄鸟,还出土过文物殷商玉玄鸟,说明商朝确实是有过玄鸟作为原始图腾信仰。

    饕餮则是多用于青铜器上,虽然这种神怪动物在器物上的形象表现是变化多端或多种多样的,但是,它的显著、尊崇地位始终主导着其它动物纹样。

    令人费解的是,这种被称为饕餮的神秘纹样在商朝灭亡之后,就逐步变形消失,取而代之又变回了鸟形纹样。

    到西周初年,鸟纹就取代了饕餮成为主导纹饰,到了春秋晚期,周所分封的各诸侯国铸制的青铜器上,仍有不同形态特征的鸟纹样主题。

    说明在这过程中,殷商的图腾确实是经历过由玄鸟转变为饕餮。在周灭商后,饕餮又销声匿迹,图腾重新变回了鸟纹。

    原本这只是简单的一个图腾演变的过程,然而在这个饕餮可能真实存在的洪荒地球上,这样的转变就让人细思极恐,背地里隐藏着深深的寒意。

    正如颜文昊所说,饕餮可是食人的,还是有名的四大凶兽之一。

    殷商以此为图腾,难道不怕天下之人寒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