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开局签到修真套路王 > 第202章 金蝉脱壳之计
    房间内,杨舒、杨蓝儿、吴生三人依旧毒发憔悴。

    四周数百杨家高手干巴巴的看着。

    恒贤坐在笼子里,慢条斯理的品着茶水。

    足足过了三炷香,杨严兄弟终于赶了回来。

    杨严双手捧着一面锦盒,然后靠近笼子,小心翼翼的打开:“便是此物!”

    恒贤往里看了眼,只见只是一面普普通通的小鼓,普通到与满大街哄孩子的小鼓同款,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不由微微皱眉。

    杨严连忙说道:“小兄弟千万别误会,这面小鼓看着普通,但确实是神奇,现在刚好是阴雨天,你且看!”

    说着把小鼓捧出来放在了地上,匆忙跑开。

    说来也是奇怪,那小鼓忽然肉眼可见的变作半人高,嗡嗡的响,四周所有人听了,都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恒贤大感诧异,强忍着不适,勾勾手:“拿来!”

    杨严小心翼翼的捧起,大鼓又变成了小鼓,递了过来。

    恒贤接过,稍微把玩一下,打开玄黄天卦:“这是什么东西?”

    卦象显示:【此物由九天瀚海中七尾狐骨和啸天神犀皮所做,应该为千年前某位散仙炼制,元丹境才可驱使,上面被下了七重独特的禁制,每解开一重,威力便会大上一重!】

    恒贤不动声色的收了小鼓,看向杨家人,说道:“我收了!”

    杨严立马笑道:“来啊,给小兄弟把笼子打开!”

    “不用了!”恒贤打了个响指,“狗蛋!”

    房间角落里,一只猴子直立着跑来,在旁边的桌子下按下一个按钮。

    “咔嚓!”

    笼子自行打开。

    杨严兄弟愣了一下。

    地上萎靡的杨舒满脸呆滞,他的猴子……会打开机关消息?

    恒贤舒展一下腰肢站了起来,拿出解药给杨蓝儿、吴生两人服下,走到杨舒身边,正准备狮子大开口。

    杨嘉忽然一脸羞愧道:“小兄弟,是老夫鬼迷了心窍,老夫错了,这样,

    除了小鼓送给小兄弟外,我杨家再奉上下品灵晶一百万,各种珍贵药材一千株。”

    说着也不管恒贤什么想法,拍拍手。

    外面立即走进来数十人,抬着整整齐齐的灵晶、药材。

    杨严也笑呵呵道:“小兄弟收下吧!”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恒贤咳嗽一声,也不客气,打开储物袋,通通装了。

    杨严又笑道:“都是误会,小兄弟拿了东西我们心安了一些,不过你一定不能走了,我们得尽尽地主之谊!”

     “没错!没错!”杨嘉老爷子附和道。

    恒贤踌躇了一下:“你们要这样说的话,那我永远都不走了。”

    一指杨蓝儿:“蓝儿姑娘许配了没有?我留下入赘到杨家算了!”

    “呃……”杨家兄弟俩和所有杨家人都怔住了。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顺杆子就上啊这是!

    刚刚解了毒的杨蓝儿一脸的错愕。

    杨嘉兄弟俩脸色变了又变,最终勉强笑道:“能得小兄弟这种乘龙快婿,是我杨家之福,我们答应了!”

    杨蓝儿眨眨眼,满脸茫然。

    “很好!”恒贤拿出药丸扔给杨舒,一把抓住杨蓝儿走向偏房,“我累了,休息一下,蓝儿陪我说说话。”

    “你……”杨嘉老爷子抬抬手,脸色煞白。

    杨严叹了口气,拍了他一下,压低声音:“蓝儿自有分寸,这样也好,宋家高手马上就到,先离开!”

    说着对着四周挥挥手。

    很快杨家人消失的干干净净。

    房间中,杨蓝儿忐忑不安的坐在床上,粉嫩的双手紧张的揉搓着。

     恒贤站在后窗口,往外看了眼,冷笑一声,走到床边,勾起杨蓝儿的下巴:“你觉得我如何?”

    杨蓝儿脸燥的通红,漂亮的双眸看了他一眼:“燕哥哥是否真心?”

    “我真不真心重要吗?”恒贤问。

    杨蓝儿呼吸急促:“燕哥哥生的好看,又是修士,蓝儿一万个愿意,只求燕哥哥以后疼爱蓝儿!”

    恒贤抓住杨蓝儿的双肩,就势躺在了床上。

    杨蓝儿脸红到脖子,剧烈的颤抖着,闭上眼睛。

    然而恒贤忽然说道:“辛苦一下,保持这种姿势,我走了!”

    杨蓝儿猛的睁开眼,脸色白了一下:“你……为何?”

    恒贤笑道:“你们杨家不是完全对付不了我,但你伯父和你爹,实在太好说话了!

    我又拿你的亲事试探,他们仍旧答应。这就是明显要托住我了,不出意外,高手已经赶来,我自然要走!

    看在你的面子,东西我收了,人就不杀了。

    保持这个姿势,谢了!”

    说着捏了捏她的脸蛋,鱼一般划了出去,又顺着后窗到了屋外。

    “呵,这便是你们的游戏吗?”杨蓝儿喃喃了一句,仍旧保持着搂抱人的姿势,却不禁泪流满面。

    ……

    屋子外,恒贤施展“二十道造化逃遁术”中“游鱼遁术”像一条鱼一般顺着花草、假山、庭院角落穿梭。

    别说同境界,即便是元丹境,不用灵识,单纯眼睛,也很难捕捉到他。

    没多久,就出了杨家,到了一条巷子里。

    直起身体,吹了个口哨。

    远处一道黑影弹跳着跑来,正是狗蛋。

    “和他们纠缠个屁,走了!”

    恒贤提起狗蛋,直奔城外。

    到了城外,按照天卦设计的路线,马不停蹄的前往“万里瀚山”赶去。

    杨家。

    杨严兄弟和一群杨家人一边严密的监视恒贤所在的院子,一边等待着宋家人赶来。

    足足等了一个时辰,天空上忽然掠下八道身影,个个身着黑衣,神色冷峻,气势磅礴。

    领头的是个二十来岁的女人,冷冷的扫视过杨家人:“宋家斩首堂宋雨,那人在?”

    杨严立即抱拳道:“恒贤在里面!”

    那女人挥挥手,和其他七个黑衣人围住屋子七个角。

    杨严带着杨家人围住四周。

     屋子内连个苍蝇也飞不出。

    黑衣女人宋雨和杨严对视一眼,两人一步步靠近屋子,往里看,只见杨蓝儿正保持侧爬姿势,似乎在亲吻谁。

    杨严别过头去:“在里面!”

    宋雨立即后退几步,冷冷道:“宋家前来报仇,出来受死!”

    里面没有半点声音。

    “恒贤出来受死!”宋雨又重复了一遍。

    里面还是没有回应。

    宋雨和杨严对视一眼,一脚踹开房门闯了进去,往床上一看,只有杨蓝儿一人,不由一把拉起她:“人呢?”

    杨蓝儿脸色苍白:“走了!”

    宋雨脸色微变:“走多久了?”

    “一个时辰左右!”杨蓝儿道。

    话音刚落,杨严和外面的杨嘉气血攻心,一口老血喷了出去:“震天鼓哇!”

    宋雨微微皱眉,走到窗边,捏起一撮灰尘:“追!”

    ……

    细雨一直在下。

    恒贤带着狗蛋已经足足奔行了一天一夜,四百多里。

    前面不远处就是青江。

    到了这里,已经有些乏了。

    恒贤看了眼四周,见前面有个村子,便纵身落了下去,随便找了户人家敲门。

    房门“嘎吱”一声打开了。

    看着屋子里的人,恒贤不由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