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之魄力神功 > 第96章 聂虎&聂豹
    “小弟,我们正打算到‘飞云堡’找你呢。”

    金镜转过身去,看到两个身高相仿的大汉。

    两个大汉均三十岁年纪上下。

    均是剑眉虎目,器宇轩昂。

    所不同的是,一个大汉肤色黝黑;而另一个,则是古铜色皮肤。

    这二人一出现,就直接望向了聂鑫那边,完全没有理会江小婉与聂家打手之间的打斗。

    开口说话的那个大汉是前者。

    金镜很快便认出了二人。

    金镜知道,他口中的“小弟”可不是“马仔”“打手”一类的意思。

    因为金镜身后的聂鑫,正是这两位的堂弟。

    肤色黝黑的那个,叫聂虎;古铜色皮肤的那个,叫聂豹。

    这兄弟二人是“飞云堡”二长老聂盛的两个儿子。

    四年前,金镜曾在曹雄信的寿诞上,见过他们一次。

    听说这两个人十几岁的时候,就拜在一个神秘组织门下,一直没有什么消息,怎么突然这个时候回来了?

    聂鑫可没有趁着金镜转身之际,在金镜背后下手偷袭。

    这倒不是他为人耿直,而是他对金镜的实力着实忌惮。

    在他的印象当中,当金镜背对着你的时候,你永远都不知道,他是露出了破绽,还是故意露出了破绽。

    他小心翼翼地从金镜背后绕出来,然后快步跑到聂虎、聂豹兄弟二人身前。

    “嘿嘿,虎哥!豹哥!”

    聂鑫嬉皮笑脸地跟两位堂兄打招呼,而后得意地向着金镜望去,一脸示威的表情。

    “这位是——”

    聂豹不爱说话,聂虎则顺着聂鑫的目光,朝金镜的方向看去。

    金镜认出了他们,他们却没有认出金镜。

    四年时光,他兄弟二人变化不大,但金镜却不论是外在的身高相貌,还是内在的气质,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嘿嘿,我给两位哥哥介绍介绍,”聂鑫不怀好意地对聂虎说道,“这位可不是生人儿,正是咱们帝国都城的‘少年天才’,‘金家堡’的少堡主,金镜是也——虎哥您不记得了?四年前,咱们还在曹伯伯寿宴上一起吃过饭呢!”

    聂虎听完这话,再看金镜时,眼神中已经充满敌意。

    “哦——”聂虎道,“我想起来了——他就是那个打小就欺负堂弟你的金镜!”

    “不止如此呢,”聂鑫煽风点火道,“他还杀了封大哥!”

    “什么!”

    “什么!”

    这一次,聂虎和聂豹二人齐声开口。

    “怎么可能!”聂虎惊声道,“不是说这小子在一年多以前,功力尽失了么!”

    “嘿嘿,”聂鑫道,“虎哥您有所不知,这小子走了狗屎运。

    就在一个月以前,这小子的功力不知怎么的,又回来了。

    虎哥您可要小心点!这小子现在可是‘常凡境’八重山!”

    “那也不对啊,”聂虎喃喃道,“封师兄的功力可是在‘增益境’啊……”

    聂鑫忙道:“虎哥有所不知,此人素来卑鄙,谁知道他用了什么诡计杀了封大哥。今日正好趁他落单儿,咱们兄弟三人合力,定然取了他性命!”

    聂虎沉吟片刻,望着金镜道:“小子!你听见没有?今天你只有一个人,我们兄弟却是三个。真打起来,你万万不是对手。我们不来占你这便宜。识相的,就趁早离去,免得枉自送去性命!”

    金镜笑道:“虎哥说得好!既然虎哥不肯占这便宜,那你便请豹哥也作壁上观,且看我如何斩杀聂鑫这厮。”

    聂虎冷笑一声道:“说来说去,你是非打不可了!”

    说话间,他和聂豹二人,同时炸碎精魄,外放的精气开始在手边化形。

    一只三级白额吊睛开山虎。

    一只三级金斑炎尾火箭豹。

    金镜笑道:“今日,聂鑫一定得死。但是小弟不想大开杀戒。只要两位哥哥愿意旁观,小弟便是饶了两位哥哥性命,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哈哈哈哈哈哈!”聂虎怒极反笑,“小子如此狂妄,今日便让你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

    不待他说完,聂豹手印变换,手边的“火箭豹”已经冲了出去。

    “火箭豹”不等近前,就向金镜吐出一串儿“火箭”。

    赤色的“火箭”,箭尖儿和箭羽都带着熊熊火焰。

    金镜信手挥出几拳,将“火箭”打落。

    不想这“火箭”上的火焰极其霸道。

    与金镜的手臂甫一接触,就像遇见了油一般,燃烧起熊熊大火。

    金镜急忙双手扑打,将火焰扑灭。

    恰逢此时,那“火箭豹”的豹尾狠狠地抽打过来。

    金镜闪避不及,被豹尾扫中了胸口,登时胸前又是一片大火。

    金镜一时间扑打不及,只能就地翻滚一圈儿,将火焰压灭。

    刚一起身,聂虎的“开山虎”便朝他扑了过来。

    这“开山虎”继承了聂虎的土属性功法,力道极大。

    如果金镜任由它扑上来,一旦被扑倒,势必再难起身。

    届时聂虎、聂豹、聂鑫三人同时发力,金镜难保不中个三五招。

    所以金镜咬牙,凝力于右臂,“木蛇臂”的硬木斑纹,隔着他的紫衫衣甲,发出幽绿色光芒。

    “轰”一拳爆出,与扑上来的“开山虎”相互碰撞。

    “开山虎”立时被震开。

    金镜也“噔噔噔噔”连退好几步。

    这个时候,聂鑫精魄炸碎之后,化形出来的“六级炽火猪”也蠢蠢欲动。

    摆在金镜面前的形势并不乐观。

    通过刚才的交手,金镜明显吃了亏。

    虽说有衣甲护体,金镜没有被烧伤,但状况稍显狼狈。

    他已经试出,聂虎、聂豹兄弟二人,均是“增益境”的水平,程度等级大概在三重山以上。

    而那个聂鑫,虽然武境应该只有“常凡境”六重山,但是他的兽精魄等级极高。

    “常凡境”六重山的“六级炽火猪”,堪比“常凡境”九重山的一级兽精魄。

    而且据金镜所知,这个聂鑫以前所修习的功法,应该是木属性,原来的兽精魄只有三级。

    现在从他成形的精魄来看,他应该是修习了某种高阶的火属性功法。

    根据“五行相生”的原理,木生火,他新修炼的火属性功法,将原来的木属性功法吞噬掉了,从而生出了阶位等级更加高的六级兽精魄。

    如果金镜与他单挑,自是轻而易举将其拿下。

    可是眼下这种情况——“看来不妙啊。”金镜笑嘻嘻地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