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出手(求订阅)
    震撼!

    此刻林家在场所有人都仿佛失了神,也失了声。

    那恍若小山般的灵石爆发出的璀璨光芒甚至是照亮了天空,哪怕在林家之外还在等候的人群也看到了。

    “不对吧,这些灵石哪有六十六万那么多?”

    但很快也有人发出了质疑,眼前这座小山虽然震撼,但其数量明显是不够六十万灵石之多。

    “你是哪个家族的子弟,见识竟是如此浅薄,连灵髓都没见过吗?”

    但很快,便有人发出了不屑的嘲笑。

    “灵髓?这就是传说中只有在灵脉深处才能找到的灵髓?”

    “难怪颜色竟是如此纯净剔透,恍若玉石……”

    顿时有更多人恍然道。

    但哪怕是认出了这是灵髓的强者也在恍惚之中。

    青州四条灵脉,三大宗门各占其一,而青州城的灵脉虽然是最大的,但青州城如此之多的家族势力,哪个不要分一杯羹?

    更别提在其中,城主府还占据了不小的份额。

    每年灵脉出产,每家能分到拳头大小的灵髓就算不错,而且多是用来收藏,何曾见过堆成小山的灵髓?

    震撼还不止于此。

    六十六件灵器散发的光芒同样让人眼瞎。

    灵器不如丹药那般难得,不如灵石那般紧缺,但一件灵器却需要耗费一个修士大量的心血去孕养。

    即便要与灵器契合才能发挥出最大威能,但如此之多的灵器,同样是堪称恐怖的财富。

    不过在六十六颗悬浮天空的时候,却又无人在意这些灵器了。

    六十六颗升元丹!

    那黑白红紫各色光芒,好似一副天地而生的棋盘,镶嵌着颗颗明珠。

    其中品阶最低的都是二品,最高的则是五品,而五品升元丹,赫然也有三五颗之多!

    这是让所有人都眼红的财富。

    毫不夸张的说,有了谢远此刻拿出的这东西,顷刻间就能打造出一个位列青州巅峰的家族。

    但若说只是丹药、灵髓的话,像是林镇州、陈万峰等人还能坐得住,但当听到谢远最后一句话,就连柯烬都是瞳孔一缩,震惊的看了过来,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神通?

    这些边民竟是知道神通的存在?

    下一刻,随着谢远一挥手,三块散发着古老苍凉气息的石板顿时出现在半空之中。

    虽然这三块石板只是一闪而逝,但在场之人都感受到了那恍若远古神魔一般的低语。

    “神通……”

    林镇州也失了神。

    作为林家之主,他怎么可能不知道神通的存在?

    如今林家压箱底的一门功法,便是传自林惊龙,而这功法就是根据一门神通改编,只可惜林惊龙曾说那神通无法传给别人。

    当然,这话林家的强者是没有几个人相信的,他们只是一心认为林惊龙存了私心。

    无人知晓,在整个极东之地被誉为天命之子的林惊龙,唯独在林家,却是饱受争议。

    此时全场一时寂静。

    哪怕是不知道神通为何物的修士,也能根据其他人的反应猜出一些东西。

    此刻全场焦点汇聚,但谢远却显得异常平静。

    他忽的迈步,朝着高台上走去。

    一阶两阶……

    很快,谢远就站到了林家众人的面前。

    但他只凝视着一个人。

    若说全场只有谁对于谢远掏出的这些宝物最淡漠,那必然是此刻和谢远咫尺之隔的这个女子。

    林清浅只有初时惊讶,很快又恢复了那清冷模样。

    察觉到谢远靠近,她微微蹙眉,抬起了头。

    “很难受吧?”谢远看着她如玉瓷般精致却是没有生气的脸,叹息一声道,“难受就别装了,不累吗?”

    林清浅凝视着谢远,渐渐地好像明白了什么,嘴角扯了扯,眼中开始有着雾气在氤氲。

    在所有人愕然的注视之中,林清浅直接走进了谢远怀里,将脑袋靠在了谢远肩上。

    “抱我。”

    微不可闻的声音在谢远耳边响起。

    “什么?”

    谢远一怔。

    林清浅耳根红了一些,但还是以更大的声音又重复了一遍,“抱我。”

    谢远干咳一声,他倒真的是被惊了一下,哪怕知道林清浅大概是个假冰山,但这么主动还是让他有些不适应。

    “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算什么样子……”

    谢远不满的嘀咕了一句,感觉有些羞耻,但还是将一只手搭在了林清浅腰上。

    林清浅没有再说话,只是身躯有轻微的颤抖,一些温热和湿润穿透了谢远的胸膛。

    哭了?

    谢远愣了愣,随即大概明白了林清浅为什么非要埋首在自己怀中。

    他没有再说话,只是手掌略微用了一些力。

    而在此时,众人也终于从惊愕中回过神来,当看到两人相拥这一幕,却又是引发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毕竟众目睽睽之下,林清浅竟是公然靠在一个男子怀中,这完全颠覆了众人对林清浅的固有印象。

    不过要说谁最惊讶,当属天阳门众人。

    尤其是李晟,眼睛已经通红……但他还在左一遍右一遍的揉着自己的眼睛。

    若不是唐世嫣拉住了他,只怕他还会继续揉着自己的眼睛。

    “他……她……他们……卧槽!”

    李晟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句。

    即便齐欢等人也很是惊讶,因为只有他们知道那人并不是姜夜,但还是有些诧异于李晟的反应。

    那可是劳资的女神啊!

    李晟差点就脱口而出,所幸还没那么傻,想起了唐世嫣在自己旁边。

    他现在只觉得满心悲愤又无处诉说……

    当初明明是自己整天和谢远说内门林师姐怎么怎么的,谢远这厮嘴上说着毫不在意,竟是不声不响的连饭都给煮了!

    禽兽!

    一时间李晟也有些懊恼。

    谢远都能追到林清浅,自己也不差,怎么就不知道早点下手呢?

    ……

    林镇州大约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人。

    他根本不在乎林清浅和这姜夜怎么会抱在一起,他现在满眼所见,都是那无数灵石、灵器、丹药还有三门神通!

    什么王朝世子,什么秦家柯家,此刻都被他抛到了脑后。

    他调整了一下表情,大声笑道:“想不到天阳门除了赵无极,却还有一个真正的麒麟子!”

    “姜夜,老夫对你甚是满意,现在看来清浅也是如此,你们两人可谓天作之合,你这份聘礼,老夫笑纳了!”

    眼见林镇州就要出手收走所有宝物,谢远站在原地不动,神识却是席卷而出,几乎是刹那间便将所有宝物重新收进了储物戒。

    漫天光华随之消散,恍若梦一场。

    林镇州身形僵住,勉强笑道:“姜夜,你这又是何意,莫非要反悔吗?”

    “我说过我这人讲信用。”谢远摇头道,“这些宝物既然拿出来了,那它们就是我给清浅的聘礼。”

    “那你为何又要收走?”林镇州不解道。

    “林镇州,你没听清吗?”谢远轻笑,“我说了这是给清浅的聘礼,与你林家何干?”

    “林清浅是我林家大小姐,聘礼自然要给我林家,怎会没有关系?”林清逸怒道。

    啪!

    谢远手一挥,林清逸脸上又多了一道鲜红的掌印。

    “再多一句嘴,我就杀了你。”谢远淡淡道。

    林清逸气得浑身颤抖,嗫嚅了一下嘴唇终究没有说出话来。

    他不是真的傻,就凭两人相隔数丈他却是根本没看清这巴掌怎么来的,他就知道对方真的能杀了自己。

    “姜夜,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林镇州也清醒了一些,沉声道。

    “若林惊龙在世,这聘礼自然是给林家的,可林惊龙死后,你们何曾将她当过家人?”

    谢远好笑道,“无论从前还是以后,她和你们都没有任何关系,你有什么脸面要我的聘礼?”

    “所以你是在戏耍老夫,戏耍我林家?”

    林镇州的面孔有一瞬间的狰狞,随即又是隐去,“你可承担得起这样的后果?”

    “姜夜,莫要以为你是天阳门弟子,就可以胡来!”

    陈万峰往前走了几步,同样负手寒声道。

    “呵呵,有趣有趣,在这边荒之地竟还有人拥有神通,连本世子都起了一些好奇心。”

    柯烬的眼神飘忽不定,不断打量着谢远,那之前站在远处的光头仆从,不知何时已经到了他的身边。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人,却又毫无印象。

    而就在这顷刻之间,在场的各家家主好似也有了一些轻微的眼神交流,只是无人注意到。

    谢远好似全然没有注意到场中的动静,他将脸贴到了林清浅柔顺的长发上,忽的问道:“可以吗?”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但谢远相信林清浅听得懂。

    林清浅略微沉默,随后点头,接着又揪紧了谢远的衣服,轻声道:“但你不能……再丢下我。”

    “呃……”

    讲道理,谢远觉得自己从来没有丢下过林清浅,反而还因为这蠢女人打乱了很多计划。

    但谢远好歹博览群书,也知道不能和女人讲道理,他只是需要林清浅点一下头,这样,因果才会少一点……

    “那就,动手吧。”

    谢远这句话没有隔绝传音,所有人都听到了。

    当众人下意识看过来的瞬间,都是有些迷惑。

    因为谢远先是随手洒出了漫天纸钱,接着又丢出了一块传讯玉符,但那传讯玉符却不是指向任何人,而是滞留在了半空,谢远的声音从中传了出来: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阿弥唎都婆毗……”

    那好似某种经文一般的吟唱响彻了整个林府。

    “佛经?”

    柯烬见识更广一些,下意识皱眉道。

    而下一刻,他却是脸色一变。

    不仅是他,在场只要是五行以上的强者都若有所感,全都瞬间色变。

    “小心!”

    “混账,你们做什么!”

    “林家主,快退!”

    与呼喝声同时响起的,是惨叫声,元力破空的声音,以及地面坍塌的轰鸣声!

    刚才好似还在原地谈笑的天阳门四人,几乎是同一瞬间出手,包括上一秒还满脸悲愤的李晟。

    而他们出手的目标也是让所有人都意外。

    齐欢一个闪烁,出现在了角落的一个林家强者面前,那林家强者不过四象修为,根本反应不过来便是瞬间被重伤。

    周生生手中剑光一闪,伴随着一道惨叫,另一处对角方位的一个林家强者两条手臂飞天而起,血流如泊。

    李晟和唐世嫣则是杀向了林清浅的三叔林苟。

    李晟已经是五行初期修为,唐世嫣也有四象中期,且两人完全是突袭,林苟脸色剧变之下怒吼一声,气势猛然拔升,竟是破入了五行之境。

    可惜即便是他隐藏了修为却也有些迟了,胸口被李晟一刀几乎斩断,若不是另外两个林家强者及时出手,只怕下一刻他就要命丧黄泉。

    谢远也出手了。

    无人看到他是如何出手,但从林镇州的怒吼以及那瞬间碰撞的璀璨光华,所有人都知道他出手了。

    因为林镇州那一声好似蕴含了前世怨愤的“姜夜”,让人不寒而栗。

    而场面的混乱还不仅于此。

    也就在天阳门众人出手的瞬间,半空之中凭空浮现了三十六柄长剑。

    剑光如星河倾斜,却是列成了死亡的形状,指向了林家的数位强者。

    “天罡剑阵!”

    有剑修失声。

    因为……这是已经失传的剑阵。

    “阵法不可能瞬成,他是何时布阵的?”

    混乱之中,秦雷护在秦观身前,难以理解的喃喃道。

    “父亲,你莫非忘记了,他刚才曾堂而皇之的拿出六十六件灵器吗……”

    秦观却是想到了什么,有些失神的说道。

    秦观凝视着“姜夜”的身影,他想他大概知道对方是谁了。

    可是为什么,他会突然对林家的强者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