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恰王者少年,青莲剑仙 > 第690章 芭蕾舞与手枪
    李白笑了笑:“是有这个打算,怎么,大小姐有意支持一下么?”

    “当然没问题,不过……”

    “不过什么?”

    “李白!”李瓶儿娇滴滴的呼唤一声,“何必一定要混帮会呢,做做生意多好,我们有的是资金,你做总经理,我当董事长,多有意思。”

    李白微微一怔,立刻苦笑起来。

    金莲等着做压寨夫人,杨玉环一心要做警官太太,现在李瓶儿又要拉他做生意,让他当总经理了。

    “李白,好不好?好不好嘛?”李瓶儿抓住李白的手臂,不停摇晃着。

    “好,好。”

    “什么时候开始?”李瓶儿兴高采烈的问。

    “两年之后再说。”

    “唉!”李瓶儿气得身子一摆,“又是两年之后,真没意思。”

    李白无可奈何的耸耸肩,叫了声:“大小姐。”

    李瓶儿瞪了他一眼,给他个白眼。

    “瓶儿。”

    李瓶儿听得心头一高兴,忍不住笑出声来,转回身子,笑问:“什么事?”

    “你们李家跟西门家,究竟是什么关系?”

    “唉!”李瓶儿又跺脚了:“西门家父子最没良心,想起来就气。”

    “怎么没良心呢?”

    “爸爸一直出钱资助他们,否则凭西门达,仅仅十几年工夫,岂能弄出那么大的帮会来?”

    李白明白了,一定是李天翔为了巩固自己的事业,才支持西门达组织黑鹰帮。

    在这个时空中,任何人要闯下偌大的一片事业,自然难免会与当地的帮会发生摩擦,如果要不受那帮地头蛇的迫害,资助自己人扩充势力,也算是一件明智之举。

    可是,李天翔怎会想到,当年一着之错,竟害惨了自己唯一的骨肉李瓶儿呢?

    ………………

    “李瓶儿,你自小常常与西门家来往,一定见过枪王西门庆练枪了?”

    “见得太多了,如果不是爸爸教我学芭蕾舞,恐怕西门庆还不会那么快呢。”

    “芭蕾舞与手枪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得很,要不要我练给你看?”李瓶儿睁着大眼睛,认真的道。

    “好哇。”李白要瞧瞧,她葫芦里装的究竟是什么药。

    李瓶儿高高兴兴的跑回自己房里。

    李白跟进去一瞧,又急忙退了出来,原来李大小姐正在脱衣服。

    过了一会儿,李瓶儿笑嘻嘻的跑进来,全身芭蕾舞装,手上捧着个拍节器。她将身子在李白面前一个旋转,娇声问:“身段如何?”

    红色的舞鞋,雪白的大腿,贴身的红短裤,配上件紧紧的白尼龙衫,全身曲线完全暴露无遗,诱人心弦。

    李白连忙道:“美极了,美极了。”

    李瓶儿开心的转到桌前,把拍节器端端正正的摆在上面,那拍节器立刻嗒嗒嗒的响了起来。

    李瓶儿扶着桌角,大腿随拍一伸一缩的舞动着,姿态极其美妙。

    李白目不转睛的瞪着那具拍节器,恍然叫道:“原来是这么回事!”

    李瓶儿回首一笑:“明白了吧?”

    “就这么快?”

    李瓶儿边舞边点点头。

    “一秒?”

    “对,一秒。”

    “连拔带还?”

    “什么连拔带还?”李瓶儿抬腿问。

    李白比手作答:“连拔枪,带还鞘。”

    “对……啊,不对!不对!”

    “怎么不对?”李白惊问。

    “连拔枪,带扣机,再还鞘。”

    “那么快?!!”李白顿时愣住了。

    “嗯!”李瓶儿越跳越过瘾,气喘吁吁的道,“不过要脱下上衣,穿着就赶不上拍子了。”

    李白松了口气,脱下外衣,随手甩到旁边。

    “来,你也试试,让我评评看。”李瓶儿叫着。

    李白取下枪夹,子弹一颗一颗的退下来,再将空夹装了上去。

    “嗒,嗒,嗒……”拍节器有节奏的响着。

    李白随着拍节,拔枪、扣机、还鞘,循环的练习起来。

    李瓶儿慢慢停下舞步,惊喜的道:“原来你也这么快?”

    “比西门庆如何?”

    “差不多。”

    李白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拍节加快。”

    “再快我就赶不上了。”李瓶儿眨着眼睛。

    李白气得真想踢她一脚:“站在旁边看我的。”

    李瓶儿在拍节器上拨动一下,嗒嗒的声响开始转快了。

    李白又随拍抽动起来。

    李瓶儿在一旁瞪大眼睛瞧着,前几下还勉强跟得上,后来再也追不上拍子了。

    李白停下来轻叹一声:“赶不上,赶不上。”

    李瓶儿突然高兴的拍手道:“你比西门庆多一下!你比西门庆多一下!”

    “什么比西门庆多一下?”

    “西门庆也随这种拍节练过,他最多只能随上五次,你刚才却赶上了六次,看起来你比他还棒呢。”李瓶儿又笑又叫,好生开心。

    李白却大摇其头,苦笑道:“快那么一点管屁用,等他倒下,我也翘了。”

    李瓶儿又泄气了,脸也不笑了,嘴也不叫了,舞也不跳了。

    两人默默的站在那里,谁也没开口,只有桌上的拍节器,依旧嗒嗒嗒嗒的响个不停。

    过了一会儿,李瓶儿慢慢的凑上去,贴进李白怀里,柔声道:“李白,咱们跑掉吧。”

    “为什么?”

    “何必跟他们那些亡命之徒硬拼呢!”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那些财产不要了?”

    李瓶儿搂住李白的颈子,深情款款的道:“只要有你,我什么都可放弃。”

    李白拍了拍她汗淋淋的背脊,柔声道:“瓶儿,我们不能再逃避,一定要面对现实。”

    “可是……可是太冒险了。”

    “唯有以性命换取的东西,才是最珍贵的。”

    “不过……不过……”

    “别不过了,夜已深了,回房去睡吧。”

    李瓶儿默默松开双手,回身走出两步,又转回来:“李白,吻我一下,好不好?”

    “不好,不好。”

    “轻轻一吻就好了,别小气嘛!”

    “我这人也有个怪毛病,”李白故意板着脸,“人家越往上送,我越往下推,人家一冷下来,保险我追得比什么都快。”

    “真的?”

    “试试看嘛,只要你两年不睬我,那时也许我会跪在你面前,向你求婚呢。”

    李瓶儿呆了呆,正色道:“李白,听说你这人最守信诺,可不能说了不算!从今天起,我便忍两年给你看。”说罢,身子一扭,回房去了。

    李白浑身一阵燥热,就连耳朵都在发烧。

    此时,桌上的拍节器仍在嗒嗒嗒的响着。

    ………………

    砰砰砰,砰砰砰,小电视里传出一阵枪声。

    李瓶儿轻轻的推了李白一把,冷声道:“你看这几枪如何?”

    李白朝电视上扫了一眼,含笑道:“电视里的动作虽然好看,却认真不得,否则明星们早就没命了。”

    李瓶儿冷冷的哼了一声,又把眼睛转到电视上去。

    坐在车厢前座的杜甫,诧异的瞟了李白一眼,轻声问:“大小姐怎么了?”

    李白耸了耸肩。

    李瓶儿插嘴道:“跟李白打赌。”

    杜甫微微一怔,笑问:“赌什么?”

    李瓶儿冷冰冰的道:“只要我跟他摆两年的冷面孔,他就……”

    “咳……”李白急忙用咳声打断她的话。

    谁知杜甫偏偏不识相,急声追问:“他就怎么样?”

    “他就跪下向我求婚。”

    杜甫噗的一笑,连司机也跟着笑了起来。

    李白急忙扭开窗子,透透空气。

    李瓶儿被大家笑得莫名其妙,冷声问:“你们笑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杜甫陪笑道。

    李瓶儿歪着脖子,想了想,自言自语:“李白该不会是逗我玩玩的吧?”

    “不会,不会!”李白急忙应声道。

    “老杜,李白这人讲话可靠么?”李瓶儿轻声道。

    “当然可靠。”

    “嗯!”李瓶儿点点头,“只要他肯守承诺就好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