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恰王者少年,青莲剑仙 > 第683章 柔情,铁汉
    枪声平息下来了,李白正好滚在电梯门前一具尸体上。由于他刚才滚地开枪,不知是否击中对方的要害,也不知敌人的确切人数,一时不敢妄动,静静等待场中的变化。

    两名最后扑出的大汉,终于先后摔倒下去,从倒地的声音和姿态判断,两人也跟随四名同伴去了。

    李白仍然不敢动,眯着眼睛偷瞄五道门房。

    突然中门一开,李白正要扣动枪机,发现是吴月娘疯狂般冲了出来,声音里充满焦急和关切:“李白,李白!”

    李白知道敌人已经全部歼灭,这才松了一口气,无力似的倒在原地,动也不动。

    吴月娘远远发现李白躺在电梯口,急得眼泪犹如泉水般涌出。

    她忘了优美的姿态,忘了自己和李白相识仅仅十四天的淡淡关系,更忘了身后那八只眼睛,身子僵直的奔上去,全身扑在二十年来,第一个闯入她心扉的男人身上,凄声哭泣起来。

    吴大律师赶过去,轻声道:“看看他伤在那里,也许还有救。”

    吴月娘睁开泪眼,一见李白雪白的衬衫上染满了鲜红的血,不禁完全绝望了,也不顾那身血迹,紧紧的把李白搂在怀里。

    李白真的怔住了,忍不住怀疑,自己的死,真能使吴月娘如此伤心么?

    不对,对方既非金莲,也非杨玉环,更不是情感突飞猛进的李瓶儿,怎会……唉,不去想那些令人伤脑筋的事,且趁机温存一阵再说。

    冷冰冰的嫩唇,夹杂着热热的泪水,落在他的脸上。

    李白知道机会来了,“啧”的一声,狠狠的亲了一下,然后把眼睛一睁,贼秃嘻嘻的笑道:“多谢赐吻。”

    吴月娘被这出乎意料的变化惊得失声一叫,俏脸忽然一变,抬手一记耳光甩了过去,然后把怀里被打得晕头晕脑的李白一摔,转身跑进办公室里。

    李白摸着被打的脸颊,慢慢站了起来,想不通吴月娘怎会说翻脸就翻脸……仅仅一吻,有什么了不起?

    “糊涂,糊涂,糊涂!”吴大律师狠狠骂了三声,也转身急步去了。

    “自己做了什么糊涂事?唔,一定是那一天六十万块的战费……六十万块有什么了不起的,十天才六百万,钱又不是他的,何必发这么大脾气……”

    李白越想越窝囊,把西装衣襟一合,回身窜进电梯,没好气的在“1”字上按了一下。

    ………………

    李白飞车驶到西城,闪身冲进尚未营业的金莲酒馆。

    鲁达和林石也刚刚进来不久,两人正在鬼头鬼脑的偷吃金莲藏在柜子里的好酒。

    “哎哟!”鲁达差点把杯子吓掉,惊叫一声,愣愣指着李白胸前的血渍,喝问,“李白,那……那是什么?”

    “血。”

    “怎……怎么弄上的?”

    “敌人的。”

    “哦?”鲁达松了口气,“又碰上了?”

    李白伸指比一比:“一对六!”

    鲁达吹了声口哨:“在那里?”

    “吴用大律师的办公室。”

    “他们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居然敢到大律师办公室去闹事?”

    “胆子越来越大,人手也一次比一次高明了。”

    “一对六仍然落败,高明也有限。”

    李白回忆刚才之战,犹有余悸的道:“若非对方大意在先,估计错误在后,恐怕这片血渍就是我自己的了。”

    “听起来倒蛮严重,说来听听,让我们两个过过干瘾。”林石在一旁搭腔了。

    李白抓过鲁达的杯子,喝了一口,缓缓道:“我无意中在大律师的专用电梯里,发现一根被踏得惨兮兮的烟蒂,你想想,凡是到大律师事务所直接会见吴用的人,大多是绅士淑女,那有扭着脚尖踏烟蒂的货色?”

    “喝!”林石微笑道,“你倒机警得很。”

    “废话!”鲁达眼睛一翻,挺胸笑道,“星河城四把枪,哪个不是机警人物?”

    林石摇头苦笑。

    李白继续道:“我利用那部空电梯,分散留守三人的注意力,从太平梯冲上去,不慌不忙的扣了三下,正好一枪一个。”

    “万一四个怎么办?”林石又搭腔了。

    鲁达大声道:“你这人嘴巴虽尖,耳朵却短得很,你没听到‘不慌不忙’四个字么?”

    说着,脑袋朝李白一摆,朗声道:“别理他,说下去。”

    李白笑了笑:“我诱杀三人后,便静静等待房里的反应,没过多久房门果然被一支枪口拨开,我马上隔墙赏了他两发。”

    “隔墙?”鲁达疑声道。

    “木板墙。”答话的是林石。

    “不错。”李白点点头,又道,“房中那两个家伙真不简单,利用烟幕弹作掩护,竟将同伴尸体推出,诱我发弹。那尸身合烟扑出,我匆忙中看不清晰,又是两枪打了出去。”

    “七枪了,只剩下一颗子弹,如何应付两人?”林石抢着问。

    如果李白用灵能手枪,自然是无限子弹的,不过就算他用普通枪,换子弹的速度也是超快。

    他哼了一声,面露得意之色:“房中两人跟你一样,忘了我是何许人也,忽然同时从两道门里冲出来。我急忙扑倒在地,又是两枪,两人当场了帐。”

    “又是两枪?”林石诧异的问,“李白的枪只装八颗子弹,怎能打出九枪?”

    李白笑眯眯的将手枪取出来,慢慢退下弹夹,抬手将枪身朝头上抛了出去,枪身在半空一阵翻转,又落在李白手上。

    林石凝目望去,那退下的弹夹,不知何时又被装了上去,不但快速无比,从头到尾只用右手,而一直放在膝头的左手,连动都没动一下。

    林石摇头赞叹:“好快,比我那宝贝弟弟林冲还快!”

    “不懂就别乱放屁!”

    鲁达开骂了:“林冲用的0点四五,与李白用的枪不同,手法当然也不一样!一个轻快,一个沉稳,如果李白用的是0点四五,一人一枪已经足够,何须多浪费那些子弹?”

    林石被他骂得一愣:“我骂林冲,与你何干?”

    鲁达理直气壮的道:“四把枪也是被人乱骂的么?别说你区区一个狗头军师,便是宋江也不行。”

    “可是,林冲是我弟弟啊!”

    “算你运气。”

    天下间,竟有这种怪事。

    林石忽然失笑道:“四把枪既然个个了得,那么你土皇帝也必定有两手喽?”

    “当然,还用你说!‘神枪’这两个字,能胡乱使用么?”鲁达大刺刺的道。

    林石瞧他那副得意模样,笑得更暖味,奇声怪调的道:“能不能露一手,给小弟开开眼界?”

    “没问题。”鲁达痛快的答应一声,手掌伸到林石面前。

    “要什么?”林石不解的问。

    “用我自己的枪不稀奇,你我都是用左轮,用你的枪表演给你看,好让你口服心也服。”鲁达对着天花板乱吹。

    林石立刻拔出左轮手枪,毕恭毕敬的倒递过去。

    鲁达接在手里,看也不看一眼,打开弹轮,倒出子弹,在掌中一阵乱摇,六颗子弹被摇得倒正不齐,一团凌乱。

    “林大兄,看清了。”鲁达微微一笑,话声未了,左手五指已经聚在一起,指尖朝空空的弹轮一送,弹轮立刻合在枪身上,轴承般一阵急转。

    林石急忙伸手抢过去,打开弹轮一瞧,六颗子弹整整齐齐的装在里面,不禁失声道:“喝,你们简直都是魔术大师嘛!”

    鲁达得意的仰天大笑,而李白和林石也同声笑了起来。

    “李白!”

    就在此时,一声娇唤遥遥传来。

    李白、鲁达和林石的笑声,像被刀子切断般,一同中止下来。

    金莲正披着那件蓝色的睡袍,俏生生的站在卧室门口。

    “瞧你那副血淋淋的样子,也亏你笑得出来!还不快来换洗,脏死啦!”金莲那口吻,倒活像是妈妈责骂儿子一般的模样。

    李白只得乖乖的站起来,闷头朝里走去。

    “李白,最好晚点出来,这瓶好酒,我们两人刚刚够喝……”鲁达大声道。

    “柜台下面有的是,够你们喝个痛快。”金莲今天居然大方了,大方得有点出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