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裴少每天只想父凭子贵 > 第20章 我找了你好久了
    婉婉下意识伸手,想要揉一揉他的头发。

    她知道,这不是清醒着的裴霁泽。这个裴霁泽,不是影帝,不是男神,更不是什么冷冰冰的人设。

    他没有健全的人格,只是只贪吃重欲的猛兽。吃饱喝足了,就变成一只粘人的宠物猫——

    会哭会闹会撒娇,生动又鲜活。

    “婉婉……”

    裴霁泽伸手,小心翼翼的扯住婉婉的衣角,“我找了你好久了,你别丢下我,你别不要我……”

    婉婉骤然别开眼睛,纤长的手指收回来,终究狠下心,紧了紧身上的睡袍,“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婉婉……”

    裴霁泽眼眶红红的,拉住婉婉衣角的手紧了又紧。那双手,苍白无力,青筋暴起,手背上除了大片大片的淤青,密密麻麻的,还有针孔留下的痕迹。

    “生病了就吃药,我让阿诚来接你。”

    婉婉说着,拿起电话要拨。那人却像个没断奶的孩子,糯糯的从背后环住了她的腰,“我没生病。我就是想你了,看不到你,我睡不着觉。”

    他呼吸灼人,滚烫的扑在她腰间,手上动作却轻柔的不可思议。像是得了什么易碎的宝贝,小心翼翼藏在怀里,轻易不肯示人。

    婉婉握住他手背用力扯了两下,没扯开,听到背后那人倒抽一口冷气,疼也不肯放手,终是心口一紧,再下不去手。

    她为难他做什么?

    他连裴霁泽的一个子人格都算不上,裴霁泽所做的一切,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叶婉婉没再动手,拿出手机,拨通了阿诚的电话。

    好运来的铃声自门外响起,阿诚连忙,“啊!怎么!这么快就完事儿了么?”

    “带他走,我不想看到他。”

    “啊?”

    阿诚这下是真慌了,“叶小姐,当初的事,是裴少不对。可他这一年过的是什么日子你知道吗?他找了你一年啊!整整一年!你就不能看在他对你情深而不自知的份儿上——”

    “带他走!”

    婉婉挂断电话,根本不想听什么情深而不自知的鬼话!他情深?他情深会拿掉他们七个月大的孩子?

    是,这一世,她是保住了孩子。可前尘往事,就能一笔勾销了吗!

    他多了不起啊!

    得了间歇性失忆症,堂而皇之的将她抛之脑后。需要她了,甜言蜜语,海誓山盟。不需要了,转头就可以忘的一干二净!她不是他的宠物,更不是他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长期p友!

    阿诚转动门把手上一连串的钥匙,小心翼翼的打开门。

    屋内,空调温度适宜,叶婉婉穿着鹅黄色的居家睡衣,双眼放空。而他那近半年都没睡过好觉的主子,正抱着人家的腰,以一个一言难尽的姿势,昏昏欲睡!

    “他已经半年没睡过好觉了,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每天都靠安眠药和营养液度日……”

    “那又如何!”

    叶婉婉疾言厉色,冷不丁惊动裴霁泽,对上他通红的眼睛,又逃也似的看向别处。

    裴霁泽惊颤了一下,仰头红着眼睛看了婉婉一眼,确认真的是婉婉。大猫一样,用脸颊蹭了蹭她的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