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裴少每天只想父凭子贵 > 第4章 少在我这儿装可怜
    阿诚指了指病例上的一处,“一年前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时,您在帝星酒店303号房,事后您印象全无……”

    “嗯,我记得。”

    那天他出席过母校的宣讲会,第二天早上,却在一处陌生的酒店里苏醒了过来。身侧空空如也,只床单上,留了一片星星点点的血红。

    自那之后,记忆时常会空缺一片——

    “你是说,在我记忆丢失的空档里,全都来了她这儿?”

    裴霁泽四下打量了一下出租房。不得不说,这里陈旧的摆设和装饰,都给他一种,浓烈的熟悉感。

    “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您可能是心理压力太大了,又碍于自身的禁欲人设,自发性的选择了逃避这个行为——”

    “哪个医生?”

    裴霁泽烦躁的捏了捏眉心,“靠谱么?会不会泄露信息?”

    “呃,是顾家二少。他与您,不是至交好友么。”

    “顾北城?”

    “嗯嗯。”

    阿诚连忙点头,见裴霁泽扔了病例,连忙捡起来收好,“那现在是,出席颁奖礼?”

    “嗯。”

    裴霁泽说着,看了叶婉婉一眼,186的身高,自上而下俯视过去,“一千万,买你的守口如瓶,同意的话,立刻离开B市。”

    叶婉婉抓紧袖口,很有骨气的摇了摇头!

    不,她才不是为了钱。

    “不够?”

    裴霁泽舔了舔上唇,刚准备就地加价,就见叶婉婉犹如风中飘零的花骨朵一样抖了抖,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好。”

    她生的白净,巴掌大的小脸上,毛孔都不见一个。

    如今惨着脸色,咬了贝齿,竟出奇的让他生出了不少恻隐之心。尤其是她那双浸了泪的眸子,仿佛不染世事的孩童,清可见底。

    这样的脸,太具有迷惑性了。

    他都要以为自己是个吃干抹净还不认账的恶人了。

    裴霁泽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摇了摇头,“少在我这儿装可怜,论演技,你嫩多了。”

    说完对上叶婉婉不敢置信的眸子,拧开门把,抬脚就走!

    “卡号发给阿诚,24小时到账!”

    该死的,竟然觉得这女人是真的可怜无辜!他多年以来的定力哪儿去了?还莫名其妙的得了间歇性失忆症,若不是顾北城这厮还算靠谱,传出去,他多年的人设就全崩了!

    裴霁泽黑着脸下楼,叶婉婉脱力蹲在地上,整个人都在发抖。

    她没死?回来了?现在的情况是?

    “裴少,裴少您慢点儿走!”

    阿诚慌乱在两人之间看了个来回,拍拍叶婉婉的肩,丢下句好自珍重。拎起衣物袋跺了跺脚,连忙跟上,“您倒是等等我啊!”

    说完脚下一滑,差点儿折在这只有步梯的老旧居民楼里!

    叶婉婉蹲在原地,晕眩了很久很久。破旧的手机握在掌心里攥了又攥,想到腹中尚未成型的孩子,终是咬了咬牙,发了串卡号到阿诚那里。

    发完之后,她痛苦的捂住脸颊——

    为什么?

    为什么会重生到这个节点?

    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与他再无交集!

    “婉婉啊,不行就算了,现在年轻人谈恋爱不都是这样么,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