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罗帝尊 > 第185章 会长发飙
    我、操!

    吴江涛真想骂人。

    有这么对比的吗?

    要换了另一个人,他肯定不客气地怼了上去,可问题是,面前这个人可不是普通人啊,而是丹城的最高领袖。

    他岂敢放肆!

    可是,祈英鹏居然是为石皓来的?

    怎么可能呢!

    这让他大受打击之余,也完全不能接受。

    潘泽先是松了口气,祈英鹏不是来与自己抢弟子的,否则的话,他肯定只能黯然让步,三星丹师凭什么和四星丹师争?

    可从祈英鹏的话来判断,他分明是在找石皓啊。

    嘶,难道那名少年与祈英鹏有关系吗?

    “禀会长,刚才确实有一名少年在此。”有名仆从大着胆子说道,虽然潘泽同样身份高贵,但能够与会长大人相比吗?

    这就好像观自在强者和彼岸高手的区别,差距真的不是一星半点,而是天与地一般悬殊。

    “人呢?”祈英鹏连忙追问,之前他被一件小事耽搁,但他想嘛,石皓也应该也没有这么快离去,于是先把那事给处理了。

    结果赶到这来,居然不见了石皓,让他如何能够不急?

    “这……”众人都是迟疑,然后纷纷看向潘泽。

    祈英鹏哪会不清楚,也向着潘泽看去:“人呢?”这一次,他的脸色有点阴沉。

    潘泽不由心中一突,这可是丹城的会长啊!

    他连忙道:“会长,那小子居然冒充吴江涛,招摇撞骗,已经被我赶走了。”

    他看得出来,祈英鹏似乎对那小子很上心,所以,他先泼一盆脏水,让自己处于不败之地。

    祈英鹏冷笑。

    ——他亦要放弃的四星丹药,可石皓却是力挽狂澜,成功补救了回来,如此丹术,还需要冒充谁谁谁?

    真是马不知脸长!

    “你,给老夫去将人请回来。”祈英鹏下令道。

    潘泽顿时就不干了,人是他赶走的,这还要他亲自请回来的话,那他以后在丹城还抬得起头来吗?

    “会长,那小子是个骗子!你可——”

    “给你一柱香的时间,若不能带人回来,老夫就让你在丹师道中除名!”祈英鹏森然说道。

    什么!

    听到这话,别说潘泽愣住了,其他人也是惊得头皮发麻。

    潘泽可是三星丹师啊,整个三原城就只有五个,居然威胁说要除名?

    嘶!

    但是,没有人怀疑祈英鹏的决心和能力。

    四星丹师铁了心要“除掉”一位三星丹师的话,那是一定可以办到的,虽然这也会让祈英鹏名誉大损,可说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潘泽在一愣之后,是强烈的不甘和不服。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滚!”可祈英鹏根本不给他开口的机会,直接挥了挥手,一副嫌弃的模样。

    这是当然,在他的心目中,石皓的丹道实力还在他之上,可说能够成为他的良师,现在这样一位大能居然被潘泽赶走了,你说祈英鹏能不气吗?

    潘泽无奈,只好转身而去。

    吴江涛尴尬无比,杵在那儿,不知道该做什么。

    “咦,炉里有丹!”在之前石皓所用的丹房之内,好几名仆从正在收拾,他们打开炉盖,却是发现了几颗成丹,立刻叫了起来。

    众人一见,俱是震惊无比。

    在先后被林葛、吴江涛、潘泽打扰之后,石皓居然还是将莽力丹炼制出来了!

    嘶,若非这丹室是他们准备的,他们又有哪一个能够相信?

    牛逼,这真是牛逼啊!

    吴江涛则是大受打击,他虽然也能炼制莽力丹,但需要提前准备数日,而且绝对受不得任何的干扰,否则必然会失败。

    可是石皓呢?

    相比之下,他还有脸自称天才吗?

    呸!

    祈英鹏则是询问,得知发生的事情后,他扫了眼吴江涛,眼神中充满了不喜,但同时亦是兴奋,石皓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下成丹,说明他的丹术有多么牛逼!

    他不由充满了期待。

    ……

    潘泽出了门之后,虽然心中一万个不甘,但亦没有办法,只能大步而行,跑得飞快。

    他担心呐。

    万一守卫将石皓打残了,那祈英鹏会不会在暴怒之下要了自己的命?

    没有十足的理由,擅杀一名三星丹师,祈英鹏肯定难逃惩罚。

    但是,人家是四星丹师,绝不可能因为杀了一名三星丹师而赔命的。

    所以,潘泽越想越害怕,脚下也是越跑越急。

    终于,在他冲出丹城的时候,目光捕捉到了石皓。

    而让他松了口气的是,守卫还没有出手。

    他镇定一下,快步走了过去:“慢着!”

    “潘大师!”那守卫跟着石皓,看到潘泽的时候,连忙行礼。

    他心中讶然,潘泽也太小心眼了吧,惩戒一名少年居然还要亲眼看着?

    潘泽点点头,露出高傲之态,向着石皓道:“你,跟本座来。”

    他用的依然是命令式,在手下面前,他当然得维护自己的尊严。

    石皓根本没有理会,继续往前走。

    “站住!”潘泽喝道,“小子,本座开恩,给你一个机会,允你再去考核一次,你可不要错过了机会。”

    咦?

    那名守卫都是一愣,怎么潘泽就突然发了善心?

    你不是说要打断这小子双腿的吗?

    可潘泽怎么决定是他的事情,他自然没有质疑的资格。

    石皓何等聪明,再加上还有原承灭的人生经验,立刻便能判断出来,潘泽突然改变主意,绝非他本身的意愿。

    有人向他施加了压力,要将自己带回去,但潘泽又不甘心丢了面子,所以才会装腔作势,故意拿捏,这是标准的色厉内荏。

    他驻足,向着潘泽看去。

    “走吧。”见石皓停下来,潘泽只觉大局已定,顿时松了口气。

    石皓却是又起步而行。

    靠,你玩我啊!

    潘泽连忙追了上来,喝道:“少年,机会只有一次,你可不要意气用事。”

    石皓不理,继续往前走。

    潘泽没有追,他也在赌,石皓是不是在故意摆姿态。

    可是,石皓已经越行越远了。

    潘泽一愣,没想到石皓这么果决,他无奈,只好又追了上去。

    “休得义气用事!”他放低姿态,改用劝的。

    石皓扫了他一眼,似笑非笑:“这是你求人的态度?”

    (前几天老婆生孩子,一直在医院里,昨天刚出院,宝宝开始闹腾了,好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