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带着王者系统的剑仙 > 第31章 伪神血脉
    话音刚落,林泽整个人已经疾如闪电冲出。

    玄阴老人心知对方也看出自己了身受重伤,状态不佳,断然不会有回旋余地。

    面色一沉,右手一抹纳戒,一柄精钢长剑出现在右手之上。

    叮叮叮!

    两人交手速度极快,数息之间已经过招十多个回合。

    玄阴老人越战越是心惊,自己虽然无师无门,但几十年杀人夺财夺功法,实打实得熬到了五阶初境的修为,剑术拳法样样都浸淫颇久。

    可是颇为自负的杀人剑术,刺在少年身上,竟然如钢铁交响,不能入肉分毫。

    林泽慢时极慢,快时极快,总能躲过剑刃力道最大之时,待力道稍减,剑势变弱,林泽竟能肉身接剑,主动往剑尖上靠,不等玄阴老人脱手弃剑,好生生一柄百炼精钢长剑刹那被压弯,然后在玄阴老人瞪大的双眼下,剑身节节崩碎。

    林泽化拳为掌,整个人欺身而上,如举火烧天,打得玄阴老人伤口开裂,口吐鲜血,如虾米般躬身,飘飞到半空。

    林泽爆喝一声,掌式化为爪式,扣住玄阴老人胸口,双手金光涌现,如同佛门正法铜人,猛力一撕,将之前开裂的伤口撕出了可怖的更大裂口,鲜血爆涌,玄阴老人发出惊天动地的痛苦叫声。

    不等他落地,林泽如蛟龙出洞的一个踢腿,稳稳地印在了玄阴老人脸上,将他踢出了十余米远,只能在地上痛苦的抽搐抖动着。

    “喂喂喂,别装了,虽然你的伤势不假,不过能到五阶的修行者,哪个不是像王八一样耐死的。”

    林泽并未有丝毫的放松,嘴上调侃,全身肌肉反而更加绷紧,摆出守玉式严阵以待。

    “呵呵呵。。。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这么年轻,就打熬出了一副堪比佛门金刚的肉身,但是,也仅仅是肉身强悍而已。”

    玄阴老人发出诡异的笑声,一边咳着血,一边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溢出血迹的双眼紧紧盯着林泽,狞笑道:

    “至少我现在可以确认,你还是个没到三阶的小子,而且并没有什么帮手。”

    见林泽面容没有任何变化,玄阴老人从纳戒中拿出一支装有紫色液体的小玻璃管,将其中液体一口饮尽,舔了舔嘴唇,继续道:

    “三年前杀了一名鸦魔教教徒后得来的稀释版鸦神血液,足够让我这副破破烂烂,动弹都难的身体,成为鸦神信徒,重获新生。作为逼得我动用这件压箱底宝贝的补偿,我会尽量让你死的慢一些的。”

    野修和独行客没有靠山,所以玄阴老人活了这么久,向来是每物必争,这才能万事不求人。

    这滴鸦神稀释血液,是自己最后的手段,当年为了这滴血,他前后布局,再到杀人夺宝,前前后后手上染了五十多人的血。

    因为担心走漏风声,被鸦神教知道,自己事后又是亲手杀了三名跟了自己好多年的手下。

    鸦神教兴于西方那一块,其教派信徒信奉的鸦神只是一个伪神,那滴稀释版的神血,是鸦神教在魏国的分坛,用来寻找神子的。

    只要找到资质上佳的孩童,吸纳进教派,每天灌输伪神教义,在孩童成为修行者的那天,分坛的长老就会主持仪式,将鸦神血液给选中的孩童服用,仪式完成之后,新的分坛的神子便出现了。

    鸦神教本来只是个小型的邪神教派,但这些年,以这种人工制造神子的方式迅速的壮大,除了西方的总部外,在南方数国内,也有了多个拥有神子的分坛。

    而这滴伪神血液被玄阴老人放置于纳戒之中这么多年,一直没有用过,实在是代价巨大,以至于只能用作绝境之中的保命手段。

    服用神血必须要有信奉鸦神的意念,终身为鸦神奴仆,每三年还要去往西方总部的神殿,跪拜四十九天神像,这才能维持神力。

    像玄阴老人这样的“外人”,不经过仪式,直接服用伪神血液,自身修为至少要奉献给鸦神两个阶位,以此来换取神力,并且受邪神束缚也更加严苛,终身都没有脱离鸦神的可能。

    而当下确实是玄阴老人经历过的最危险境况了。

    神水宗那女子砍伤自己,他娘的用的是六阶中品的剑啊,几处伤口中,冰鲵妖核的寒毒早已侵入五脏六腑,之后服用精血丹,强行止住伤势,一路追到此处,精血和真元几乎耗尽,突然冒出来这样变态的年轻人,硬生生受了那一枪和一爪之后,自己再无抵抗之力,要么选择服用鸦神之血,失去自由,永生为神仆,要么就是死。

    看着不远处的林泽,玄阴老人心中充满了无穷恨意,如果不是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家伙,自己何之于此。

    伴随着这股恨意,玄阴老人的体内深处突然弥漫出一股诡异的气息,不属于自己所知的任何一种力量,在经脉中流动着,一路吞噬者自己的真元和精血,剧痛蔓延全身,如同被绞刀狠狠地剐,痛不欲生。

    “卑微的蝼蚁,奉献你的灵魂,你的所有。”

    庞大的意志顷刻降临,如同魔鬼在脑海中呓语。

    我愿意,愿意为我至高无上的神奉献一切,此生永侍吾主。

    玄阴老人在脑海中拼命喊叫着,毫不抵抗那股诡异力量,任由其折磨自己。

    庞大恐怖的伪神意志发出虚无缥缈的冷哼声,渐渐远去,同时带走了玄阴老人半生的修为,从五阶初境跌到四阶巅峰,再降到四阶初境,最后一直到了三阶巅峰,这样的恐怖索取才停了下来。

    在修为蒸发的同时,鸦神之血一丝丝加快渗入体内深处,玄阴老人身上的寒毒如同冰块遇岩浆一般消融,裂开的伤口处也有灰色能量涌动,如丝如线,将裂口缝合。

    在这之后,就连满头的白发都变成了黑色,整个人似乎都年轻了很多。

    转瞬间,玄阴老人的体内改造完成,伪神之血吸收殆尽,新生的神力像是很多种不讨喜的油料搅拌在一起后的浑浊色彩,令人作呕。

    一股只有三阶巅峰,但是却无比邪恶的气息,从完成神血改造的玄阴老人身上散发。

    真正的精彩,在下一章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