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带着王者系统的剑仙 > 第183章 万妖森
    “好好好,武安侯府的霸道,我今日算是领教了!”

    那名男子气极反笑,一掠身便朝着谷内而去。

    显然,他虽然不服气林泽的做法,但也无可奈何,黑甲男子在西城区那一剑就斩杀了八臂神分身,用的可不就是林泽脚下这一剑?

    在场的其他人或许不认识,但是他那天晚上可是在场的,亲眼见识到了那个画面。

    要让他现在站出来和林泽搏命,那就真是脑子糊涂了。

    而且,冰甲蛟的尸体虽然价值连城,可以用作很多炼器和炼药方面的材料,但是死的就是死的,怎么能和谷内冰甲蛟的幼蛟相比?

    见实力最强的几人之一这男子率先冲进了谷内,其他人自然也不再耗着了,纷纷掉转方向,朝着谷内冲去。

    “不愧是我屈臣的兄弟,就是霸气!”

    谷外已经没有人停留,屈臣大笑道,实则内心充满感动,他也未曾想到林泽会如此强势的为自己出头。

    本来他想着只要能把那最后一击留给自己就行了,但是现在林泽直接把冰甲蛟全抢下来了,这是为了给自己更好的砥砺龙威啊!

    “行了,总归要选一样战利品嘛。那冰甲蛟幼蛟根本就收不进纳戒,我倒要看看他们就算抢到了,又要怎么样保下来。”林泽说完,又看向屈臣,笑骂道:

    “不过你一个人行不行的?虽然现在这冰甲蛟已经要死了,但我怎么觉得你还是有点悬呢?”

    屈臣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但是下一刻,一股无比宏大的气息从他体内爆发而出。

    就像是一头真正的洪荒凶兽苏醒!

    就连林泽也是一瞬间产生了无比危险的感觉!

    “龙威,祭灭式!”

    屈臣声音响彻天空,最后竟有隐约的真正龙吼声传出!

    ——

    一个月后。

    万妖森南部区域的某个角落,一道巨大的光柱从林中冲天而起,紧接着便是巨大的爆炸声响。

    此刻,光柱所在的地方。

    灵力冲荡碰撞的烟尘逐渐散去,左边走出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捧着琴盒的蒙面妇人,在她的身后盛开着一朵金光璀璨的莲花,一个少女盘坐在其中,漆黑长发垂落,随风微微飘荡,雪白道袍,隐隐遮住山峦般起伏的的曲线。

    精致的面容上有着病态的苍白,膝盖上的长剑血迹未干,显然是受了伤,正在调息。

    在她们的对面,在尘埃里渐渐明晰的同样是两个身影。站在前面的是个高大的男子,他肌肤散发黄玉般的光芒,面容肃穆从而给人一种坚毅之感,全身被黑链甲包裹,背后背着一柄比他的身形还显得庞大的黑色双刃道兵巨斧。

    在他的身侧偏后站着一名黑袍少年,阴柔的脸旁充满狞笑。

    “常闻京都多丽人,可没想到郡主不但貌若天仙,修为也如此不凡,这两日看你的路线应该是前往万道院应试的吧,不过你这样的实力在万道院只是一般,只要你让公子我尽兴,我。。。。。。”

    未及他说完,蒙面妇人两条柳眉斜飞挑起,静默的琴盒中突然响起美妙琴声,一条琴弦般的七彩广丝凭空出现,犹若利箭刺向了黑衣少年。

    在虹光距离少年数尺时,一只被细细鳞甲覆盖的手掌挡在了他面前,黑甲将领的面容不变,一股磅礴的力量从他手掌喷薄而出,刺耳的摩擦声响起,虹光渐渐扭曲不复锋利箭形,随着黑甲男子的五指收缩,耀眼光芒最终如烛火般熄灭。

    在他们没有注意到的一棵大树之上,身披隐身衣的林泽看得津津有味。

    一个月前的春狩,最终的结果毫无悬念的是林泽获得了第一名。

    在那日等屈臣用龙威击杀了冰甲蛟之后,林泽与屈臣联手花了两天时间猎杀妖兽,将屈臣的排名也一路带到了第三名。

    这次的春狩可以说是收获巨大了,林泽不但获得了春狩第一名的奖品,一颗五阶上品的丹药。

    而且还完成了系统的任务,获得了一次抽奖机会,抽到了一张令自己当时狂喜的底牌。

    在那之后,林泽将包峎和萧澈几人又安排回了云风县的二叔那里,并特地写了封信,请求林观海亲自教导包峎修行一事。

    安排好了所有事,林泽这才动身前往了万道院。

    接近一个月的行程,林泽终于是到了万道院所在的万妖森。

    这几天也刚好是万道院招收新生的时候,林泽眼前不远处所见的两方人,其实也都是万道院的新生。

    那妇人和黑甲男子,分别是少女和少年的护卫而已。

    从两人交手中林泽已然清楚了双方的大概身份,却并未急着出现,只是将身影在林叶中隐藏的更深,又瞧了一眼黑甲男子背后的双斧,微微皱起了眉头,稍作思索,一丝白色粉末从他手心滑落,渐渐散失在空气中。。。。。。

    空地中,两人交手也才刚刚结束,一个挑眉便出虹光,一个伸手才挡住光芒,看似蒙面妇人更胜一筹,可黑甲男子面容依然平静,而她的眉头却微微皱起。

    “彭州青狼军果真是一群听话的疯狗,你这少爷是白痴,难道你也是白痴吗?袭杀郡主,应州难道能承受朝廷怒火?”面对妇人的斥喝,黑甲男子并未作出回答,他身后的少年大声笑了起来,讥讽的看着蒙面妇人。

    “明王不过是个怀有异心的的异姓王,而我爹怎么也是彭州郡守,掌一州军政大权,皇上偏向谁还难说呢,而且,现在拿下你们,碎了经脉,还不是任由本公子玩弄,有谁知道。”

    听到少年的话,金莲上的女子明眸睁了开来,厌恶的看着黑衣少年,缓缓说道:你还是档次太低,见识太低,想的和说的也就难免幼稚,彭州郡守只是皇上的狗,我爹虽是异姓,却是实实在在的王爷,你说谁重?”

    声音平淡悦耳,可平静的字句里面,却处处透出令申虚自卑的不屑之意,这使得他油然觉得,这是一头金光笼罩的凤凰在和一只土鸡说话。

    “那又怎么样,今天我就要上了你这头凤凰,看你还摆什么高贵。”他面目狰狞的嘶吼道,话音刚落,他已自黑甲男子身后跃出,冲向了少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