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带着王者系统的剑仙 > 第160章 墨日
    一柄有机会达到八阶下品的飞剑,来作为本命飞剑,这已经是极高极高的起步了。

    要知道,不是所有的名剑都能作为本命飞剑的。

    有些七阶极品的长剑,最后也只能在武者手里御敌杀敌,而无法变成本命飞剑千里外取敌人首级,瞬间又能回到剑修体内小剑池。

    这其中的差别在于灵性二字,一柄剑如果没有灵性的话,即使被剑修以精血祭炼,也无法长久呆在剑修体内的小剑池中,自然也就无法得到蕴养,御剑之时更不可能做到完全心意相通。

    所以说一柄本名飞剑,极为难得,这也是为什么武者人人都可以持剑砍人,但是御剑远游的剑修,数量却那么稀少的原因。

    剑修杀力强大,一柄七阶上品的本命飞剑,寻常八阶中境的剑修都不一定能有,何况林沧澜都说了,这柄墨日,有可能达到八阶下品的层次。

    林泽沉默了一会,道:“我父亲取来这剑,代价必然不轻吧?”

    寅虽然是个擅长杀人的军中死士,但是能被林沧澜派来做这事,显然心思细腻,轻声道:“大夫人在世之时,为了侯爷不知牺牲多少,侯爷对大夫人有多想念,便对大公子有多疼爱,这份情感侯爷在不远万里取剑时毫不犹豫,如今大公子受剑又何须这样不痛快。”

    看到林泽点了点头,寅又继续说道:“大公子虽天赋异禀,但终究年纪尚小。须知剑修有两事,练剑与炼剑,练得是剑术剑法,练习之练,炼的是配剑本身和本命飞剑,是锻炼之炼。”

    “前者需要天赋与勤勉,而后者,则只能踏踏实实,日积月累,万万不能取巧。”

    死士寅简明扼要地一番开宗明义之后,略作停顿,可见他的重视程度,“属下虽然不是剑修,但是这么多年的修行岁月,见识不算少,一些共同的道理,可以简单和大公子说一说。磨砺一把实物飞剑,或是锤炼和温养一口本命飞剑,需要消耗的天材地宝,不计其数。而侯爷特意只送剑,而没有再给大公子一堆金山银山,就是要让大公子自己争取。炼剑也炼人,普通人的世间有钱人,富甲一方,财富可以形容几辈子都花不完,但是在修行界中,多少的财富都是不够的,没有谁能例外,一天在大道上修行,一天就要自强奋发。”

    林泽正襟危坐,认真聆听。

    死士寅继续道:“有没有成为剑修的资质,是剑修的第一道门槛,成为了剑修,有没有钱修炼飞剑,是第二道门槛,而这一道门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比第一道门槛更加难。一把能成为本名飞剑的剑,材质要求何其之高?锻造出来就当于那天生的含着金钥匙的娇贵千金,需要庞大的资源供养,光是保持剑的锋锐,就需要大量的昂贵磨剑石,还有灵性的培育等等,令人发愁。就算是身家再丰厚的剑修,也要被一把本命飞剑给吃穷了,所以天底下的修行者,往往剑修最穷。。。。。。”

    林泽心中感慨,这话不假。

    死士寅又掏出一颗拳头大小的石头,放在长剑墨日旁边,道:“只要是品级很高的飞剑,对磨剑石的要求就会极高,一块上好的磨剑石,有市无价,奇货可居。只要留在手里,怎么都是赚的,除非万不得已,急需救命钱,才会有人愿意脱手,而对于剑修来说,就算是一身家产都当了,也不会卖磨剑石,不然自己养的飞剑小祖宗得和自己拼命。”

    “这一小块磨剑石,是侯爷取长剑墨日之时,谈妥了价格,梨风剑宗额外赠送的。如果大公子祭炼飞剑顺利的话,想必很快就要用到它了,虽然看似个头很小,但也够一年之用。要是在平陵郡城放出话来,有这么一小块上等磨剑石,我估计周边数州,会有不少五阶、六阶剑修蜂拥而至。”

    林泽没了心结,也不是扭捏的性子,笑着拿起磨剑石端详起来。

    不同于凡夫俗子磨刀的普通石头,这种砥砺剑修飞剑的磨剑石,个头只有拳头大,但是重量极重,林泽的体魄何其强,居然只是勉强能举起来。

    黑色如钻石一般,丝毫看不出石头质感,在月光下,隐隐有山岳般厚重的气息从小小的拳头大的磨剑石上传来。

    在林泽端详磨剑石的时候,死士寅自顾自倒了杯茶,一饮而尽后,又取出了一物,竟是那件鸦神教左护法穿在身上的罪炎之衣!

    死士寅道:“这件法袍,是一件品秩极高的法袍,应该是在鸦神教常年被供奉着,被侯爷那一拳打碎了法袍内这么多年的信仰种子和邪神禁制,品相有所下降,但还是配得上一个七阶下品的评价的。穿上之后大小因人而异,关键是其中核心的几样法阵保存完好,皆是与幻术有关,那木怀远偷袭一击未成功,就是因为陷入了这法袍的组合幻术之中。”

    “黑色长袍,黑色长剑,倒是要一下子风格大变了。”林泽笑了摇了摇头。

    紧接着,他的神色缓缓平静下来,深吸一口气,竟是直接一手抓向了长剑墨日!

    寅神色一惊,急忙道:“大公子,小心受伤!”

    林泽向他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他紧紧抓住长剑剑柄,语气平静道:“是我的,就是我的,你哪里都不能去,就算你逃到了天边,我都会把你抓回来。”

    长剑墨日滚烫无比,犹如一颗逐渐燃烧的烈日。

    林泽咬紧牙关,只是单手握着它,另外一只手在桌下紧紧握拳,忍着巨大的痛苦。

    手心早已被灼烧得通红一片。

    痛彻心扉,神魂颤动。

    墨日灼烧带来的疼痛,除了肌肤血肉骨骼,还有那一种类似融化铜汁浇灌在心坎上的恐怖。

    林泽为了尽量减轻对疼痛的感知程度,身躯剧烈颤抖的他,开始不得不竭力分心去想别处,去想妖海中使用的【青莲剑歌】,去想第一次的剑气生,去想齐天大圣那一战的惊天动地,去想白苍月的诸多言语,去想接受牧月宗传承时,那一幕幕往昔盛况。。。。。。

    看到这一章的读者,谢谢大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