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带着王者系统的剑仙 > 第159章 神灵久驻符
    没有出乎任何人的意料。

    林沧澜的一拳之下,鸦神教左护法死了。

    这一拳打得西城区蓝色光罩破开千米缺口,黑色云海倒卷,打得天地犹如陷入暂时的断层,天地灵气自上下两分,中间八百米空无一物。

    八阶上品的鸦神教圣物罪炎之衣没有损坏,但是其覆盖之下的左护法,肉身连同神魂都化为了灰烬,就连一丝残渣都无法找到。

    虽然林沧澜的虚影在这一拳之后也消失在了天地之间,但是局势已经彻底明了。

    残存没死的邪教徒很多都是选择了投降,直接放弃了抵抗,其余也有部分各施手段逃亡的,被平陵郡城一方的高手追杀堵截,加上西城区之外的世家又是增派了不少人手,所以并没有多少邪教徒能逃走。

    唯一例外的的是那个凶名极盛的尘心老人,一手咒剑术比欧阳青高明了上百倍,在平陵郡城三名七阶下境修行者的围攻之下,最后居然还是被他逃脱了出去,不过尘心老人留下了一只胳膊,而且受伤极重,或许是保不住七阶的修为了。

    惨烈的西城区之战,就这样落下了帷幕。

    可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并没有就此结束,接下来的一年内,整个青州的恐怕都会掀起一场彻底地针对所有邪教的绞杀,包括不在朝廷官方记录在案的淫词野神也会遭到打击,到时候这些山野小神就只能看自己造化了。

    青州安稳了好些年,陆续也有一些受人供奉的小庙野寺,里面诞生了一些品级不高的神祗,这次清洗对这些淫词小神无异于是一场灾难,这些野神没什么后台,供奉的金身打碎之后,往往是炼器师炼器的极佳材料,可遇不可求。

    很多国家朝廷,以及地方上的官府,都有过这样的手段,先是放任这些淫词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等到有了些气候,再一个个收获过去,不服从朝廷的,直接有官方修行者围剿灭杀,金身打碎后归于官府财产。

    当然也有些地方上的淫词野神,靠着积累下的情分,上下打点一番,说不定能换来一个朝廷官方承认的正统神祗。

    这样一来就是一份天大的机缘了,无异于一步登天。

    所以说,祸福相依,修行之路上的事,变化之快谁能说得准。

    ——

    已近天明。

    林泽所住的小院之中,萧澈和彭图各自有所收获,回了自己房间。

    而林泽与黑甲男子则是在院中的小亭中坐了下来。

    到了这个时候,黑甲男子为了以示尊敬,在林泽面前将连上的面甲取了下来。

    一副中年男子的面容,但是长相温和,更像是一个学塾里的教书先生,而不是常年在尸山血海中的武安侯贴身死士。

    兴许是这次所来的两样任务都完成的顺利,这名代号为寅的死士露出了罕见的笑容,他看向林泽道:“侯爷虽然人在外地,但是很关心大公子的近况。听说大公子的修为进展,侯爷很是欣慰。但是刚刚一见大公子出手,属下就更期待侯爷的开怀高兴了。”

    林泽对于武安侯下属亲军,向来带有敬意,所以在寅的面前也没有丝毫大公子的架子,笑着回道:“是有一番奇遇而已,修行之路还是勤勉二字先行。”

    死士寅看着面前的林泽,越看越是满意。

    作为林沧澜的贴身死士,寅本身便有七阶上境的修为,眼光何其毒辣。

    杀气如狱,其中恶蛟真龙咆哮游曳,但是偏偏在最中间的位置,有芳草茵茵,莺飞蝶舞,晴空高照。

    这是寅在林泽身上所看出的气象。

    面前的林泽,坐在那边灵气涟漪荡起,竟然无时无刻不再炼化灵气,这不是有着某件品级很高的法器的话,那就一定是修行了某种极为不凡的炼气士功法。

    能被七阶上境的寅认为不凡,两者之间无论哪一个,都是很不得了的。

    加上密报上所说的“大公子一身体魄强悍,常越两境而战人”,这位大公子,居然走的是道武双修的路子,更有这几日的大公子剑道天赋异禀的传闻,一名平庸十几年的少年,突然之间就成了一个百年难遇的绝世天才。

    也只有侯爷这样的大气魄之人,才能在知道大公子这些事情之后,没有任何让大公子专修一门的想法。

    寅记得几日前,在林沧澜看了关于林泽最近的点滴情报之后,没有任何犹豫的出了一趟远门,斩杀八面神分身的黑色长剑,实则就是林沧澜那趟远门,取来送给自己长子的。

    天下为父者,如此一般,山海无言啊。

    寅神色恢复郑重,单手伸出,对着虚空划了一圈,布下了一层禁制,不让任何人听闻得到自己与林泽的对话。

    然后他从纳戒之中,取出了一张符箓放在桌上,解释道:

    “侯爷说二爷送给大公子的两道君子风是极为难得之物,寻常八阶修行者都未必能有,大公子一定要好好对待。”

    “这是一本《丹书真迹》上的古老符箓,名为神灵久驻符,精髓就在这“神灵久驻”四字上,专门蕴养像君子风这种时间奇物,能缓缓恢复君子风或法器器灵的受损情况,并且使其品级更上一层楼。远远不是一般的符箓派赦神之法靠着一点符胆灵光所能比的,这张符箓是神似居多,据说是真实不虚的蕴含着一缕神性。”

    林泽闻言喜形于色。

    林观海赠予的“引山洪”和“穿堂风”,林泽无比珍稀,但是连续遇到凶险情况,使得两个小家伙日益受损,林泽心中早就迫切需要修复它们,这张价值连城的符箓,正是雪中送炭了。

    看到林泽的欣喜表情,寅也是微微一笑,将符箓推向了林泽。

    随后寅从背后取下了那柄漆黑如墨的长剑,双手递给林泽,道:“剑名墨日,七阶上品的名剑。是侯爷三天前,从三万里外的梨风剑宗取来的,上面禁制设有三重,方才能大公子使用,在修为未跟上之时,大公子切勿解开禁制,以免被其本身所带的剑气所伤。”

    “侯爷也知道了大公子剑道天赋不凡,他说您要是想以此剑作为本命剑的话,也并无不可,此剑并未完全成形,以后未必不能更上一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