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带着王者系统的剑仙 > 第145章 杀戮之夜(三)
    第一幅夜叉王,是个手持钢叉的恐怖形象。

    而第二幅,却是一张手持锯轮,三头六臂,血红眼睛,獠牙白发,不知性别的魔鬼。血红的眼睛瞪着林泽,让林泽一看心里就升腾出一股寒意。

    后面的三幅图,林泽直接选择不看。

    林泽已经知道这是一门无比强大,同时又无比邪门的秘术。

    一般人想要修成这门神通,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林泽平日修炼神魂观想术,观想一些基础的幻想,都会出现走火入魔的危险,何况是观想五魔神这样强大的存在?

    在林泽看来,除非是在上古时代,有像“大宝月华神”这样级别的观想神祗保驾护航才能修成。

    在近代这样一个神魂观想术逐渐凋零的时代,修炼这五魔神观想术,成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这名死去的邪教徒,显然有一番机缘,不知从何处得到了这样一门上古秘典,可惜就算他到了五阶炼气士的境界,也难以修炼成功这门观想术。

    除非他到了六阶之后,凭着那时候的神魂境界,应该就可以修炼这五魔神观想术,靠着自己的神魂强度,强行镇压一只或者两只。

    而林泽不一样!

    林泽有《月华经》这本牧月宗传承下来的仙术典籍,其中的大宝月华神观想法,具有无与伦比的神魂镇压之力,所以说,管他什么五魔神,林泽相信自己只要炼气士修为和神魂境界再提升一小步,就可以尝试着观想镇压第一头魔神,夜叉王!

    到时候,这五魔神,通通都是自己的月华五神将!

    好东西!

    林泽面带喜色的将这本秘典收入纳戒之中,现在远不是修习的时候,等到这场动乱结束之后,再细细研读不迟。

    刚把秘典收好,林泽猛地神情凝重起来。

    一股渗入神魂的血腥味从不远处传来,尘心老人的唯一亲传弟子,在魏国青年才俊之中,真正排的上号的人,欧阳青,就站在一个屋檐之上看着林泽。

    “刚刚那本书,貌似是个好东西啊?”

    身着白袍的欧阳青神情轻松,向林泽问道。

    林泽将三千眼的覆盖范围,悄然之间又扩散了十丈,随后笑着看向欧阳青,道:“借你看看?”

    欧阳青从屋檐上一跃而下,从剑鞘之中拔出长剑,他的剑柄是暗红色,剑身是更为鲜艳的血红色,随着他的拔剑,剑鞘口便如同有一股血水在流出。

    “我欧阳青剑下,不斩无名之辈。”欧阳青看着林泽,他微微凹陷的眼眶里的深红色泽陡然加深,似乎眼眶中瞬间盈满鲜血。

    咒剑术,咒敌人伤残,也可咒自己以伤换强!

    听到对方名号,林泽已经知道,自己算是真正意义上的遇到了一名势均力敌的同辈修行者了。

    作为成名极早的年轻一辈,欧阳青的名声在整个魏国都是为人所知的,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有尘心老人这么个师父,更是靠他自己剑下无数年轻天才的亡魂堆积起来的。

    “那你赚大发了啊,我林泽,武安侯府的。”林泽一边说着,一边从纳戒之中取出了长剑。

    对面的欧阳青听到林泽的话之后,有一瞬间的出神,随后他的嘴角扬起。

    武安侯的长子?这个级别的,自己可还没杀过啊!

    两人同时出剑,既然两相生厌,便不用多说,剩下的只有战斗。

    嗤嗤嗤嗤。。。。。。

    一道沉重的剑意从欧阳青的身前落地,借着地里便响起密集的气鸣声。

    细小的尘柱从地上涌起,互相撞击,形成了一场尘暴。

    欧阳青的身影消失在这些沙尘里。

    而翻滚的碎石和尘埃,却是开始变形,拉成了无数尘剑。

    欧阳青自傲,开端却选择了这样的剑术,显然他对林泽没有一点的轻视。

    林泽的挥剑很轻柔。

    月光骤然明亮起来,使得林泽的剑就像在挥动一条柔软的水流。

    随着一缕单薄的气息散开,他的剑光过处,带出了许多晶莹的月华。

    这些月华被他的剑光搅乱,击碎,溅开为无数透明的碎片,就像是无数的鱼鳞,又像无数的破碎镜片。

    林泽的身影在这些晶莹碎片之下,又变成了许多个林泽。

    月华经.镜和剑术的结合,光凭这一招,就已经证明了林泽剑道天赋何等之高。

    以空对空,以隐对隐。

    欧阳青彻底隐去身影,几乎察觉不到他在尘暴中何处,而现在则是出现很多个林泽,也同样让他无法确定哪个才是林泽的身影。

    欧阳青冷哼一声,强起真元,凝成千百道尘剑,狂风暴雨的涌过所有林泽的身影。

    噗噗噗!

    所有晶莹的月光碎裂,但是林泽的真身却不见了踪影。

    欧阳青骤然抬头,林泽身影已经从空中掠来,欧阳青手腕翻动,长剑之上便有道道氤氲红色弥散开来。

    两人如光影交错,一霎那间几乎同时剑出如电,剑鸣声响起,剑气纵横。

    两道身影交错的刹那间剑气便如飞龙呼啸,烈烈金石之音传入耳中,彼此都感受到对方强大的剑意。

    林泽一击过后,落地的一瞬间借力旋身,真元一震,力贯全身,当空划过一道残影,手中快剑疾点而出。

    欧阳青则是反攻为守,手腕一抖剑身上那红色的氤氲更加浓郁,吞吐而出之际竟犹如道道幽魂,“嗤”的一声便如毒蛇吐杏一般咬住了林泽的长剑。

    “恩?”

    林泽立刻感到一股邪气顺着剑锋弥散而来,他还是第一次亲自见到咒剑术这种古怪的剑术。

    对于咒剑他并非一无所知,咒剑结合了剑的凌厉,咒术的诡异,让人防不胜防。对于咒剑中的剑术他大可针尖对麦芒,剑则以剑破之,咒术多以血液、发肤等物为引,他从一开始便提防着,然而欧阳青的剑法却全然在他的预料之外。

    虽然意外,但他并非没有应对之策,体内仙人骨灵力汹涌而来,压下逆冲而来的邪气;同时手腕一转,长剑飞旋,更助灵力之威,那氤氲红色内隐隐传出一声惨叫便在海量的灵力冲击之下烟消云散。

    那一声惨叫清晰地传入林泽的耳中,林泽眉头一皱,道:“炼化的冤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