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带着王者系统的剑仙 > 第119章 夜玫瑰
    第二天。

    出了杏花大道,穿过城水街,往南走个十分钟左右,便是金玉大街了。

    因为灯火节的缘故,即使是白天,途中依然人声鼎沸,车水马龙。

    正店酒楼、脚店茶铺、、青楼、胭脂铺、药堂、书坊、道馆、神庙。。。。。。鳞次栉比。还有卖灯笼的,说书的,算命测字的。。。。。应有尽有。

    林泽与屈臣一路流连赏游、兴致盎然。

    今日就是屈洁那天说起的酒宴了,屈臣这家伙还真的特地跑来叫上了林泽一起。

    想到邪教徒的蠢蠢欲动,平陵郡城上层的大佬们似乎也在谋划着什么,林泽嘱咐了萧澈他们这几日就带着包峎,尽量不要出门。

    “小泽,这次酒宴办在夜玫瑰的金玉楼,酒菜一流,价值不菲,还有斗兽表演与奴隶拍卖,平时我一年也就舍得吃上没几次,你小子运气好,一回来就赶上了。”屈臣嘿嘿一笑,扯着林泽过了一座暗红色的黑石大桥,走向了一座通体黑色的具有异域风情的高大建筑。

    夜玫瑰本来沙摩国的一个商人办的,是做酒楼生意,但是因为越做越大,成了整个青州地界里,一等一的销金窟,生意也就越做越广,除了餐饮的金玉楼之外,现在周围扩建的还有赌场、斗兽场、角斗场、还有奴隶拍卖,再加上这里可以享受周边数国的美女、美酒、美食,故而也成了青州富人和贵人最喜欢与光顾的地方。

    林乐湛躺在夜玫瑰的一个包厢沙发内,有些精神萎靡。

    确切的说,从几天前林乐湛的心情就很不好,被林泽在自家门口的那一番羞辱,林乐湛几乎已经有了心魔,心神不定的林乐湛连续几天都没有睡好。

    听到林泽这几天又出了不少风头,林乐湛心情更是糟糕了,原本也算是一个英俊小伙的林乐湛顿时变得憔悴不已。

    硕大的眼袋,高高挺起的鼻梁,加上发黑的面孔,林乐湛望着自己,觉得自己简直就好像一只该死的土妖。

    连续两天过去,林乐湛靠着自己母亲出门前给的零花钱,呆在夜玫瑰里醉生梦死。

    “乐湛!乐湛!”包厢的门被一个年轻人给大力地推开。

    林乐湛吓了一跳,看到来人的模样,松了一口气,随即恼火道:“赞度,我的朋友,你这么大动静干什么!”

    名叫赞度的少年,来自沙摩国,他父亲就是夜玫瑰的二老板。

    这个碧眼金发的少年,窜到林乐湛的身边,说道:“猜我在门口看见了谁?”

    “谁让你这么大惊小怪的?”

    “我看见你那大哥了,林泽。现在去金玉楼吃饭了。”

    林泽!

    林乐湛不知为什么脑海中一股寒气涌出,那天林泽拿剑对着连自己的那冲天杀气,似乎又出现了,从天灵盖直冲到脚板心,他的身体忍不住地哆嗦了一下。

    赞度还在那里絮絮叨叨的念叨着:“之前我见你这大哥,看着挺胆小的一个人,今天再瞧着,还真有股气势,用我父亲的话说,那就是久居上位的人才有的威势。乐湛,要不我让侍从把他们带的离这边远一些?”

    “不!”

    林乐湛咬了咬牙,说道:“赞度,我亲爱的好朋友,这是你的地盘,你得帮我找回场子,我不能再林泽手里吃那么大亏,我母亲回来一定要教训我的,我二哥也会看不起我的,你要帮帮我。”

    看着赞度有些犹豫的神情,林乐湛又说道:“赞度,我可是帮过你不少啊,我是林家的三公子,在青州混,你们家族少不了我这个朋友的!”

    赞度内心发苦,心想你是三公子,你大哥特么就是长子啊,得罪谁都是得罪林沧澜的儿子不是。

    但商人就是商人,毕竟一直就是抓住了林乐湛这条线来经营的,自然没法放弃,而且林乐湛背后是她母亲司徒月,林家如今的主母,总归是要比林泽更值得投机。

    赞度眼睛一转,拍了拍林乐湛肩膀,说道:“既然这样,我倒是想到一个好办法,保证能坑他一个大的!”

    ——

    一个近乎于寻常酒楼大厅那么大的包厢内,屈臣与林泽还有一群世家子弟一堂尽欢。

    这次酒宴,来的都是与屈臣关系交好的,与林泽关系不至于亲密,但也不不会交恶,所以气氛倒是极好。

    有两个生面孔,屈臣介绍之后,林泽方才知道,一个外貌不似魏国人的金发男子,竟是夜玫瑰新来的三老板的儿子,名叫德普。还有一位身上配满金玉,暴发户打扮的,则是荆州富商之子昊东。

    作为武安侯长子,加上这几日的风头,德普和昊东,不管是出于家族的暗示,还是个人想法,都不会怠慢无视林泽。

    几杯酒下去之后,倒是称兄道弟起来。

    没一会,德普站起身,在他的背后一座高大的四扇云母折屏,香木为框,镶嵌五光十色的云母,显现出一幅彩霞满天,云色斑斓的画面,一个白衣若仙人一般的女子,从画面中出现,站在峰巅的涯石之上,翩翩起舞。

    德普打了一个手势,彩霞屏面上一阵变幻,那名白衣女子,停下舞蹈,对着屋内众人行了个万福:“彩儿见过各位公子、小姐。”

    “哈哈哈,有趣,我还从不知道夜玫瑰的金玉楼有这么个神奇物件。”一名贵公子眼睛一亮叫道。

    德普笑道:“崔公子不知道是常理,因为这扇云母屏,是夜玫瑰上个月刚从秦国搞过来的货。今天可是装置好之后,第一次使用。”

    名叫彩儿的画中女子娇声一拜:“能侍奉各位公子小姐,是彩儿的福分,不知各位要点什么酒菜?”她扬起袖带,屏画如水荡漾,陆续浮现出无数珍禽怪兽、奇植异蔬。水里游的,天上飞的,地下钻的。。。。应有尽有。

    “当然要最好的!”德普指尖一点,一缕灵力射中画面中展翅飞空的彩色异鸟,“锦鸾炒肝,只要肝尖部分,陪着星蓝花的嫩芽炒,嫩芽一定要当天的!”

    其他人也不客气,指风纵横,落在一个个名贵珍稀食材上,林泽估算着这一顿饭下来,至少也够白户人家一年之用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