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盗妖冢 > 第20章 下车
    老鸨这么一说我才马上意识过来,顿时脑袋一阵嗡鸣,惊出一身的冷汗。的确,火车广播里头发出的声音就是那个特务的声音!低沉的、略微沙哑的烟嗓,像是把快要断了弦的二胡。

    “徐轩,听到了吗?这就是那个特务家伙的声音!”老鸨摇晃着我的肩膀,但我压根没有反应过来,脸上凝固着诧异的表情。老鸨继续骂道:“妈的,火车上的这些怪事绝对和他逃脱不了干系,他到底是什么人,敢这样骑在小爷我头上戏耍我?”

    的确,在我刚碰到特务起就感觉到很多事情不对劲,包括他上车前对我的警告,在火车上频繁的借火吸烟,还有谜一样的行踪轨迹,都让我们俩一头雾水。

    这时候,老鸨突然愣了下,猛地一拍大腿,似乎想到什么,靠近我的耳边,压低声音对我说道:“你说,会不会这车子还没有到车站,就是这个特务像引诱我们出储物间,然后再做了我们俩?”

    我听了觉得有可能,因为我们现在躲在储物间里,外头那些黄虫子是压根没法钻进来的,而且门还被从里头锁死,就凭特务那个瘦不拉几的身板是没有办法撞开的,如果他想做我和老鸨,就得让我俩先出这扇门。

    我想了想道:“老鸨,如果说这火车的事都是那个特务做的,那你说他到底是是为什么?钱财?能坐绿皮火车的大都是没几个子的普通百姓,杀了二十来个人才换一沓零钞,还要冒着被枪毙的风险,这也不对啊。”

    老鸨思忖了一阵子,道:“谁知道呢?或许就是一个疯子,你也知道火车站什么神经病都有,现在天下看起来好像安定得很,但实际上不太平嘞!看起来没病的正常的或许才是真的有病。”

    老鸨说的话真的有些理,世间永远不缺疯子,更何况都说盗妖冢这行,勾心斗角,险象迭生,危机重重,我也不知道这潭水有多深,或许用我余生都无法知晓。

    就在这时候,我感觉到脚底下的颠簸感慢慢减轻,紧接着,我耳边的鸣笛声和车轱辘与铁轨摩擦的声响也逐渐消失,似乎这辆火车真的停了下来。

    我和老鸨对视了一眼,不清楚接下来要怎么做。老鸨转了转眼珠子,把身子趴了下来,耳朵紧贴在地上,侧着脑袋听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来,一脸惊讶地对我说道:“没有半点动静,安静得很,好像,好像真的到站了。”

    我把手揣进老鸨的衣兜里,掏出里头的怀表,掀开盖子一看,时间是在凌晨三点左右,和预计到达时间差不多。我道:“老鸨,储物间上头有通风口,你搭把手,我爬上去看看外头的情况。”

    老鸨说好。他蹲下身,两只手的五指交叉,撑出一个可以支撑我身体的“架子”。随后我便把脚踩了上去,手扶着墙壁,随后老鸨起身,我顺势被抬了起来。

    虽然我才屁点大的年纪,但是身高还是勉勉强强地长到了一米七,这才让我刚刚好可以碰到通风口。我把手搭在了墙沿上,稳住身子,把下巴抬得高高的,努力把视线和通风口保持平齐,透过半扇窗大小的口子,我企图看到什么。先映入我眼帘的是一片昏暗的光线,周围都是模模糊糊的,像是笼罩着一股薄纱一般的雾气,说看不清楚但也可以看到点轮廓,说看得清楚但又觉得朦胧得似梦境一般。

    我垫了垫脚,脑袋瓜东张西望,随后我便依稀看到远处几曳摇摇晃晃的亮斑,仔细一看,是几盏破旧的吊灯,我又往旁瞥了瞥,看到了一个黄色的站牌,上面用油漆刷着“郑州站”三个大字。

    我把头低了下去:“老鸨,那个特务说的是真的,火车真的到站了。”

    老鸨有点不相信:“看清楚了?”

    “看清楚了,郑州站,站牌上写的,清清楚楚的,看不走眼。”

    老鸨听了后倒是陷入了沉思,看样子他也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我从上头跳了下来,试探地问道:“那我们要不要出去?”

    老鸨皱了皱眉头,抬起手来抹了把额头上的汗,低沉着声音回道:“出去。当然要出去,既然到站了,为什么不出去?这班火车他妈的邪乎事一大堆,我们得马上离开这个丧气地!”

    我也觉得说得对,而且这个点火车站还是有些警卫在站岗的,我们得及时把这事和他们讲,否则到时候看到一车子的死人,就我们俩大活人,怀疑到我们俩的头上那就真的冤大头了。

    老鸨来到门前,深吸了一口气,把手握在了门把上。这时候整个储物间都是凝固般的安静,我和老鸨俩都屏住呼吸不敢发出半点声音,谁也不清楚外头那些虫子到底有没有离开,所以我们都小心翼翼的,心脏都似乎紧贴到了肋骨上了。

    “我开了哈!”老鸨的脸上已经沁出豆大的汗珠了。磨磨唧唧一阵子后,他终于打了储物室的门,露出了一条狭窄的缝隙来,眼睛对在上头俯下身来瞄准了看。四五秒钟过后,应该是外头没有什么动静,老鸨慢慢地地打开了门。

    随着那条门缝越来越大,外头的场景逐渐地被我看在眼底:还是我们刚刚进来的那副模样,四周围的东西整齐的摆放着,四周围还是冷冷的且惨淡的灯光,没有瞧见半点黄虫子的踪迹,静悄悄得可怕的。

    老鸨先是把脑袋探了出去,左右看了几眼,确定没有什么情况后,慢慢地把身子挪出了门外,我也紧跟了上去。

    我和老鸨伫立在这间略微闷热的锅炉房里,还是警惕得很,虽然现在一切看起来都是平静的,但是还是感觉到了一种类似草木皆兵的紧张感。整个锅炉房里都是安安静静的,只能听到锅炉里燃着的火腾腾烧着的声音。

    “徐轩。”这时候老鸨突然叫道了我的名字,拧着眉似乎在想什么,随后他道:“你有没有感到哪里不对劲?”

    我愣了下,看着他,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老鸨眼神凌冽地注视着我,一字一句道:“尸体,你发现没有,那些躺在门外所有乘客的尸体,都消失不见了!”

    我恍然,抬起头来打量着锅炉房大门的地方。没有错,原本锅炉房门口那里是堆积着二十来个火车上遇害乘客的尸体的,但现在那里没有半点尸体的踪迹,甚至一点点的血渍都看不见,就像之前的那些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顿时间,我有些懵圈,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老鸨也是一脸的严肃,托着腮什么话都没有说。眼前这种诡异的景象让我们俩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外头广播里再一次发出了莎莎的声音来,随后,冷不丁零的,又响起了那个沙哑且诡异的声音:

    “各位乘客,火车已达到郑州站,请各位乘客提好自己随身携带的行李,按顺序依次下车。”

    我和老鸨听了顿时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又是特务的声音!

    我感觉似乎从我们俩人进火车站开始,就似乎被作为拿捏的棋子,被那个特务放置于他的棋盘上。我简单地细想了下,那个特务的总是神出鬼没的,谁都没有注意他到底怎么来的,又是怎么走的,而且在火车上的每次出现后都发生了诡异的怪事。的确就像老鸨说的那样,火车上的一系列事和这个人脱离不了干系。

    我抬头看了老鸨一眼。老鸨直接狠狠地往地上吐了口痰,骂道:“装神弄鬼。徐轩,我们下车,看看他还能耍什么把戏!”

    说罢,老鸨拉开了锅炉房的大门,大步迈了出去。我停在原地,耳边还是继续响着广播莎莎的声响。走之前,我再次看了这个“安静”的锅炉房,耸了耸鼻翼,似乎问道一股被掩盖住的微微的血腥味。

    我们出了锅炉房,走在车厢的过道上,哒哒哒的脚步声响彻这个细长的空间。

    走廊两侧的座位上是没有半点人影的,一样,没有尸体也没有血渍,车顶上的架子还陈列着乘客大包小箱的行李,诡异的是,座位前有的桌子上还摊着昨日的报纸,甚至还摆着装着茶水的白漆带花的不锈钢杯子,上面还飘着缕缕热气。和锅炉房的那种感觉一样,安静得可怕。

    虽然穿着鞋子,但我还是感觉脚底下的铁板的冰冷,而且又莫名的有些粘稠,像是行走沾满胃液的蛇腹里。

    老鸨则是一路上都没有说什么话,死沉着副死板的面孔,似乎和我一样也沉浸在一股难以呼吸的紧迫的氛围里。

    大概经过了三个车厢,我们都没有看到半点人影,穿梭在这种“安静”气氛里头,可以明显感受到一种未知的恐惧。走了有一阵子的时间后,我们到了之前我们上车的座位旁。

    老鸨把我们放在架子上的所有行李袋子都取了下来,递给我了些:“接着,东西拿了,我们下车,这个鬼地方不能再多待,邪乎!”

    我接过行李,正准备背上就走。就在这个时候,我余光偶然一瞥,突然注意到了什么,脸上快速地闪过一丝慌乱。

    “老鸨,你看,这个袋子的拉链被拉开了个口子!好像,有人动过我们的行李!”

    老鸨听后脸色也是迅速一变。因为盗妖冢这行干活,行李里头难免会有些香烛青铜币狗血之类的东西,怕引起旁人注意,我们所有的行李都是关的严实的。

    我们随即立刻检查起其他的行李,果不其然,拉链都不是紧闭的,多多少少都拉开了一个豁口,而且里头都有被翻过的迹象!紧接着,我们又看了架子上其他乘客留下来的行李,都是完整的整齐的摆着,没有被刻意动过的痕迹。

    “妈的,肯定是那个特务做的!”老鸨狠狠地踢了脚桌角,骂道。

    “但是那个家伙到底要找什么东西?只翻动我们俩人的东西,我们这副打扮,也不是这班车最有油水的人吧。”

    我不解。低着头想了会儿,随后一个想法突然灵光一闪般窜过我的脑子。我刷的一下子抬头,眼睛睁大地看着老鸨,一字一字道:“那张银面具!”

    我这么一说老鸨顿时也恍然大悟,用力一拍大腿根:“没错,记得吗,那个特务和我们提到了黄河棺皮还有那个魑魅婆的传闻,显然他是知道妖的,十之八九他也是盗妖冢上的人。多半是那张银面具的风声被他窃听到了,想抢着和我们吃这桩买卖活!徐轩,你看看东西有没有被刮走了。”

    “没有,我没有放在行李袋里,那东西一直都揣在我的怀里。”我摸了摸左胸口,那里硬邦邦的一块,里头便藏着那张银面具。

    老鸨松了口气。然后提起手上的行李,扛在肩头上,说了声跟上,便头也不回地朝着火车的出口走去。

    火车的门是开着的,但看不太清门外的景象,和我在通风口看到的一样,四周围都漂浮着朦朦胧的白气,像是清晨朝阳下的雾水,毛乎乎的一片,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团亮斑。那应该是灯光。

    老鸨也没想太多,直接把脚迈了出去,我也只好跟着一起下了火车。

    说来也是奇怪,在火车里头看外面是什么几乎都看不清的,但一走出车门,外头的轮廓我们多多少少都看得清楚了:此时我们的那班火车停在了铁轨的终点处上,不远处立着几排老旧的路灯,时不时有冷风刮过,似乎也吹得灯光摇摇晃晃。挨着其旁边的是一个铁皮棚,挺大的,里头散发出惨淡的灯光。那里应该就是火车站的候车厅了。

    外头很冷,就像在河边走一样。我刚触碰到外面的气流,就感觉寒意渗透进我的衣服,再顺着我的每个毛孔入侵肌肤,这让我使劲地紧了身上的衣服,老鸨也是冻得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空气里充斥着一股很重的潮气,湿漉漉的感觉就要贴在了我的衣物上,虽然踩在水泥地上,但总是觉得自己脚底下如同踩了泥巴一样泥泞得很,走起来有些缓慢吃力。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不远处的路灯下竟站这着个人,像扁担一样弓着身。神经紧张到敏感的我以为他娘的是撞鬼了,但揉揉眼仔细一看,顿时欣喜,原来那是个火车站值班的老警员!

    我连忙拉了拉老鸨的衣角,老鸨也是立马注意过来,连忙冲着那个老警员喊了声同志,然后和我一同小跑了过去,想把火车上的事和他说清楚。

    那个老警员也是注意到老鸨的叫唤了,扭过头来,那瘦巴巴的深凹进去的眼眶里,两颗眼珠子盯着我俩。

    “同志同志!”老鸨跑到了老警卫的面前,还来不及小喘,便急急忙忙地说道:“火车,火车上的乘客,全都死了,包括列车长乘务员什么的都死了,就我们俩逃了出来,你们派人上去看看,真的,尸体都不见了。”

    我在一旁点头应附着。但是那个老警卫却是一脸平静看着我们俩,眉骨微微耸着,像是看猴戏一样。

    这下老鸨就急了,舞动着手臂比划着:“我没有骗你,真的都是真的,千真万确的事,我亲眼所见,脸皮都给扒下来了!”

    老鸨一脸的激动,还想继续往下说,却被那个老警卫轻轻拍了下肩头,随后指了指我们的后背。似乎要示意我们往后看什么东西。

    老鸨和我都被老警员的这个举动弄得愣了下,迟疑了一阵子后,我们俩慢慢地把身子扭了过去。

    所谓前脚刚到,后脚发颤。

    我们这一转身,借着路灯惨白的灯光一看,顿时是吓得脸色都白了。因为我们看到我们乘坐的那列火车的门口竟然陆陆续续地走出来了乘客!

    没有看花眼,真的是乘客!而且那些乘客,都是我们那班车上那些遇害的乘客!

    他们的脸皮都还在,身上也没有半点伤口,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他们的手里提着自己行李,脸色平静,一言不发地一个一个下了那趟火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