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天噬魔帝 > 第77章 全都要埋尸荒野!
    海世通和甄家主听了鳌飞龙的话,一头雾水,感觉莫名其妙,纷纷说道:“鳌兄,你别开玩笑了,东都好像没有出现高阶器宗,这里是小丹王牧玄的府第,我们是应他之请而来。”

    “是呀,鳌兄你会不会弄错了。”

    鳌飞龙惊愕,他明明是接到了帮自己炼灵剑的那位年轻器宗的邀请而来,但听两人的话,这府第竟是名动东都小丹王的,难不成两人是一家?

    怀着这个疑惑,三人联袂走入府中,被请到了偏厅。

    “参见小丹王!”

    甄家主和海世通十分激动,向牧玄躬身行礼,堂堂东都武道世家之主,向一名年轻人行此大礼,如果让其他人见了,一定惊掉下巴。

    鳌飞龙却怔在了原地,看着牧玄说不出话来,眼前分明就是帮自己炼制灵剑的年轻器宗呀,怎么一转身就变成了小丹王?

    鳌飞龙小心翼翼地向牧玄问道:“小丹王,老夫冒昧问一句,你可有孪生兄弟?”

    因为两大家主一个劲的称呼牧玄小丹王,他不敢认,以为是两个不同的人。

    毕竟不管是炼丹,炼器,都是极其艰难的两种修练途径。

    在牧玄这样的年纪,不管是丹道还是炼器,绝大多数人还只是学徒。

    天赋多好也需要一二十年,才有望成为丹宗或者器宗,这时年纪通常都比较大。

    鳌飞龙心想,再逆天的奇才,十几岁上下,也不可能同时在丹道和炼器取得那样大的成就,唯一的解释,就是对方有个相貌一样的孪生兄弟。

    牧玄微微一笑,明白鳌飞龙在想什么,摇了摇头道:“鳌前辈,当日我可是亲手帮你炼剑,才隔两月就不认识我吗?”

    鳌飞龙抽冷凉气,瞪大双眼,“你、真的是你!不对,可他为什么叫你小丹王?”

    海世通和甄家主也奇怪的看着牧玄,在等他的解释。

    牧玄将事情简单的说了说,三大家主都惊到了,满脸不可思议。

    “小丹王居然还能够炼器,而且是灵器,我的娘呀,这消息要是传了出去,恐怕整个风澜大陆都要震动啊。”甄家主惊叹说道。

    “可不是嘛,我活了几十载,从没听说过有人能够同时在丹道和炼器方面,都取得如此大的成就。而且,小丹王才十几岁的年纪,岂不是说末来有可能同时冲击丹王和匠王?”

    海世通看牧玄的眼光,充满了狂热与崇拜,暗道一定要好好抱着这个大腿,末来海家还愁不发迹?

    他极为庆幸两个月前,将醉仙楼赠给牧玄的决定,否则,恐怕今天牧玄也不会找上海家。

    三个名震一方的东都巨擎,活了十几年的老怪物,此刻却像是迷弟一般,眼神崇拜而狂热的盯着牧玄,让他感觉浑身不舒服,怪怪的。

    “好了,别说这些,今天找你们来,是有一些小事相求。”牧玄正色说道。

    “小丹王尽管吩咐,哪怕上刀山,下火海,我甄家也绝不皱下眉头!”甄家主一副慷慨陈词的说道。

    说真的,现在牧玄或者还有用到他们的地方,再过一段时间,甄家在他眼里恐怕就和蝼蚁无异。趁现在对方眼中还有他时,不倾尽全力效忠,将来可就没有机会了。

    海世通和鳌飞龙也是同样的心思,只要能紧抱牧玄这条大腿,付出任何代价也不在乎。

    牧玄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三人一听,拍胸膊道:“原来只是钱这点小事,包在我们身上吧!”

    “药材的单子不如交给我们,别说十份,就算二十、五十份,也给你弄来。不过在下有一个小小请求,希望小丹王能够应允。”海世通小心的观察他脸色说道。

    “放心吧,等我炼好高阶的灵丹,自然少不了你们好处。你们三家可以半价购买,但数量有限,每月最多五枚。”

    牧玄知道海世通的想法,十分豪爽的说道。

    海世通听后,喜得眉开眼笑,一个劲的向牧玄道谢。他上回已经尝过牧玄灵丹的好处,如果能够得到更高阶的灵丹,说不定末来他有希望冲击元胎境呢!

    鳌飞龙和甄家主,一听自己每月能够半价购买五枚,也欢喜无限,纷纷告辞然后赶着去收购药材。

    妙丹苑主看到三大家主争相巴结,上赶着出钱为牧玄购买药材,不禁感叹,暗道:小丹王的能量已渐渐体现出来了!

    他对牧玄建议道:“我觉得在灵丹炼制出来之前,可以先通过各种渠道宣传一番,尤其是东都各大武道世家的高层。”

    牧玄也明白造势的重要性,点了点头,“此事就交给你去办吧。”

    仅仅几天的时候,三大家族就把所有的药材买齐,却独缺一种叫沙磐星石的东西。

    鳌飞龙说道:“沙磐星石是一种很罕见的药石,整个云龙国,我只听说南都的云家有。”

    云家是云龙帝国有名的丹药世家,以前也出过一两位丹宗,在南都赫赫有名,只是那位丹宗逝去之后,有些没落了,却仍然是南都不容小觑的大世家。

    听说那块沙磐星石就是他们上一位丹宗前辈留下的,被视如珍贵,很多人上门求购都被拒绝了。

    牧玄听后,说道:“我亲自去一趟吧。”

    鳌飞龙建议道:“听说云家的老太爷最近七十大寿,如果要去,最好备上寿礼。我们几个一同前往,想必他多少会给点面子。”

    牧玄摆了摆手,说道:“人去多了反而不好,会让云家觉得我是去示威的。你们就留在东都吧,我很快就回来。”

    牧玄先让人修书一封,提前送到南都云家,说自己会前去给云老爷子祝寿,然后带着薛妗和一个仆从,顾了两车往南都赶去。

    从东都前往南都,慢的话要走十几天,快的话也要好几天,中途有好几处山岭,十分险峻荒凉,不少匪徒出没,打劫行商。

    因此,很多人走这么道时,都会请些保镖。

    像牧玄这样一辆轻车,一个随从,没有任何保镖上路,而且从坐的车来看也不像穷人,很容易成为各股土匪的目标。

    “站住,此路不通,想活着过去,就留下买路财!”一声断喝,十几条人影从旁边的荒草丛中跳出来,扛着明晃晃的大刀,迅速把牧玄他们包围起来。

    赶车的仆人吓得胆都裂了,牧玄挑开帘子,冷冷的盯着这帮匪徒,杀机凛凛的说道:“把你们的话,小心斟酌了再说一遍,说得我不高兴,今天,你们全都要埋尸荒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