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成了极品婆婆 > 第347章 买房
    “好的,”秦氏虽觉得这话有点奇怪,却并没有多想,“我们先走了。”

    两人走后,秦老二犹疑地开口,“不知道现在能不能拿到银子,爹,大哥,要不咱们试试?”

    “能成?”秦老大反驳,“小妹还没怀孕呢。”

    “这不是早晚的事,”秦老二并不以为意,“人都进去了,他们还能把人放跑?”

    秦老二可不相信这种地方没有一点自己的手段。

    清风观的存在也有两三年了,既然一直没有出事,自然有他的手段。

    不然,早就被人扒了。

    想想也是,道观如此清净的地方,谁会想到里面会藏着这么多肮脏。

    “试试吧,”秦父开口,“不过是跑一趟而已,最多被训斥几句,又不用花钱。”

    几人来到庄子,见到管事,说出自己的来意。

    管事招人问过之后,才笑着拿出五两银子,“我们老爷赏的,让你们一起沾沾喜气。”

    “感谢大老爷,”拿到银子的秦父很激动,“小老儿祝家里少爷长命百岁,多子多福。”

    “行了,”管事摆摆手,“老爷不在意这些套话,有心就好。”

    话音一转,管事警告道,“丑话说在前面,若是有什么风声传出去,别怪老爷无情,李家庄就是例子。”

    秦母只讲了故事的前半段,而后半段更加渗人。

    打死媳妇的渣男下场并没好到哪去,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把一家人烧的渣都不剩。

    这件事,是清风观的手笔,只是,并没有人往这上面想。

    农家人,说到底见识有限,并没有这么多弯弯绕绕。

    闻言,秦父心中一个咯噔,把李家庄彻底放在心上,“管事放心,这道理,我们懂。”

    “懂就成,拿了银子,就要有拿银子的自觉,不该说的,一个字都别吐露,否则,别怪咱们不客气。”

    警告完三人,管事直接赶人离开。

    三人走后,管事才问,“这次的货如何?”

    “成色相当不错,身段也好,细皮内肉。”

    “那就好,”管事点点头,“今晚金家的大老爷过来,就让她伺候。”

    “没问题。”

    “又一个把闺女推火坑的,”管事一脸感慨,“人呢,就是这么坏,看着老实又憨厚,把心切开,指不定黑成什么样。”

    “管事何出此言,咱们本就做的皮肉买卖,这种人,越多越好。”

    “也是,”管事摇摇头,“年纪大了,就喜欢悲春伤秋,听听就好,别在意。”

    他们这种人,不止心,肝脾肺肾哪个不是黑的臭,有啥资格说别人。

    真是,脑袋进水!

    观外,秦父三人喜滋滋的把钱揣在腰间,观内,秦氏进去大殿上香跪拜。

    “娘,这道观,怎么如此冷清?”

    “管那么多做什么,你求你的,别想那么多。”

    “娘,我,我有点害怕,”秦氏紧紧胳膊,“总觉得这里阴气有些重。”

    “胡说什么,道观如此清净之地,哪来的阴气,”秦母斥责,“没逢初一十五,上香的信女不多,就被你如此污蔑,你还想要不要儿子?”

    “想,娘,我错了。”秦氏立刻服软。

    “知道就好,话不能乱说,”秦母缓缓脸色,“你在这上香,我去茅房,一会儿就回来。”

    “嗯嗯,我在这等娘回来。”

    秦氏注定等不到母亲。

    秦母只是找个借口,出了正殿,直接下山。

    大殿中,香烛慢慢燃烧,秦氏的意识也越来越薄弱。

    没过多久,两个身穿道袍的少年走出来。

    “可以了,咱们把人背到后院去。”

    “再等等,等香点完更保险。”

    “怕啥,一个弱女子而已,不行直接打晕。”

    “也是!”

    于是,两人轮换着把人背到后院,放在暗室的床榻上。

    秦母下山,得知自家相公已经拿到银子后,顿时兴奋地拍大腿,“当家的,这就拿到银子?”

    她还以为人家会赖账,没想到这么爽快。

    不愧是地主老财,就是有钱。

    “娘,人家问都没问,直接给了,”秦老二兴奋地开口,“我就说,这个老爷人不错。”

    “可惜,这种好事只能碰到一次,”秦父遗憾地摇摇头,“不然,还真不失为一条财路。”

    啥都不用干,只要把人送过来就有五两银子拿,跟捡钱有啥差别?

    “别想太多,”秦母摇头,“这种事哪能天天干,让别人知道咱家卖女儿,村里会把咱们赶出去的。”

    “说的也是,”秦父摸摸鼻子,“偶尔一次,应该没关系。”

    “就是,”秦老二也开口,“咱们小心点,又没人说出去,谁会知道?”

    “说这些太早,”秦老大很不赞同,“还是先看看这次怎么样吧。”

    他并不觉得自家妹妹乐意做这种事。

    这妹妹他很了解,矫情的很,是个男人都受不了,但,对黄山还真有几分真心,心里很稀罕自己相公。

    只是受爹娘影响太大,不知不觉走偏了路。

    给男人带绿帽子这种事,就是为了生儿子,她也不一定乐意。

    “也对,”秦父摆摆手,“今儿得了银子,妮子又不在,咱们去镇上买点好东西,慰劳慰劳自己。”

    “多买点肉,”秦老二抢着说,“别老是二斤二斤的,没夹几筷子就没了。”

    “成,今儿多买点!”

    一群人说说笑笑去镇上买东西,一点出卖亲人的不安和羞愧都没有。

    镇上,小五拜完师后,姜暖来到刚入手的院子。

    院子在镇子中心,距离药铺很近,离学堂也不远,走几步就到。

    “娘,”黄小三打开门,笑着为姜暖介绍,“两进的院子,前后院全有,还打了一口井,算着厨房,十五间屋子,怎么样?”

    说完,得意的扬扬眉毛。

    这个宅子,好不容易才打听到的。

    前任主人两天前才搬去县城,因为送儿子去县学,怕没人照顾,干脆全家一起去。

    为了置换县城的宅子,要价比较高,22o两,比市价多了三成,牙行的人说不二价。

    这宅子不管大小还是位置,都着实难得,兄弟三个商量后,最终咬着牙买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