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有请张天师 > 第194章 又进刑警队
    由于校区距离车站不算太远,张帆阳这种走惯了的人实在不想坐车浪费来之不易的那么点毛爷爷。

    凭着记忆穿梭在这座江城的巷子之内,吹着这有些闷热的夜风,张帆阳顿时觉得又回到了四年前自己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光,让他忍不住一阵感慨思绪万千。

    正沉浸在回忆不能自拔的时候,却听得前面小巷子里突然传来两声凄厉的惨叫。

    这半年的“协警”工作让张帆阳跟着谭队长练就了一身的“职业敏感”,这声音一听起来就不会是什么好事!

    他只在原地犹豫了一秒,便立刻辨别好方向朝着那个方向飞奔而去。

    这是一条小巷子的尽头,位于一栋老旧楼舍背后和围墙之间,里面黑的只能依稀看出些墙壁的轮廓。

    不过意张帆阳异于常人的视力,这点黑暗本就不算什么,可这一次,他却发现那小巷子仿佛被一片淡淡的黑雾所笼罩,让他也看得不是很真切。

    张帆阳知道那黑雾有些蹊跷,便没有贸然前进,只是运行起护身罡气催动内力朝巷子里喊了一声道:“有人在吗?需要帮忙吗?”

    他这一声下去,巷子里缓缓飘动的黑雾突然凝固,随后迅速往巷子深处缩了进去。

    “怕我?那就是妖鬼无疑了。”

    张帆阳冷哼一声抽出降魔杵和符纸提气就要朝那黑气追过去。只是自己这脚刚刚抬起来,就听到头顶传来一个猛然推窗的声音,随后巷子一亮,一个女子操着一口标准的江城普通话探出头来朝楼下大骂道:“个彪子养滴,大半夜的鬼叫个么司撒!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撒!”

    她这喊声彪悍异常,吓得张帆阳反射性的收回踏出去的那只脚,却因此一个没站稳往前扑了出去,连跑了好几步才被脚下的什么东西绊倒,手按在一片黏腻之中。

    由于事出突然,张帆阳眼睛还没适应过来光线的突然变化便已摔了出去。等到手下那黏腻散发出的腥甜气息灌入鼻腔的时候,张帆阳就觉得事情不好。

    果然头顶上再次响起了那女子的声音,只不过这一次从谩骂声变成了惊悚的尖叫:“啊!杀人鸟杀人鸟,还睡个么司撒,个斑马赶紧报警撒!”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张帆阳便已经坐在江城刑警队了。只是这一次他不是作为刑警队长的帮手,而是作为了嫌疑人。

    坐在他对面的一个年轻警官轻轻敲击着桌面,直到另外一个警官将装着降魔杵和符纸的物证袋从外面拿进来,在张帆阳的眼前晃了一圈之后又拿回到了审讯桌上。

    先前的年轻警察刚想用他的江普开口,一想到之前张帆阳那茫然的表情,便清了清嗓子换成普通话问道:“说说吧,你叫什么?到江城做什么的?为什么去那个巷子?这桌子上的又都是什么东西?那两个人到底是不是你杀的?”

    面对年轻警察一连串的发问,张帆阳叹了口气,不厌其烦的再次回答了一遍道:“我叫张帆阳,算是一个宗教人士。本次到江城是为了完成已故师尊的嘱托弘扬宗教文化来的。

    你们那物证袋里的,是我弘扬宗教文化需要的道具,因为是吃饭的家伙,所以习惯性的遇到事情就拿出来壮胆用。

    我去那个巷子完全是因为刚到江城,想熟悉一下江城环境而溜达的时候,突然听道惨叫声。作为一个良好市民,自然要先去看了情况再选择报不报警啊。

    只是那巷子太黑,我一个没看清就摔在了尸体上面,破坏了现场是我不对,但人确实不是我杀的。”

    听张帆阳说完,两名警察看了看之前的笔录,又互相对望一眼,都皱起了眉头,正想再问些什么的时候,一个身穿白大褂的鉴证人员敲门进屋,在两个警察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后,他们二人眉头皱的更紧。

    其中一人再次跟白大褂确定了一次内容,这才上前将张帆阳扶站起来,顺便打开了他手上的手铐道:“走吧张大师,我们队长想见见你。”

    江城刑警队的队长姓郝,个子不高但体格很健硕。

    从张帆阳进到屋内开始,郝队长那猎鹰般锐利的眼神一直在他身上来回扫视着。直到屋内只剩下他们二人之后,郝队长才对张帆阳做了个请的手势,将他让在了自己对面的椅子上。

    等到张帆阳坐定之后,郝队长将一个物证袋放在张帆阳面前,随后对他道:“张先生,经过我们法医的初步鉴定,死者身上的伤口与您手里拿的器具不相符。

    还有就是虽然两名死者在生前跟你有过一次接触,但因为现场的另一名被害者一直强调你是那两人死后才到的现场,所用现在基本已经确定您与本案无关,您随时可以离开。

    只是……”

    听到郝队长话里还有转折,张帆阳朝他拱了拱手道:“有什么事情郝队长您直说便是,在下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

    “如果我没看错,你是一名驱邪人吧。”

    张帆阳的话还没说完,郝队长便先一步开了口。只是这一句话说得张帆阳内心一惊,一个没坐稳差点从椅子上滑落在地上。

    “郝队长您您您……是……是是怎么……”

    面对张帆阳的语无伦次,郝队长了然的点点头微笑道:“既然小兄弟你没有否认,那便是了撒。

    之前看你的降魔杵和符纸的时候就知道哪些都是真材实料,而让我确定你就是驱邪人的,是它喽。”

    郝队长说着,指了指桌子上物证袋里的黑色背包道,“这是四方乾坤包吧,我记得几个月前在徐家嘴集市上拍卖过。”

    见郝队长连他这包的出处都知道,张帆阳立刻惊喜的道:“莫非郝队长也是同道中人?”

    郝队长闻言,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微笑着道:“哎,我只是江城一名‘普通’的刑警而已撒。”

    “普通”的刑警?

    听到郝队长将“普通”二字咬的很重,张帆阳瞬间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