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超品命师 > 第106章 剑道天才乎?
    “王叔,我不会放下你和婆婆逃命的,情况还没有到这么坏的程度。”

    秦言曦摇了摇头,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这男的很猥琐也强大的很变态,但她总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对方不会真的伤害自己。

    尤其是刚刚这家伙摸自己头的时候,自己从他的眼神中看到的表情很复杂,那表情怎么形容呢,就好像……就好像一个人做了一件在心里想了好久却都不敢做的事情。

    在秦言曦思考这些的时候,苏晨这边战斗也是结束的很快,几乎是一面碾压的结果,最后除了那位领头的老者之外,其他人全都倒在了地上。

    “说吧,你背后的主谋是谁。”

    苏晨冷冷的看着老者,对于秦言曦在阳间的经历,他知道的并不是很多,只知道的是秦言曦来到阴间的时候,阴间鬼差告诉他,这女人身上有着两百多条人命。

    两百多条人命在手,但来阴间却没有受到刑罚,只是被判处三百年内不允许投胎转世,那个时候已经是熟悉阴间规则的苏晨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秦言曦在阳间杀的人都是和她有因果的人,从阴间法则来说,这些人都是秦言曦可杀之人。

    阴间判定是否是可杀之人的条件很苛刻,一般得是杀死至亲的仇人才算,这种是针对个人的规则,还有一种就是那种大恶之人,人人都可以得而诛之的。

    秦言曦身上的这两百多条人命,不可能都是大恶之人,那就是说,秦言曦的至亲家人被人给杀死了,她在阳间给家人报了仇。

    算算时间,秦言曦比自己晚了差不多五年的时间来阴间,而此刻的她只是一个普通女孩,但很明显她的家世不一般,能够让这些武者针对,那她的仇人自然也不是普通人。

    面对武者要报仇,那自然要实力在武者之上,就算秦言曦后面机缘巧合得到了修炼之法,但最起码也要修炼个两三年才有这实力,如此推算的话,秦言曦的家里人出事估计也就这一两年的时间。

    那么眼前这批人就很有可能和害死秦言曦家人有关了。

    这也是为什么他下手的时候并没有留手的原因,这些倒在地上的,几乎都是废人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钱深看着苏晨,脸上有着惊惧之色,这绝对是内家大师级别的高手,而且在大师级别当中应该也算是顶尖那一类,可整个江湖内家大师就那些,他不说每一个都认识,但至少也听过名号,这些人当中没有一个可以和眼前这年轻人对的上号的。

    “我嘛?”苏晨微微一笑,下一刻念道:“横推八百无对手,轩辕重出武圣人。双手托天分日月,莫笑武林无一人。”

    钱深听了苏晨念诵的诗,整个眉头紧锁,在他记忆中江湖武术世家和门派,好像还没有以这诗自称的。

    “算了,估计你文化不怎么高,我就直白告诉你,我乃武圣苏晨。”

    站在苏晨后方的秦言曦听到苏晨这话,撇了撇嘴,嘀咕道:“满嘴跑火车,先前还九指神算,现在又变成武圣了。”

    “你耍我?”

    钱深恼怒,看苏晨的表情他也知道自己是被耍了,当然他恼怒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被苏晨给说中了。

    作为武术世家出来的他,文化确实不高,也就上了一个小学就没读了,可自从他踏入武术外家大师境界,又有几个人敢当着他的面说这话。

    可恼怒归恼怒,钱深却是不敢动手,只得说道:“这一次我认栽,我是山西钱家弟子。”

    认怂又报了家门,这意思就和求饶放一马没区别了,钱深相信眼前这人知道自己的意思,而且钱家在江湖也有威望,对方估计也会给这个面子,毕竟他们钱家还有一位外家宗师坐镇着。

    “什么山西钱家,小爷我没听过,我说了,把一切都交代出来,我可以考虑留你一命,不然我不建议送你一程。”

    苏晨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依然是挂着笑容,但钱深却是感受到了对方的杀意,这让他确定,对方确实是没有把钱家给放在眼里。

    “说了你就会放我走?”

    “说了你可以活着离开。”

    钱深因为苏晨这话,老眼爆射出愤怒之色,对方这意思是说自己交代出来一切,可以留一条命,但下场比地上躺着的这些人好不到哪里去。

    他不甘心,这一身武功他花了半生时间修习出来,又怎么会甘心做一位废人。

    “我这个人耐心有限,如果你不愿意说的话,那就不用说了。”

    苏晨眼中有着杀意,钱深这一次更加清楚的感受到了,同时他也察觉到周身有一股寒冷的气息朝着自己袭来,这让他的脸色变得煞白,连忙喊道:“我说,我什么都说。”

    凝气外放,这是内家宗师才可以做到的,这一刻的钱深才知道自己招惹到的是什么级别的强者,这是一位内家宗师啊。

    一位内家宗师,就算是整个钱家都不是人家的对手,自己不说也没用,对方完全可以打上钱家查到真相。

    “在内家宗师面前,能够保住命就已经很不错了,至于废人那就废人吧。”

    这是钱深这一刻真实的想法,这恰恰也说明了武术界的强者观念深入人心。

    “七天前,武术界突然有一个传闻,传闻秦家手上掌握有一个宝藏,哪一派得到这宝藏,就能够问鼎武术界,我钱家也是得到了这消息,所以才派我前来,想着抓走秦家大小姐,以此来威胁秦家交出那宝藏。”

    面对内家宗师,钱深没有一点的隐瞒,一五一十全都交代了,而苏晨也算是知道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秦言曦的家族秦家,是一个老牌武术世家,不过秦家人在武术界走动的却不多,很少和其他武术世家打交道,但武术界任何一个势力都不敢小觑秦家,因为传闻秦家有着内家宗师高手坐镇。

    钱家最强的也就是外家宗师,哪怕对宝藏动心,也不敢明着找上秦家,于是打听到秦家这一代的家主只有一位女儿,便把主意打在了这上面,派了钱深前来绑架秦言曦。

    钱深已经是跟踪了秦言曦好几天了,但前几天却没有什么好机会,因为秦言曦身边有着王忠跟随保护,直到今天秦言曦离开秦家的势力范围来到了南昌,他才准备动手。

    “简直是无稽之谈,秦家哪有什么宝藏,这估计是和我们秦家有仇之人故意传出去的,目的就是想要让其他势力对付我们秦家。”

    王忠在听完钱深的话,立刻便是呵斥,他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是看向苏晨的,因为他不知道苏晨是不是也是因为宝藏而来的,但如果不是的话,他就绝不能让对方觉得秦家有宝藏,不然一位内家宗师惦记上秦家,对于秦家来说将是一个大麻烦。

    更何况,这位内家宗师还这么的年轻。

    苏晨回头看了眼王忠,脸上带着似笑非笑表情,他知道王忠说这话的意思,不过别说秦家没宝藏,就算秦家有宝藏,这武术界的宝藏他也看不上,更别说还是秦言曦的家。

    “自废双臂然后滚蛋。”

    钱深听到苏晨这冰冷的话,身躯一颤,但也知道没得选择,先是右手直接砍下自己左手手臂,只听得骨头清脆的碎裂声传来,而后直接弯腰右手朝着地下石板砸去。

    (突然想起一个笑话,以前看不少小说里提到自废双臂或者自断双手,左手砍右手,右手砍左手。)

    “走吧。”

    目光从钱深身上收回,苏晨回头看了眼秦言曦,随后先迈步朝着公园出口走去。

    秦言曦看了看苏晨的背影,朝着王忠和秦婆婆说道:“婆婆,王叔,你们先去我舅舅那吧。”

    “小姐,那怎么行,我们怎么能放下你不管?”王忠立刻摇头。

    “王叔,你觉得你和这位老头谁厉害?”

    秦言曦下巴一抬指向钱深,王忠沉默了,他知道自家小姐的意思,自己的实力和钱深相当,钱深在那人面前都要被逼的自废双臂,自己就算留下来,恐怕也护不住小姐。

    “所以啊王叔,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去我舅舅家找援手,而不是跟着我,放心吧,我觉得这变态暂时还不会伤害我的。”

    王忠面色变化了好几下,最后终于是答应了,因为他知道自家小姐说的是对的。

    “小姐你放心,我会很快找来援手的。”

    说完这话,王忠也不再犹豫,带着秦婆婆便是快离去。

    秦言曦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又看了看已经是走到十几米外的苏晨,先是鼻子哼了声,随后又浅笑嫣然的喊道:“小哥哥你等等我啊,人家脚歪了走不快,你也太不懂怜香惜玉了。”

    走在前面的苏晨听到秦言曦这装腔的话语,嘴角抽了抽,虽然秦言曦这撒娇的语气听得他酥麻麻的,但他怎么还是觉得还是冷冰冰的秦言曦更好一些啊。

    难道自己有受虐的倾向?

    又或者自己就是那种剑道天才?

    ps:先写两章送上,去睡觉了,求下月票求下订阅,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