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超品命师 > 第99章 水楼
    “廖老弟不要着急,既然苏道友这么说,想来是有他的道理的,我们不妨听一下。”

    圆光大师和廖远认识了几十年,是知道廖远的脾气的,廖远属于那种眼睛里藏不得沙子的人,这种性子说实话在玄学界并不算好,不过廖远也有这个底气。

    廖家传人,光是这四个字就足够了,至少在风水这一块,廖家就是一个金字招牌。

    “能有什么道理,不外乎是摆弄风水局,但把原来好的风水给弄坏掉再补救,完全是劳民伤财,风水讲究天人合一,自然形成的风水才是最好的,也是最能让人受益的。”

    廖远学的是家传风水,而他们廖家先祖便是说过一句话,动一户风水尚可,动一片风水慎重。

    这话的意思很简单,如果只是改动影响一家一户的风水没什么,但如果改动会影响到一片区域的人的风水,那就需要慎之又慎了。

    哪怕这改动会让风水变得更好!

    原因在于一个福分上。

    好的风水得有着福分去享受,如果福分不够,不但享受不到这风水带来的好处,没准还会因此遭来变故。

    这是廖家这么多代地师所总结出来的经验。

    至于这个变故则是有很多,而且看起来可能完全不相干。

    举个例子,原本这里的所有居民都能够承受这里的风水,但现在改动了,有些人福分不够,冥冥之中就会遇到其他事情,迫使他们搬离这片区域,比如工作调动,又或者家里出了事情,不得不变卖房子离开……

    所以廖家先祖们一直都交代后人,如果一地风水没有遇到什么大问题,轻易不要去改动,这一动,也就代表着动了许多人原本的生活轨迹。

    廖远对先祖们的话是不怀疑的,这也是他为什么先前会一口就拒绝刘海深的原因。

    苏晨有些意外的看了眼廖远,他没有想到这位竟然对风水了解的这么透彻,这个道理他还是从自己那位便宜师弟口中得知到的。

    而这道理是他那位便宜师弟花了一辈子的时间领悟到的。

    这就是家传渊博和散修的差别啊。

    苏晨虽然知道廖远的意思,但语气也是冰冷:“风水固然是讲究个自然,但也不是完全不能变动,这个世界的法则说白了就是适者生存。”

    “修建地铁本来就是给市民出门带来便利,就算因为风水原因当地的一些居民离开了这里,但谁又能保证这不是他们的福分,也许他们在其他地方又会有新的机缘,如果因为这一点的话就畏畏尾什么都不做,那干脆就不要学习堪舆之术。”

    “你知道个什么,小小年纪不潜下心学习本事,在这里大放厥词,卖弄那么一点本事,你可知道风水多么的博大精深。”

    廖远听到苏晨的话也是气的火冒三丈,他是什么身份,廖家风水传人,放眼整个风水行业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什么时候被人说成畏畏尾了。

    “好了,两位何必争吵呢,我们是来解决事情的,听老僧一句劝。”

    圆光大师再次开口,他这一开口了,苏晨和廖远都得给对方面子,当下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谁都没有再说话。

    “既然苏道友有办法来解决,那我们不如就先听苏道友说说,要是好的话也不是不可以,苏道友你说说你的解决办法吧。”

    “对,还是先听听苏兄弟怎么说。”

    刘海深也是在一旁跟着开口,这一刻的苏晨在他口中就变成了兄弟。

    圆光大师和刘海深都这么说了,廖远就算是再不满那也得忍住,不过他已经想好了,只要对方说的有任何不对的地方,他就会开口打断。

    苏晨知道廖远的想法,但他不在意,你廖家在风水一行确实是很有名气,但我那位便宜师弟也不差,而且廖家厉害的是那三位先祖又不是你。

    “我仔细看过这一片地貌,这座山相对于它右边这排居民来说是青龙山,青龙山一毁,地脉之气就会被泄掉,所以要想保住这里的风水,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这地脉之气不被泄掉,只要做到这一点就可以了。”

    “嗯,是这么个道理。”圆光大师点了点头,他虽然不是地师,但基本的风水原理还是知道的。

    “风水风水,风讲究的是藏风聚水,《葬书》里面有言,气乘风则散,界水为止。而在《水龙经》中也提到过,气者,水之母;水者,气之止。所以在风水中,这水有引气聚气的作用,既然青龙山被毁会让地脉之气泄掉,那我们就利用水把这地脉之气给锁住。”

    听到苏晨的话,廖远却是第一时间哈哈大笑起来,同时讥讽道:“我当你有什么好办法,原来是打的这么一个馊主意,用水来锁住地脉之气,你是打算在这里挖一个湖泊吗?你也不怕水渗透下去,让这片地面都坍塌了,简直就是本末倒置。”

    刘海深脸色也是苦笑,朝着苏晨说道:“苏兄弟,在这里挖了一个湖泊,就算是解决了风水问题,可地铁线就没法在这里建设了。”

    挖掉这山是怕把地底挖空了会坍塌,可山没了弄个湖泊那更不好啊,这水不断渗透,谁敢在湖泊底下挖通道,万一出了什么事情,这个责任谁都担不起啊。

    “无知我不怪你,但请你不要自以为是,谁告诉你说我要在这里修建一个湖泊了?”

    苏晨直接是怼了廖远一句,廖远被怼的愣了那么三秒才反驳:“不建造湖泊,那你告诉我,你想怎么做?”

    “所以说你无知,连水楼都没有听说过。”苏晨冷笑着答道。

    “水楼?”

    廖远这一次是真的疑惑了,因为他确实是没有听说过“水楼”。

    “苏道友说的水楼,不是指的那楼台歌榭吧。”

    圆光大师看了眼廖远,在一旁替廖远解围。

    “自然不是,那种楼台歌榭,只是在水面上搭建的,和风水中的“水楼”是不同的两个概念。”

    苏晨摇了摇头,也不看廖远,解释道:“风水中的水楼,其实和文昌楼有点类似,大体分为三种,一种是三层高,一种是九层高,还有一种是二十四层高,不过这里只需要九层高的水楼便是可以。”

    听到苏晨的话,刘海深想了下,如果只是建造一栋九层楼的塔的话,那确实对地底下施工的影响不是很大,现在要考虑的是这水楼到底有没有作用。

    不过对于刘海深来说,其实他真的不在意水楼有没有作用,他在意的是圆光大师和廖远两人的看法,只有这两位认可了,才能够说服那些居民。

    果然,圆光大师也是关心这个问题,直接问道:“苏道友,这水楼有什么说法没?”

    “当然有说法。”

    苏晨点了点头,回忆起自己那位便宜的二师兄所说的话。

    “唐朝天宝年间,万山郡遇怪事,天降黑雨,水如淡墨,当地官员请一位先生前去查看,那先生收雨水十六缸,后造三层宝塔,将雨水置入塔内,雨水存储八年殆尽,八年期间,当地风调雨顺,无妖邪鬼魅作祟,此塔谓之于水楼。”

    “只是因为万山郡比较偏僻,所以知道这事情的人不多,而那水楼也是在水干之后的第三天倒塌了,留下一堆废料。”

    听到苏晨的话,廖远脸上又一次露出讥讽之色:“民间传说你也信。”

    “民间传说为什么不能信,玄学界的许多事情在普通人眼中本来就是民间传说。你廖家先祖的许多事迹,在普通人看来也不就是民间传说吗?”苏晨反击道。

    “你……这怎么能混为一谈。”

    “为什么不能?”

    ……

    圆光大师有些无奈,看到苏晨和廖远两个人又要对上,只得开口打断道:“二位别争了,老僧好奇一点,就是这黑水是什么?”

    听苏晨的话,圆光大师也听出来,重点应该是那天降的黑水。

    “黑蛟化龙所降下的。”苏晨答道。

    这一回,轮到圆光大师都无语了。

    以现在的天地环境,连黑蛟都快要绝迹了,更别说是化龙了,这说了等于是白说啊。

    “黑蛟化龙现在确实是找不到,但可以用其他办法代替。”

    “什么办法?”廖远冷笑着问道,他问这话不是相信苏晨可以找到其他办法,而是想要让苏晨难堪。

    苏晨当然知道廖远的心思,直接是回了一句:“关系到师门秘辛,无可奉告。”

    “你!”

    廖远又要回怼,刘海深见状连忙抢先一步,朝着苏晨问道:“苏兄弟,你有几分把握,需要多久的时间。”

    “这得看施工队了,如果塔建好了,只要一天的时间就可以搞定。”

    刘海深沉吟了半响,最后脸上露出果断之色,答道:“苏兄弟把设计图给我,我去联系施工队,其他的就拜托苏兄弟。”

    “刘主任放心吧,只要水楼建造好,风水保证没问题。”苏晨也给了刘海深一个定心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