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超品命师 > 第69章 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弟子?
    “前辈,你听我说啊!”

    “小子本住在饶州的城边,家里有屋又有田,生活乐无边。”

    “谁知那田家人,他蛮横又无情,说我资质很适合,强行抓我把徒当。”

    “为逼我把徒当,拿我亲人来威胁,为保我一家人,小子忍辱认贼师,可怜我爷爷,思念小子病缠身,竟一命呜呼在床前,空留遗恨在人间。”

    “此仇不共天,小子……”

    一旁的陈欣,听到苏晨的话,脸上露出疑惑之色,朝着自己姐姐低声说道:“姐姐,苏晨说的话我怎么感觉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陈捷:“唐伯虎点秋香。”

    陈欣:……

    “小子,别胡扯了,你觉得你的话老道我会信?”徐德元打断了苏晨的话。

    “前辈,我没有说谎啊,你看我身体,为了逼迫我修炼喜神术,他们把我身体给毁掉了。”

    “我山河门虽然和喜门有仇,喜门之人行事也是亦正亦邪,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喜门是传内不传外,你要不是田家人,怎么可能习得喜神术,不要狡辩了。”

    “前辈,我真没狡辩啊,我不姓喜,我姓苏啊。”苏晨还想抢救一下。

    “管你姓你还是姓苏,既然你是喜门弟子,那这次事情也刚好,这邪灵和你们祖师爷还是有些纠葛的。”

    徐德元目光看向了木华,命令道:“把这阵法给打开。”

    “打开阵法……前辈……”

    木华有些惶恐,这阵法解开,不就是让邪灵给复苏了吗?

    “叫你做就去做,眼下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了。”

    听到老道的话,苏晨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而随着木华将最后一个柱子上的凹槽给拉出来,苏晨便是现自己自己的身躯朝着那雕像飞去了。

    “卧槽,老杂毛你要干什么?”

    看着自己离着雕像越来越近,苏晨也顾不得什么,这老杂毛是想坑死自己啊,解开了对这邪灵的封印,然后又把自己和邪灵给丢到一起去。

    “这一次老道我心情好,就不断你胳膊腿啥的,不过你既然是喜门弟子,那对付这邪灵就是你的任务了,老道可以告诉你的是,你们喜门祖师爷和这四目邪灵可是有一段很深的恩怨。”

    这是苏晨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也许是因为封印解开的缘故,那雕像有了动静,原本闭着的一只眼睛睁开了,而随着雕像的这只眼睛睁开,苏晨身后先前出现过的虚影又一次出现。

    轰!

    血光笼罩了雕像和苏晨,外面的人已经是看不到光芒内的情况。

    “我猜的没错,这小子身上的喜神印果然不普通。”

    看到这一幕,徐德元脸上没有任何意外之色,虽然山河门对喜门仇怨很深,但他也不至于对一个小辈出手,之所以会走这一步,倒不是为了残害对方,而是因为要想破解眼下这个局,只有那小子才可以做到了。

    准确的说,是那小子身上的喜神印。

    ……

    苏晨自然是不知道徐德元的想法,此刻他的内心已经是在不断诅咒这老杂毛了,一边诅咒一边小心的打量着四周。

    “这里是?”

    看到周围景象的时候,苏晨很是诧异,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在地底下,而是出现在一片广袤的森林边缘。

    在他的前方,有着好几颗参天大树。

    不是形容词的那种参天大树,而是真正的参天大树,每一颗竟然都一眼望不到顶,直插云霄深处。

    哗!

    感受到身后传来声音,苏晨回头,这才现自己身后竟然是海岸,此刻有巨浪卷起,高达上百米,朝着海岸拍来,但这不是最让他震惊的,让苏晨震撼的是,这海水竟然是红色的。

    “我要不要跑?”

    苏晨有那么一会的迟疑,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按照他的推测,自己很有可能不是实体到的这里,也许……这里是一个幻境。

    就这么一会的迟疑,这巨浪已经是到了跟前,眼看着就要拍下来,一道叹息声突然从森林深处传来。

    “何必呢,既然已经约定好了,那就该遵守。”

    随着这声音传出,一道身影从森林中走出,苏晨看不清这道身影的面容,因为这道身影被黑袍给笼罩着。

    “什么破约定,这约定只对你有利,对我不公,我凭什么要遵守。”

    血色巨浪当中,出现了一张血脸,这是一张由海浪组成的脸,看到这张脸,苏晨便是想到了四目黄金神,因为这张脸同样也是四只眼睛。

    “这是你当初自己的选择。”黑袍人沉声说道。

    “我自己的选择?三年了!”

    海浪咆哮,似乎是在泄着心中的怒火,黑袍人沉默。

    “退回去吧。”

    许久之后,黑袍人才叹了一口说道。

    “退回去,既然来了我就没打算退。”

    巨浪卷起,这一次直接是排在了海岸上,那几颗参天大树被血色海水拍下,直接是枯萎的只剩下树干,不过苏晨现自己并没有收到伤害。

    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样,这里只是幻境。

    “放肆!”

    黑袍人呵斥一声,再然后,苏晨便是现这片海域被黑雾所包裹,接下来的画面他便看不到了,等到黑雾消失之后,海水恢复了本来颜色,海面也是风平浪静。

    黑袍人消失了,那张四目海脸也是消失了。

    “这干什么,让我看一个特效短视频吗?”

    苏晨嘀咕,而就在他嘀咕的时候,眼前的画面又一次变了,这一次,他被吓了一大跳。

    在他的面前是一片黑暗,而黑暗之中四目突兀的出现在那里,此刻就这么盯着他。

    就在苏晨被这四只眼睛给盯着心里毛的时候,苏晨身后黑袍人的虚影又一次出现了。

    “何必说我呢,还以为你真的就这么甘心走了。”

    四目中的一目眨了眨,仿佛刚刚这话是从他这只眼睛中说出来的,苏晨看到这四目唯一睁开的一目所看的视线,也是回头朝着身后看去。

    当看到自己身后站着一个人的时候,他自己也是被吓了一跳。

    “是……是喜神祖师爷吗?”

    黑袍人没有回答苏晨的话,目光看向前方四目,“你我是不同的。”

    “有什么不同,只不过我不像你们这么假惺惺罢了,什么不干扰这世界,就连西方那佛头不也说过,未来会从无量劫中回归。”

    黑袍人沉默。

    “你选的这个人倒是有趣,既然你选择了他,那我也下个注吧。”

    四目邪灵说完这话,苏晨现自己手臂一热,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一样,下一刻,手臂上的皮肤崩开,一只眼睛出现。

    如同花朵绽放一样,苏晨就看着自己手上一只眼睛接着一只出现,一共是四只眼睛,不过这四只眼睛都是闭着的。

    在四只眼睛出现之后,前面那巨大的四颗眼睛消失了,苏晨顾不得其他,连忙朝着身后的黑袍人说道:“祖师爷,求救啊,我可是您门下弟子啊,您不能看着我被邪灵给残害。”

    黑袍人看了眼苏晨,那深邃的眼神有着某种奇怪的情绪,那眼神看着苏晨表情尴尬起来,因为他读懂了祖师爷的眼神的含义,那是嫌弃的眼神。

    本座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