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超品命师 > 第67章 蛊奴
    “神使,开始行动吧。”

    徐德元催促苏晨,同时目光看向了木华,冷哼道:“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木华脸色一变,但也不敢说什么,朝着四灵柱剩下的那根柱子走去,他先前确实是存了信奉这四目黄金神的心思,但是在看到苏晨脸上的四目之后,这念头突然没了。

    炼制尸体,虽然会让自己身体沾染尸气,让得自己面色难看,可到底还是个人啊,这长着四只眼睛不就成为了怪物了。

    没有人愿意成为一个怪物。

    而他之所以会反出师门,炼制活尸,为的还不是提高自己的实力,而提高实力的目的则是为了可以更好的享受。

    可要是变成了四目怪物,那以后哪里还敢在人前露脸,这和师门那些师兄弟窝在湘西小山村里有什么区别?

    虽然心思变了,但木华也不敢违背徐德元的命令,这老道实力太强大了,比他见到过的任何人都要强,估计就算是自己整个师门加在一起都不是人家的对手。

    木华走的很缓慢,而苏晨此刻内心也是着急,喜神和这邪灵之间做了什么他不知道,但那雕像可是喜神附身在自己身上打碎的,这要是邪灵破封了,估计第一个就是杀死自己。

    想到这里,哪怕是要抱着被徐德元怀疑,苏晨也忍不住开口了。

    “且慢!”

    “神使有什么吩咐?”徐德元听到苏晨的话,疑惑问道。

    “我突然想起来,当初至高无上的神跟我传话的时候,曾经跟我说过,他被封印了许久,就算破开封印,也会处于虚弱,反倒是容易泄露自己的气息,到那个时候可能会引起他当年的那些仇人警觉。”

    徐德元听到这话,神情一慌,四目黄金神那可是上古的神灵的啊,如果是神灵的仇人,那得实力多强大啊。

    只是自从大秦之后,关于上古时代的那些神灵传说全都消失了,这些神灵真的还存在吗?

    “咱们至高无上的神都还存活着,其他神灵肯定也在的,所以咱们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苏晨一脸严肃,不过心里却是乐开了花,他知道徐德元有些相信自己的话了,至于上古时候的神灵啥的,那纯粹就是他编造的。

    都这么多年了,哪还有什么神灵存在。

    在苏晨看来,那些神灵不过是那个时候一些强大的存在罢了,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估计都死了一大批了。

    像这四目黄金神苏晨也不觉得真的还是本体,最大的可能就是当年的一缕残念吧,加上因为是被封印,所以还没有消散。

    “那神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徐德元因为对苏晨的身份没有怀疑,所以对苏晨的话也很是相信。

    “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这里继续保持原样,然后我们再徐徐图之。”

    “保持原样吗?”

    徐德元目光落在了木华和陈捷几人身上,眼中有着杀机,在他看来,要想保留神灵的秘密,最好的办法就是杀死这里所有的人。

    感受到徐德元的杀意,木华脸色一变,而就连比较单纯的陈欣也是感觉出来了什么,连忙说道:“苏晨是我姐夫,我们是一家人,肯定不会透露秘密的。”

    听到陈欣的话,苏晨嘴角抽了抽,下意识的他目光看向陈捷,结果现这女人嘴唇抿了抿,却是什么也没有说。

    “神使,这位是神使你的夫人?”

    徐德元有些诧异,目光看向了苏晨,苏晨大义凛然说道:“没错,在被至高无上的神给看上之前,她确实是我未过门的媳妇,但现在我这一生唯一的追求就是追寻神灵大人,不管是谁,只要是威胁到神灵大人的复苏大业,我都会毫不犹豫的铲除掉。”

    “苏晨,你怎么能这样?”

    陈欣一脸的不可置信,她没有想到苏晨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反倒是徐德元在愣了下后笑着说道:“神使深明大义,不过也不必如此,只要神使夫人也是一心信奉神灵大人,这也算是一段佳缘了。”

    “那怎么行,小心驶得万年船,谁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不能妇人之仁。”

    此刻的苏晨是完全扮演一个对四目黄金神无比忠诚的信徒角色,陈欣则是越听俏脸越是苍白,反倒是陈捷,脸上表情没什么变化,只是紧抿着嘴唇。

    “神使言重了,我看你这位夫人机智聪明,如果能够成为神灵的信徒,对于神灵大人的复苏必然是可以带来帮助,我这里倒是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徐德元捋了捋胡须,目光看向陈捷,这女子先前能够凭借那些细节问题就能够推算出这么多,是绝顶聪明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如果是忠心于神灵大人的,对于神灵大人复苏绝对是一大助力,有时候才智要比实力还要重要。

    “老道早些年在南疆击杀了一位蛊师,这蛊师连用蛊术给人下蛊,下蛊之人便是成为了他的蛊奴,如果主人遭受意外,蛊奴也会立即死亡,相反的,要是蛊奴遭遇了意外,主人却是无恙。最关键的是这下蛊之术并不复杂,但却极难破解。”

    徐德元的话说出口,陈捷面色第一次变了,就连苏晨也是表情变得古怪起来。

    蛊奴,他当然听过。

    玄学界有许多可以控制人生死的手段,但最强大的莫过于南疆的蛊术,而蛊奴便是被蛊师所控制的人。

    一个奴字,就足以说明被控制的人有多么卑微了,生死都掌控在了蛊师手上,甚至厉害点的蛊,还能影响蛊奴的神智。

    “那蛊师虽然实力不行,但在蛊奴这方面研究的倒是挺深,其中就有一种肉身蛊,下蛊之人以自己肉身精血配合术法施在人的身上,刚好这秘术老道也会。”

    徐德元没有过多耽搁,因为他知道自己时间不多,而苏晨则是将目光看向了陈捷,说实话,对于陈捷是生是死他完全不在意。

    不过苏晨估计,陈捷应该是不会答应的,这女人看起来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骨子里却是高傲到了极致,要她把自己的生死交给别人掌控,肯定是不会愿意的。

    然而让苏晨没有想到的是,陈捷俏脸表情只是变化了一下,最后清冷说道:“我愿意被种蛊。”

    “姐,这怎么行?”

    陈欣一脸着急,蛊这东西虽然没见过,但从小电影电视剧里都有演过啊,她大概还是知道一些的,自己姐姐要是答应了,以后生死不就是被苏晨给控制住了吗?

    苏晨深深看了眼陈捷,没有说什么。

    “如此自是极好。”

    徐德元哈哈大笑,随后陈捷便是从那四灵柱的范围走了出来,走到了苏晨的跟前。

    “神使,冒犯了。”

    也不见徐德元有什么举动,苏晨只感觉自己心口一疼,再然后一道血箭便是喷口而出,只是这血箭并没有洒落在地上,而是在空中凝聚了起来。

    徐德元双手掐诀,口中念诵着咒语,下一刻,这一团血液便是慢慢的凝聚成了三点血滴。

    “神使夫人,得罪了。”

    弄完了苏晨这边,徐德元目光看向陈捷,一道血箭同样也是从陈捷口中喷出,刚好洒在了那三滴血液上。

    血液在空中融汇,最后依然是只有三滴,随着徐德元双手各自一挥,其中两滴落在了苏晨的眉心中,而另外一滴则是落在了陈捷的眉心。

    血液入体,苏晨便是感觉了有些不同,目光看向陈捷的时候,总感觉自己和这女人多了某种莫名的联系。

    “好了,仪式完成。”

    徐德元很是高兴,脸上带着笑容,只是笑到一半的时候,这笑容却是戛然而止,同时整个人的气质也是猛的变了。

    如果说先前的徐德元身上给人一种邪气的感觉,那么这一刻的徐德元,给人的便是勇猛肃杀。

    尤其是当看到苏晨的时候,眼中杀意浓郁,苏晨心里一咯噔,不是说还有一会时间,怎么这徐德元的魂魄就占据身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