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超品命师 > 第64章 人是会变的
    “我觉得我们还是走吧,我感觉那老道长很可怕。”

    虚鬼有些慌张,小声建议,苏晨没有理会他,如果自己的脸没有出现诡异变化,地冕已经到手的情况下,他是会选择离开。

    管他真相是什么?

    管他老道长是死了还是没死?

    管他四目黄金神会不会复活出来祸害世界?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自己现在连命都还没有保住,更不可能去当什么救世主。

    但现在,自己身上明显出现了问题,要是就这么离去的话,难道以后要躲藏一辈子,待在深山老林里面,真的过着僵尸那种茹毛饮血的生活?

    不说自己受不了,恐怕自己家人都接受不了,更何况,谁知道自己身体还会不会继续变化,万一也变成了失去神智的四目怪人呢?

    “回到玉盒去,至于你们两,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前面半句话,苏晨是对虚鬼说的,虚鬼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也不敢违背苏晨的话,因为他的实力连小女孩都不如,苏晨要收拾他有的是办法。

    至于大白鼠,听到这话之后,二话不说便是转身窜走,走之前还朝着小女孩努了努嘴,意思让小女孩也快点走。

    “大哥哥,那我先走了。”小女孩跟苏晨怯生生的说了一句,然后跟着大白鼠离开了。

    等到大白鼠和小女孩走后,苏晨把玉盒给放入口袋中,也不开灯,就这么跟在了陈欣一行人的身后。

    “老爷爷,咱们现在真的不先离开吗?再通知更多的人过来帮忙不是更好吗?”

    “时间来不及了,如果不快点封印住,邪灵很快就会逃出去,到那个时候就会造成生灵涂炭的,只有趁着邪灵现在还是虚弱状态,再次把他给封印住。这屋子本来就是为了封印邪灵用的,现在屋子坍塌了,就代表着封印没了。”

    老道长被林淮搀扶着,面对着陈欣的询问,一边咳嗽一边继续回答:“那邪灵要是恢复过来,我不是他的对手,但他现在很虚弱,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不过你们放心,真要事情不可为,我在这里拖着邪灵,你们可以先出去通知外面的人。”

    “老爷爷,您说的邪灵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啊?”

    老道长听到陈欣这话,脸上表情有些复杂,半响后说道:“这邪灵叫做四目黄金神,乃是原始之神,天生四眼,每一只眼睛都有着不同的神通,在原始时代是瘟疫和诅咒的代表,凡是被他眼睛所看到之人,都会被其诅咒,后来被炎帝给封印。”

    “关于四目黄金神,就连老道也只是在一本古籍上见过描述,当时还以为这只是古人编写的神话故事,没有想到竟然真的存在,那个时候尚有三皇五帝这些大能可以降服这类邪灵,可现在如果让这黄金四目神复苏,天下无人可治。”

    “这么厉害,那我们去了岂不是送死,我看还是先离开吧。”

    林淮听到老道长的解释,身躯一颤,四目黄金神,这名字听着就很霸气,一听就是大Boss级别的,自己这些人还找上门,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如果是真的四目黄金神,别说是老夫了,就是我派祖师来了也没用。”

    老道长解释了一句:“像这类邪灵在上古时期就已经是被诸多大能给斩杀或者封印,那雕像不过是后世邪恶之辈雕刻,想要借助雕像和四目黄金神沟通,让邪灵赐予他们强大的力量。这一点从本质上来说,和佛道两家是一样的。”

    无论是佛教还是道教,都有自己信奉的神佛,许多术法也是借助神灵之力,就拿道教众多术法口诀来说,最常见的一句话就是:太上老君吉吉如意令。

    这太上老君也是神灵,和四目黄金神一样的存在。

    神灵是什么?

    苏晨曾经问过那些老头这个问题,结果这些老头给他的答案都不一样,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你信奉他,他就是神灵。

    对于这个回答,苏晨自然是不满意的,这和信则有,不信则无有什么区别?

    回到当前,苏晨跟着陈欣一行人走了差不多半小时,一边走的时候,苏晨也是注意着脚下,他现这位老道长带的路线并不是直的,走的是弯弯曲曲的路线。

    好在的是,因为只有手电筒照射的原因,陈欣三人并没有现这一点,但苏晨心里却是明白,这老道长恐怕是按照某个阵法路线走的。

    “难道这山下还布置有阵法?”

    苏晨的这个猜测很快就得到了验证,就在林淮搀扶着老道长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他们面前的景象变了,一个圆坛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同样的,原本的黑暗也变成了光亮,在那圆坛的四周,有着四根柱子,这四根柱子全部是用萤石打造的,将圆坛给照的通明,除此之外柱子本身也是雕刻着图案,分别对应着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神兽。

    “这是什么玩意?”

    林淮看着圆坛上的一座巨大的青铜雕像,脸上有着震撼之色,这青铜雕像足足有五米之高,面貌是一位老者模样,身上的衣服上面刻有八卦图案。

    而在这青铜雕像的脚下,也就是那圆坛的地面,刻有一个硕大的阴阳太极图。

    “这是老君镇邪阵,这雕像是太上老君神像,竖立在这里是为了镇压那邪灵,那邪灵就在老君脚下压着,此刻祖屋坍塌,那邪灵必然是可以感受到,肯定会趁此机会逃出。”

    也许是为了验证老道长的话,就在老道长话说完,老君雕像就出现了变化,那头顶上的头巾便是掉落了下来,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看到这一幕,老道长面色一变,“糟糕,那邪灵果然在行动了,咱们不能看着他破阵而出,我现在施法拖延住,而你们走到那四灵柱前,这四灵柱上都有一个凹进去的凹槽,你们要做的就是把这凹槽往外拉,激活四灵柱,重新镇压住邪灵。”

    听到老道长的吩咐,陈欣三人按照老道长的吩咐,分别走到了四根柱子前,而老道长此刻则是双手掐印,口中默念着什么,声音很低,语又快,让人听不清楚。

    “凹槽吗?”

    陈欣的手在柱子上摸索了一会,果然很快便是找到了凹槽,随后往外一拉,那凹槽便是被填补满了。

    三个人,三根柱子的凹槽都被拉出来了,现在只剩下了一根,陈捷朝着最后剩下的那根石柱走去,走的时候目光却是看向老道长,说道:“前辈,咱们四个人,一人一根不是度更快吗?”

    “我要施法拖延住那邪灵,所以这事情只能是你们去做了。”

    听到老道长的回答,陈捷“哦”了一声,走到了最后那跟灵柱前,但却没有把那根灵柱上的凹槽给按下去。

    “小姑娘,快点动手,我快要拖延不住了。”

    “前辈不要着急,我这里有个问题想要前辈解答一下。”

    陈捷微微一笑,而老道长愣了一下,问道:“什么问题?”

    “前辈是明朝期间来到的这里,为了封印邪灵,布置下了阵法,又建造了祖屋,而且还用了封山术将祖屋给隐藏起来,如此重重防备,甚至连前辈自己都给封印住了,是这样的吧。”

    “没错,小姑娘你要说什么?”老道长皱了皱眉。

    “我曾经看过一本心理学的书,当时有一位心理学家做了一个实验,找了二十位养了宠物狗的人,假设了一个前提,狗身上有病毒,这病毒不会传给狗的主人,但会传给其他人,所以这二十位养狗的人有两个选择,一个是选择杀掉狗,然后和正常人一样,一个是选择是不杀掉狗,但狗和人都要被隔离起来,不准和外界联系和沟通。”

    “这二十个人都做出了第二个选择,那就是和狗在一起被隔离,前面一个月还好,但是等到三个月过去后,这二十位当中便是有六位承受不住了,他们改变选择,选择杀掉狗重回到社会。”

    “一年之后,十七个人也改变了选择,而这个实验只进行了两年,因为第二年的时候,剩下的四个人也都改变了选择。”

    “虽然说不是真的杀死狗,只是口头上的选择,做出选择更改的心理压力和负罪感不能和实际相比,但至少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那就是许多人的决定会随着时间而产生变化。”

    陈捷说完这话,目光炯炯的看向老道长,而陈欣和林淮也都听懂了,此刻一脸戒备的盯着老道长。

    “我辈修道之人,道心坚定,岂是普通人可以相比的。”

    “前辈的话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我现一个有趣的问题,前辈所站的位置,刚好在这四跟柱子包裹的范围之外,虽然我对阵法什么的不懂,但也知道阵法肯定是有一个范围的,毕竟那些仙侠电视剧都是这么演的,那前辈为何要站在这阵法之外呢?”

    “是因为阵法启动之后,会杀死阵法里的所有人吗?可老前辈深明大义,又怎么会在意死亡,更不可能牺牲我们几个普通人吧。”

    “自然不会,这阵法只针对邪灵有效。”老道长答道。

    陈捷的嘴角有着讥讽之色,“我看不止是对邪灵有效,对老前辈也有效吧,一个人,怎么可能活的了这么久,但按照老前辈说的,邪灵的生命是永恒的,老前辈现在的情况和这邪灵多相像。”

    ps:终于理顺了思路了,只是可惜了我那十几章的存稿,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