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超品命师 > 第63章 谁在说谎
    死亡和慌乱,充斥在整个瓦西坝村民的心头!

    所有村民都知道,这样下去,整个村子迟早是要毁掉。

    不过就在这时候,一位老道长出现了,正是山河门的那位老道长,这位老道长是来寻找地冕的,但见到了瓦西坝里的怪状后,大吃了一惊,出手降服了几个变身的村民。

    但让老道长无奈的是,他不能杀死这些村民,因为杀死了的话,这些村民的魂魄也就没了,他们的魂魄早就被转变了,一旦死了,就会变成虚鬼,而虚鬼要想去阴间投胎是很苦难的。

    老道长不愿意沾染这份因果,所以他想来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将这些村民给封印起来,至于那座雕像,哪怕是老道长也都毁不掉。

    听到这里,苏晨便是明白了,眼前这位虚鬼就是当年吃了蛋的村民之一。而事实上,苏晨眼前这虚鬼就是当初第一个偷吃蛋的村民。

    祖屋,就是在老道长的建议下建造出来的,希望凭借着强大的愿力可以补齐这些村民的魂魄,这样等到这些村民老去之后,魂魄就可以到阴间去投胎转世了。

    建造好了祖屋,老道长将这二十六位村民给分别封在了各自的房间内,眼看着计划就要成功了,但就在这时候意外又生了,那座一直没有动静的雕像出现了异变。

    那雕像的眼睛睁开了。

    “虽然雕像只是睁开了一只眼睛,而且还只是睁开那么一瞬间,但还是重伤了老道长,老道长无奈之下不得不使用封山术,将自己连同祖屋都给封印起来,因为按照老道长说的,要是不封印的话,等到这邪神真的出世,整个天下都将遭殃。”

    虚鬼叹了一口气:“当时我们这些人,神智都已经是有些不清楚了,实际上已经是半人半兽的形态了,老道长在封印了整个祖屋之后,狠心之下杀了一个村民,也就是我。”

    “把你杀了,这样你就能够保持清醒了。”苏晨明白老道长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些村民神智丧失,都如果死了的话,哪怕魂魄剩下的不多,但神智却是保留了。

    “老道长施展了秘术又受了重伤,时日已经是不多了,但他害怕日后有人进来这里,释放出去邪神,所以他留下了那个石室,而那个石室加持了老道长门派秘术,只要是老道长门派中人到来,都可以感应的到,而留下我的目的,就是让我到时候跟对方诉说详细情况。”

    “所以,你实际上是被老道长给封印在第二个玉盒内,那这羊皮卷是怎么回事?”

    苏晨明白,这虚鬼说白了就是老道长留给后来人的,只要后面有人进来,打开这玉盒从虚鬼嘴里就会知道这里所生的一切了。

    “什么羊皮卷,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年我一直被关在玉盒内,我只是隐匿起来,想要逃离出去而已。”

    虚鬼也是一脸的疑惑,苏晨仔细盯着对方打量了一会,最终确定了对方没有说谎。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虚鬼完全就不需要这么做。

    因为自己都已经是默认这羊皮卷是他写的,那么他只要顺着说,更容易让自己相信,而他说没有的话,只会让自己怀疑他说的是不是真话。

    “我脸上的变化是什么怎么回事,还有这祖屋为什么会坍塌?”苏晨追问。

    “这些我就不知道了,我一直都待在玉盒里,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事情,不过我怀疑,曾经有人进来过祖屋。”

    虚鬼会有这样的怀疑,是因为他虽然在玉盒里感受不到外面的动静,但如果有人拿起了玉盒,他还是能够感受的到的,在他的印象中,玉盒便是被人拿起过三次,但没有被打开过一次。

    听到虚鬼说到这里,苏晨只感觉自己的疑惑不但没有解开,反而是增加了好些疑惑。

    如果有后人进来,这些人进来是干什么的?

    另外这些人又去了哪里?

    “那老道长的尸骨呢?”

    “老道长的尸骨我也不知道,我被封印在了玉盒里,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事情。”

    虚鬼的表情比苏晨还困惑,正当苏晨准备继续询问的时候,黑暗中突然有着声音和脚步声传来。

    “老爷爷,您走慢点。”

    听这声音,苏晨便是知道是陈欣的,几乎就在下一刻,他就把自己这边的照射灯给关掉了。

    自己现在的模样,不能被人给看到。

    “奇怪,我刚明明看到这边有灯光的,怎么没有人呢?”

    一道光亮照射过来,好在苏晨早就转换了位置,没有被灯光给照射到,相反的他倒是看到了不远处的陈欣等人。陈欣和陈捷两个人,除此之外还有林淮,至于霍煜勇则是没看到。

    而林淮则是扶着一位老者,一位穿着道袍的老者。

    “是……是那位老道长。”

    黑暗中,虚鬼的声音传来,声音很低,但却带着震惊,而苏晨听到这话之后,眼神也是凝视着那位老者。

    无论是羊皮卷上记载的内容,还是这虚鬼所讲述的,两者虽然有不同之处,但都提到了一点,那就是那位老道长已经是死了。

    两份不知道谁真谁假的话语中,但其中的相同部分,肯定是真的。

    所以,苏晨是相信那位老道长已经是死了,既然老道长已经死了,那林淮手上扶着的老道长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确定你看到老道长死了?”苏晨压低声音问道。

    “我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我肯定老道长是死了,因为当时老道长的状态就很差了,不断咳血,脸色苍白的极其吓人,而且就算老道长没死,又怎么可能活到现在,虽然我不知道具体过去了多少年,但最起码上百年的时间是有了。”

    虚鬼一脸笃定,苏晨眼神闪烁,这里的一切,按照羊皮卷主人说的话,祖屋是村长造成的,但后期会变成这样是因为老道长的缘故,但虚鬼的话中,祖屋又是老道长一力促成的,也就是说,不管是羊皮卷的话还是虚鬼的话,老道长在这件事情中,都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