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超品命师 > 第53章 瓦西坝先祖身份
    一扇用门打造成的棺材!

    一具用棺材拼凑成的门!

    不管陈捷的那位导师判断的对不对,这个真相让得苏晨等人都陷入了沉默。

    古代人对身后事是很重视的,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贩夫走卒,但凡有些条件的,都会提前给自己的坟墓准备好。

    在古人看来,房子是给活人住的,那么棺材就是给死者用的,没有棺材收敛尸体,死者是不得安生的。

    这一点单是从古装电视剧中那些动不动就卖身葬父的故事情节就可以看出来,为了给父母买个棺材,都愿意为奴为仆,由此可知古人对棺材是多么的看重。

    既然是作为重中之重,自然不会随意的把门给拆出来打造成棺材,这是对死者的一种大不敬。

    在苏晨看来,陈捷的那位导师估计也是根据这些得出这样的判断。

    那古墓的棺材,应该就是为了掩藏门的真容。

    可古人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这扇门又有什么来历?

    苏晨目光看向了陈捷,但陈捷没有继续说下去,苏晨知道关于这扇门,陈捷的那位导师了解到的肯定不止一点,干考古这一行的,最喜欢刨根问底,连别人的祖坟都不愿意放过的人,又怎么会对这种诡异现象不去调查个彻底。

    可能是陈捷导师没有告诉陈捷,也有可能是陈捷故意不说,但不管怎么样,光是一扇门就这么的神秘,看来这座祖屋绝对是隐藏着某个天大的秘密。

    “行了,也别浪费时间了,大家进去吧。”

    刘善喜有些不耐烦了,他是最不担心的,因为这间祖屋是他先祖建造的,前面也说了,瓦西坝后人可以进入,哪怕这祖屋很诡异,但他至少是最安全的。

    门被刘善喜给拉开,众人本以为可以一睹这祖屋的真容了,然而门内的景象让在场众人一脸的疑惑。

    门后,是一条木台阶,整个台阶的坡度不高,但却很长,至少大家的视力还都无法看到尽头,而在这台阶最下方的两侧,则是竖立着两座木头雕刻的奇怪巨兽。

    说是奇怪巨兽,是因为这两座巨兽和一般会在地下出现的不一样。

    在古人眼中,地下那就是死者的世界,是充满阴气和邪祟的,一般就算要打造这种巨兽,也都是带镇邪的巨兽,比如貔貅或者狻猊这类的。

    但这两座巨兽面孔狰狞不说,最关键的是有着四只眼睛,这四只眼睛并不是和先前木门上的那对拉环上的四目巨兽有些不同。

    木门拉环上的四目巨兽,两对眼睛是上下排列的,而这里却是并列成了一排,除此之外,整个巨兽的面部倒是一样,而且眼睛都是闭着的。

    “奇了怪了,老夫走南闯北,见识的不少,古墓也没少去过,但这种动物还真是第一次看到。”

    木华端详着其中一座巨兽雕像,一旁的霍煜勇听到木华的话,忍不住反驳道:“你以为古墓是菜市场的菜啊,随处可见,还没少去过。”

    听到霍煜勇的反驳,木华只是嘿嘿一笑没有辩驳,不过苏晨倒是知道木华没有说谎。

    赶尸一派是和尸体打交道的,其中有两个步骤,第一个步骤是炼尸,炼尸完成之后还要养尸,而一般古代大墓都是经过当代风水大师精挑细选的好地方,阴气十足,如果把尸体放入古墓里孕养的话,可以缩短炼尸的成长时间。

    苏晨还记得田老头的话,按照他的话说,天下之墓,秦之先的墓他不碰,秦之后,除秦始皇陵墓,其他所有古墓他都几乎进了个遍,甚至曾经还把某个倒霉皇帝的尸体给从棺材里丢出去,自己躺在里面睡了好几年。

    对于田老头为什么不碰先秦之墓,苏晨还好奇问了一下,结果得到了一句似是而非的回答。

    “三皇五帝非天子可比。”

    ……

    “我们现在是登这台阶还是走两侧呢?”

    刘善喜朝着众人开口,这祖屋就和皇宫一样,门大,但门内更大,这条木台阶不知道通向哪里,但除了朝着前面登上木台阶之外,两边也是可以走的,就看众人的选择了。

    “既然这祖屋建设的跟皇宫一样,显然台阶上方是最重要的,两侧估计就是就是一些偏殿,不过至于通往哪边,我看就各自选择吧。”

    木华将目光从巨兽身上收回,说出了他内心的想法。

    目前有三个选择,他们三个人刚好可以各自选择一条路,这样一来在短时间内至少三人不会对上。

    “木道友说的有道理,那我就选择登木梯往前走吧。”

    刘善喜抢先一步做出了选择,在他看来这正前方肯定是最重要的,不管祖屋建造的神秘,但总归要符合一定规律的,最中心位置肯定是最尊贵的地方。

    这一点谁都无法改变,哪怕是设计者都不能去改变这样的规律。

    天圆地方,居中为正。

    哪怕放到现在来说,许多人家里房子装修追求个性,但也不能违背这个规律,不可能把厨房或者卫生间设计在最中间,然后把客厅和主室给弄在角落里。

    “行吧,那老夫就走右边。”

    “那我就走左边吧。”

    木华和苏晨的回答让得刘善喜有些疑惑,他不相信这两人会不明白这道理,正常来说,这两位应该会跟自己争夺正前方这条路的,怎么会这么轻而易举的放弃?

    “怎么,把最好的选择给你,你还不满意?要是不满意的话,咱两换换?”

    看到刘善喜又犹豫了,木华冷哼了一声,而他的话让得刘善喜表情有些尴尬,随即回答道:“既然如此,那就祝贺两位道友收获满满。”

    没再停留,刘善喜直接是朝着木台阶而上,很快身影便是消失在了黑暗中。

    在场的众人当中,刘善喜算是唯一的独行客,他走,并没有其他人跟着,虽然霍煜勇很想跟着,但是看到自己师妹站在原地未动,他最终也是忍耐住了。

    “苏道友,老夫也走了,你们三个跟我来。”

    木华略带深意的看了苏晨一眼,随即指挥着林若生的三个手下跟上自己的脚步,他之所以会这么好说话,倒不是说怕了刘善喜,而是因为踏入大门之后,他感应到了自己的那具炼尸,就是在右边方向。

    林若生的三个手下先是看了林淮一眼,毕竟这可是林老爷子的孙子,虽然说他们得到的命令是听从木先生的指示,但那时候老板没有让林少爷下来,现在林少爷下来,是不是要以保护林少爷的安危为先?

    不过林淮压根没有在意这些,没有开口说话,那三位手下迟疑了片刻,这才跟着木华朝着右边走去。

    “苏晨,你到底隐藏了什么,为什么他们称呼你为道友,还有你来这里是要干什么?”

    刘善喜和木华一走,陈欣又恢复了原来的活泼模样,哪怕这里的一切都让她心慌慌的。

    “我来这里自然是有我的原因,不过我劝你们还是离开这里,就算真的想要保护这些文物,也等大部队人马过来了再说。”

    这座祖屋很诡异,苏晨说这话也是替陈欣等人考虑,在这里自己都不一定可以确保安全,更别说普通人了。

    “你都不走,我们为什么要走,我告诉你,你可别想做什么坏事,破坏古代文物罪名可是很重的,我要监督着你,不能让你做坏事,省的到时候苏伯伯还要去牢里看你。”

    听到陈欣的话,苏晨嘴角一撇,又将目光看向了陈捷和霍煜勇,现这两人也是没有任何要动摇退缩的模样,至于林淮,只是看了一眼苏晨就收回了目光。

    舔狗,基本可以无视。

    “苏晨,我知道苏爷爷会一些那方面的本事,但你放心,我们也不是累赘,至少关于这座木屋,用你们的话说是祖屋,我相信有些方面我可以给你提供帮助。”

    陈捷开口了,听到陈捷这话,苏晨知道她是误会了,以为自己跟着爷爷学了本事,自己爷爷退伍回来之后确实是在村子里当赤脚医生,偶尔也客串一下先生的角色。

    “我不知道你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但很明显你们三人不是一伙的,刚刚听你们的对话,应该是只知道这座祖屋是瓦西坝的先祖所建,但你们应该不知道瓦西坝先祖的某种身份。”

    “身份,什么身份?”

    苏晨皱眉,瓦西坝的先祖不就是当地的一些村民吗,难道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身份?

    “我仔细研究过当地的地方县志,也到省博物馆查询过一些资料,现当初瓦西坝的村民身份并不简单。”陈捷表情变得认真起来,继续说道:“虽然说鄱阳湖这边土地肥沃,但也不是真的就没有战乱出现,当初陈友谅和朱元璋便是在鄱阳湖进行的大战,但在关于这场战斗中,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史,都丝毫没有提到瓦西坝这个地方。”

    “姐,史书上没有记载,可能是因为瓦西坝当时还不是这个地名,又或者地方太小了,被忽略了。”陈欣提出了自己的猜测。

    “我一开始也是和你一样想的,直到后来我找到了一本明初时候Zy县一位秀才写的杂记,里面提到一个故事,说当初朱元璋手下兵力不如陈友谅,于是有将士建议朱元璋抓壮丁补充兵力,而朱元璋也是同意了,但当时朱元璋身边的智囊刘基说了一句话:鄱阳之地皆可征兵,唯瓦西之民不可触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