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超品命师 > 第48章 都是一家人
    次日,鸡鸣报晓!

    苏晨昨晚就在刘善喜这屋子将就了一晚上,木华也是如此,三人打定主意,今天天一亮就去那山找寻祖屋的踪迹。

    不过当苏晨三人赶到山脚的时候,现山脚竟然有不少的人,林若生和瓦西坝村的村长都在山脚。

    苏晨和刘善喜同时将目光看向了木华,木华知道两人是什么意思,压低声音解释道:“不是我说的,我只不过是想利用林家来寻找祖屋,既然目前已经是有线索了,自然不会再需要林家。”

    刘善喜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他通过林家先祖那里知道了祖屋的存在,所以借用林家来这里寻根问祖的机会寻找祖屋,当然,他和林若生之间也是有过交易的,林若生替他搞定村里人,而他则是答应会给林家选一块好的风水地。

    木华虽然是赶尸一派的,但在玄学界,不管是哪一派,多少都会点风水学说,这就跟现代教育一样,语文和数学是基础学科,而风水和八卦就是玄学界的基础学科。

    虽然不一定可以寻到极其好的风水宝地,但随便点一块稍微好点的阴宅还是没问题的。

    听到木华的解释,苏晨和刘善喜都皱了皱眉头,既然不是木华通知的,那林家这些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木先生来了。”

    林若生也是看到了木华,一脸笑容的走了过来,看到苏晨和刘善喜站在一旁,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林老板放心,都是自己人,有话直说就是。”

    这个时候的木华自然是不想引起苏晨和刘善喜的猜忌,所以只能是摆出一副大大方方的样子,让林若生有话当面直说。

    林若生看了眼苏晨和刘善喜,眼神中有着诧异之色,昨天他也见到了这两位,但他知道在昨天之前木先生肯定是不认识这两位的,不过昨晚木先生出去了一趟,现在跟这两位在一起,人老成精的他差不多便是明白了。

    “是这样的,这一次跟我们一起来的不是还有几个我孙子的同学吗,来自于京城考古系的,他们也知道了木屋的事情,并且还得出推论,说木屋可能就在这山里,所以一大早我就带着人过来了,至于村长嘛,这搜山的大动静肯定是瞒不过他的,不过木先生您放心,我已经是把他给安抚住了,不会有村民再过来了。”

    对于林若生来说,他有的是钱,直接是花钱让那村长封口了,同时也让村长去搞定村子里的其他人,这样一来就不会有村民过来打扰他们了。

    这一次他带的人手也很足,车队中那辆大巴车上下来的人,全都是他雇来的,就是为寻找木屋准备的。

    “那几个小孩?”

    对于木华来说,一般人他是不放在眼里的,更别说是小辈了,但对于林若生孙子的同学他却是有些印象,主要是那女娃长得太精致了,哪怕他没什么心思,也都记忆深刻。

    尤其是在这女孩身上,他还感受到了某种特殊的气质,这种气质他只在一个人身上见到过,那就是当初他还没有叛出师门时候,师傅带自己去见的一位强者。

    那位强者身上同样也是有这样的气质,当然了,那位强者给人是飘然若仙,而那位小女孩还没有达到那种层次,但自己师傅说过,那位强者修炼时间并不长,但无论心境还是资质都极其适合修炼,尤其还是入了那个门派,修炼不过十载,便已经和一些老前辈比肩了。

    “走吧,我们也去看看。”

    苏晨看了眼前方,此刻已经有不少人都开始上山了,这些人有的手里拿着竹竿,有的则是拿着钻机,这是考古寻墓的专用流程。

    先用钻机在地上打个孔,然后用竹竿把下面的泥土给挖出来,根据土质和松软程度来判断下面有没有墓。

    “林老板,有现!”

    山上突然传来了喊声,林若生浑身一震,而苏晨和木华三人也是对视了一眼,一行人齐齐朝着山上走去。

    喊话的人是在半山腰处,等到苏晨几人赶到这里的时候,现场已经是聚集了不少人,一位三十多岁的青年男子正一脸激动表情盯着他脚下的一个手臂大小的泥洞。

    “林老板,这里空了,我们打了十米深样子,结果竹竿放下去到不了底。”

    看到林若生到来,男子更加的激动,因为林若生对他们许下的承诺,谁第一个现线索,奖赏十万块钱。

    十万块钱对于林若生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青年男子来说,比他一年赚的都要多了。

    “好,回头找公司那边去拿十万块的奖金。”

    林若生拍了拍男子的肩膀,一旁的苏晨听到这话,嘴角抽搐了一下,这就十万块钱了,早知道这活让我来干啊。

    当然,苏晨也只能想想,没看一旁的木华和刘善喜都一脸不为所动的样子,自己自然也不能掉了身价。

    “木先生,您看?”

    林若生将目光看向了木华,木华走到那泥洞前,从边上捡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而后将身体前倾耳朵靠在了地上。

    几秒钟之后,木华抬起头,朝着苏晨和刘善喜点了点头,很显然刘善喜猜对了,这山内是空的,这是一座人为造出来的山。

    想到这里,木华心情有些激动,山下很有可能便是那消失了几百年的神秘祖屋。

    “林老板!”

    木华朝着林若生喊了一声,林若生便是明白该怎么做了,不管这山内是什么,眼下最重要的是不能走漏了风声。

    “你们干什么,怎么能够这么做,万一下面有什么珍贵的东西被石头给砸毁了怎么办,这是破坏文物。”

    不远处,霍煜勇一脸怒容的跑了过来,作为一位考古系的研究生,他是受过专业系统训练的,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这种粗暴的举动,这将会对文物造成巨大的破坏。

    木华压根没搭理霍煜勇,一旁的林若生便是懂了,朝着随后赶到的自己孙子吩咐道:“小淮,你带你这些同学去别处玩玩。”

    “我不走,你们是公然破坏文物,如果这山底下真的有几百年的木屋,那就是归属于国家的文物,比如要由文物部门过来,我现在就给上面打电话。”

    看到霍煜勇拿出手机就要拨打电话,林若生边上站着的一位青年男子猛地上前一个巴掌将霍煜勇手中的手机给闪飞。

    “你要干什么?”

    霍煜勇脸上露出惊慌之色,青年男子却是没有回答他,而是将目光看向了林若生,林若生笑呵呵说道:“小伙子别担心,这山上有不少好地方,小淮,带你同学去其他地方转转。”

    对于林若生来说,他丝毫不把霍煜勇的话给放在心上,只要先扣住人,到时候他有的是办法让这年轻人屈服。

    在林若生话语落下之后,他身后有几位手下便是将霍煜勇还有陈捷姐妹给围了起来。

    林淮看到自己爷爷的举动,心里有些着急,虽然爷爷疼爱自己,但爷爷一般决定的事情也不会改变了,自己爷爷这是要扣留女神她们啊。

    “不用了,我们不会干扰你们的,只在边上看看,而且我相信你们想要在不破坏到里面东西的情况下挖出一条通道,也需要我们的帮助。”

    一直安静站立在那里的陈捷开口了,霍煜勇听到陈捷这话,连忙说道:“师妹,他们这是非法挖掘文物,我们怎么能帮他们?”

    “我们不帮他们就不挖了吗?至少有我们在一旁看着,可以减少文物的损失。”

    陈捷的话让得霍煜勇无法反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可这样不就代表着像恶势力屈服了吗?

    陈欣的表情也是有些紧张,她想的更多,这些人私下挖掘文物,到时候会不会杀人灭口,自己正是青春花样年纪,可不想就这么遭了毒手啊。

    越想陈欣越是害怕,睫毛轻颤,不过当她看到不远处的苏晨的时候,眼睛一亮,突然喊道:“苏晨你快点来救我们。”

    陈欣的这句喊话,引起了现场所有人的注意,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苏晨,苏晨有些无语,这妞不是很生自己的气吗,这个时候怎么向自己求助了?

    “那位好像是苏小兄弟的未婚妻吧,那就是自己人,林老板不用担心了。”

    木华眼珠子转动了一下,昨天陈欣在那祠堂说的话,他都听进耳中,所以此刻让这两女娃留在这里是一个不错的决定。

    苏晨的底细他看不透,但那两女娃明显是普通人,有了这两女娃,就等于是对苏晨有了牵制。

    “既然都是自己人,那就开始挖吧。”

    林若生哈哈一笑,指挥着手下开始扩大这洞,现场只有霍煜勇一脸的懵逼,怎么就都是自家人了,感情现场就自己一个外人吗?

    看到那几位明显是保镖的男子默默散开了,陈欣快步跑到苏晨跟前,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苏晨,这模样,让得苏晨神情有些恍惚,想到了当初小时候。

    小时候,陈家两姐妹很喜欢跟着自己,但要说对自己最依赖的还是陈欣,每次遇到害怕的事情,陈欣便是这幅模样跑到自己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