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超品命师 > 第47章 线索
    “瓦西坝没有祖屋,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就在苏晨想着还能不能多套点话的时候,屋子内的刘善喜走了出来,先是目光复杂的看了苏晨一眼,随后转向木华说道。

    “嘿嘿,你这话骗的了别人可骗不了老夫,林家移民到安微的先祖留下过笔记,里面清楚的记载过,当初瓦西坝奉命移民,各大宗族担心移民路上遭遇风险,所以当时瓦西坝的各宗族商议决定,在瓦西坝留下一个传承。”

    “各大宗族各自派出一人,修建了一栋屋子,用来存放各族的族谱和各个宗姓的祖宗牌位,以免后人遭遇了意外,找不到祖先。”

    “集合了二十多家姓氏,到现在从瓦西坝走出去的分支更是达到了两亿人口,这么多年来,这些人不断向这祖屋提供香火,这股力量堪比神灵。”

    听到木华的话,苏晨对于祖屋有些了解了。

    神仙需要信仰和香火,精怪仙家也需要,这香火之力也号称愿力,具有无穷妙用,瓦西坝是两亿多人口的祖先所在地,这些人平日里烧香祭拜祖宗的时候,香火之力也同样会传到这里,传到那木屋之内。

    两亿人的愿力加持之下,这股愿力就是一般的城隍庙土地爷之类的都比不上。

    祖屋这两个字,倒是取的名符其实。

    “只可惜的是林家那位祖先并不知道祖屋建造之地,但在老夫看来,肯定是在瓦西坝这片范围之内,而且白天之时,老夫明显感受到这里的地气要比其他地方要浓郁许多,显然这是因为祖屋的原因。”

    愿力,是一种很纯粹的能量,这种能量可以被世间万物所吸收,大地之气同样也可以,在木华看来,这里的大地之气会比较浓郁,应该是祖屋内有不少愿力泄露出来被大地所吸收导致的结果。

    而此刻苏晨的脑子也是飞快转动,如果眼前这老者说的是真的,祖屋真的存在,那么很有可能这地冕就是因为祖屋才形成的。

    无论是地冕还是祖屋里的愿力,对于苏晨来说都是一个天大的机缘。

    这样的机会他不想错过,所以在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应该站在草帽老者那边,虽然对方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人。

    “祖屋你守不住的,就算没有老夫也会有其他人,不如你我三人联手,一同进入祖屋,到时候各取机缘。”

    对于刘善喜,木华并没放在眼里,但对方在村子里生活了这么多年,对于祖屋必然比自己了解,要想找到祖屋也需要对方出力,如果没有苏晨在的话,他会直接用武力胁迫,但现在嘛,换个方式也是可以的。

    “刘叔,我倒是觉得可以考虑。”

    苏晨开口了,他不认为自己是什么悲天悯人的救世主,哪怕知道这炼制活尸的老者心术不正,但那又跟他没关系,尤其是他对自己的实力知根知底,不过是暂时的吓唬住了对方,真要生死搏斗还不是对方的对手。

    对于祖屋里的愿力自己也想得到,那就没有必要假惺惺的,当然了,要是自己实力比那草帽老者强,顺便出手除魔卫道倒也不是不可以。

    刘善喜表情有些难看,一个草帽老者他就对付不了,更别说还有眼前这位来历神秘的年轻人了,虽然对方看起来一脸笑容人畜无害的模样,但玄学界不知道有多少这种笑面虎一样的人物,能够一脸笑容的捅你一刀。

    一个人,他尚且可以凭借着这些年来的一些积蓄拼一把,但是两个人的话,刘善喜知道自己毫无胜算。

    “想要我告诉你们祖屋的线索不是不可以,但你们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刘善喜最终做出了妥协。

    “什么条件?”

    “祖屋之内有一间是属于我们刘家先祖的,这间屋子你们不能进去。”

    听到刘善喜提出这条件,苏晨和木华几乎是同时点头答应了,对于苏晨来说,他想得到的是地冕还有祖屋内的愿力,至于那些各家祖先留下来的东西,对他来说什么用。

    “你的条件没问题,这本来就是你们家的东西,那么现在该告诉我们,祖屋在哪里了吧。”

    “到屋子说。”

    刘善喜走回了自己木屋,木华的目光则是看向了苏晨,苏晨微微一笑,将手中的唢呐放下,而木华手中的铃铛摇响起来,原本僵立在原地的两具活尸便是朝着夜色中走去,最后彻底消失不见。

    “音小姐,没事的话你们就先回去吧,我这里还有点事情。”

    既然要谈到祖屋,苏晨自然也是要将音离三女送走,音离三人虽然心里充满了好奇,不明白刚刚外面生了什么事情,但还是很乖巧的离去了。

    很快,刘善喜的这木屋内,就剩下了他们三人。

    “林家先人的笔记说的没错,当年瓦西坝各家移民的时候,确实是建造了一栋木屋,建造木屋的目的是为了方便以后各家认祖归宗,同时为了预防家族后人生活潦倒,各家先人都放了不少金银还有古董存于木屋。”

    既然已经是说开了,刘善喜也不隐瞒,坦白说道:“整个木屋占地很广,有点类似于一个大型的四合院,里面则是有二十六间木屋,分别是来自于不同姓氏的二十六家。”

    在刘善喜的介绍中,苏晨总算是大概明白瓦西坝的这祖屋是怎么来的。

    当年每家除了一些受不了奔波劳累的老人留下来了之外,各家还留下了一位壮丁,用来修建这祖屋,整个祖屋修建的过程很神秘,毕竟那个时候瓦西坝许多人壮年都迁徙出去了,那个年代又多土匪和强盗,为了不泄露祖屋里藏有各家宝贝的秘密,当时修建之时,那二十六位壮丁不与村子里其他任何人接触。

    ……

    “也就是按照师妹你说的,在这村子里有一座木屋,可我们今天在村子里已经是走了一大圈,压根就没有见到有什么特别的建筑,最老的房子也只是泥土混合着木梁,纯木屋还真没有看到。”

    “信息不会有错的,这是我从好几家人祖上留下的笔记中所得到的讯息,如果是一家的话,还可能是胡编乱造的,但同时有好几家提到,就绝对不会有错了。”

    瓦西坝村委接待处,此刻陈捷姐妹和霍煜勇也在讨论着什么,三人的面前摆着一张地图。

    “如果木屋真的存在,那会在哪里了?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过记载呢?”霍煜勇思考着。

    “有三个可能,第一个可能是遭遇了天灾,这里是鄱阳湖区域,洪水泛滥是很正常的,可能哪年遭遇了特大洪水把那木屋给推倒湮没了。”

    “第二个可能是这木屋经历风吹日晒不牢靠自己倒了,或者是被当地村民给拆掉了,传闻这木屋里有各家留下的宝贝,后人心动也是正常的。”

    “第三个可能则是这木屋建造的时候就建造在了一个很隐秘的地方,不会轻易被人给现到,但瓦西坝是平原,也没什么深山老林的,建造一座有二十多间房子的木屋不可能不被现,除非……”

    陈捷条理清晰,目光落在地图上,妙目有着笃定之色,继续说道:“除非这房子并不是建造在地面之上。”

    ……

    “你的意思是说,这木屋是建在地下?”

    听到刘善喜的讲述,苏晨和木华脸上都露出了吃惊之色,在地下建造木屋,这事情听起来怎么这么的匪夷所思,地底潮湿,木头又容易腐烂,加上这里又靠近湖泊,要是在地下建造木屋的话,恐怕不用十年木屋就腐烂倒塌了。

    “我知道你们很惊讶,但事实就是如此,按照我家先祖留下的一些话语,整个祖屋建造耗费了十多年,我们刘家从我爷爷那代就开始寻找祖屋,可始终无所得,直到前几年,我才突然明悟过来,找不到祖屋可能恰恰是因为祖屋不在地面上。”

    刘善喜目光看向苏晨和木华,继续说着:“我相信你们两位在来这里之前,也对瓦西坝的地形有个了解了,整个瓦西坝都是以平原为多,整个瓦西坝村周遭就只有三座山丘。”

    ……

    陈捷那白皙如玉的手指指着地图上的某座山丘,说道:“这世上的山的形成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地壳运动导致的地表岩石褶皱形成的构造山,但这种山一般都比较高。”

    “另外一种便是堆积山,是某些物质在地表堆积而成的,而堆积山一般有个特点,就是很对称,而且都是孤立矗立在平原地带,你们看瓦西坝周围这三座山,只有这座符合堆积山的特征。”

    “可是姐,就算是堆积山那又怎么样呢,这又和你们要找的木屋有什么关系?”陈欣在一旁好奇问道。

    “地壳运动的构造山,是人为无法形成的,但是堆积山就不一定了,而且这次来之前,我特意在Zy县的文化馆查找过资料,在地方志中关于瓦西坝这块的记载不少,也提到了瓦西坝的周围的几座山,但是在明代之前的地方志,只提到的两座山,而没有提到的恰恰就是这一座。”

    陈捷的眼中有着自信的光芒,陈欣则是一脸的激动和崇拜,自己姐姐就是这么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