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超品命师 > 第45章 赶尸门人
    阴店!

    做死人生意,在阳间能够开阴店的有两种人,一种是有关系的,一种是有实力的。

    有关系的指的是和阴司有关系,而有实力则是指的是可以镇住鬼魂的。

    毕竟这东西没有法律维护,要没关系没实力,那些鬼可不认账。

    不过这世上有实力的人多了,但阴店却不多,因为这玩意毕竟是要长期跟鬼魂打交道,难免沾惹上阴气,而且最主要的还是晚上不能睡觉,所以虽然知道是暴利,但开阴店的人并不多。

    “苏先生……我……我看到那小女孩了。”

    张茜声音突然有些颤抖,目光看向了门外,在那门口处,一个小女孩站在了那里,小女孩脸上有着怯怯的表情,不敢进来。

    苏晨看了眼那小女孩,眼中有着诧异之色闪过,随后问道:“这就是你们在山上遇到的那个小女孩?”

    “对,就是这位小女孩?”

    音离和刘欣也是看到了。

    小女孩站在门口,双手捏着衣角,想要进来又一副不敢进来的样子。

    “苏先生,她也是来买东西的吗,为什么不进来呢?”

    音离有些好奇,想到那天这位小女孩还开口给自己几人提醒,也不害怕对方是鬼了,招手说道:“小姑娘你要买东西吗,进来啊。”

    “我……我不进来。”

    小女孩声音怯生生的,不过小眼睛却是盯着室内挂在墙上的几套纸衣。

    “你不要怕,我们不是坏人,苏先生也不会伤害你的。”音离以为小女孩不敢进来是因为害怕苏晨,特意解释了一句。

    “咳咳,进来吧,看上什么东西就拿,几位小姐姐会帮你付钱的。”苏晨倒是看明白小女孩为什么不进来了,开口说了一句。

    “苏先生,你这话的意思?”

    “她不敢进来,是因为没有钱和可以交易的东西。”

    苏晨会这么猜测是有根据的,小女孩的表情就跟那些小孩子看上心爱的商品却没有钱购买的样子是一模一样的。

    不知道为啥,苏晨的脑海中却是浮现当初小时候,碰到赶集日,带着陈捷和陈欣两姐妹去镇上玩的时候,陈欣站在麻辣烫摊位前不舍得走动,把手指往嘴里嘬,那神态和表情和眼前小女孩完全一样。

    不是所有的鬼魂都有钱的,一些孤魂野鬼之类的,其实生活也是过的很拮据的,这小女孩身上的衣服款式一看就是十多年前的款式了,估计也是属于孤魂野鬼那种。

    听到苏晨的解释,音离三女露出心疼之色,这么小的小女孩就离世了不说,竟然还是个孤魂野鬼,实在是太可怜了。

    “来,看上什么东西,姐姐替你付钱。”

    音离主动走出了门口朝着小女孩再次招手,小女孩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动,在苏晨几人身上打量了一会,最后却是转身走了。

    “她怎么走了?”

    音离有些不解,苏晨叹了一口气,这小女孩还挺有原则的,不轻易接受别人的馈赠。

    “苏先生,虽然小女孩不要,但我可以送给她一些东西吗?”音离看着小女孩消失在夜色中,朝着苏晨问道。

    “正常要给鬼魂东西,要么是在死者的坟墓前烧,要么就是知道死者的生辰八字,不然的话就算是把店里的所有东西都烧掉,那小女孩也得不到。”

    “这样啊,那只能等下次见到小女孩再给她买东西了。”音离有些遗憾。

    在音离遗憾的时候,苏晨走到了门口,看了眼挂在一旁的红灯笼,把灯笼给拿下来,这灯笼拿下来,那些鬼魂就知道,今晚店铺打烊不开门了。

    就在苏晨把红灯笼收回屋内没多久,一道身影踉踉跄跄的出现在了门口,看到这道身影的时候,苏晨眉头皱了一下,而音离三女则是惊慌起来。

    刘善喜出现了,只是此刻的刘善喜却是有些狼狈,脸色苍白不说,身上还有着不少血迹,在他的手腕处有着清晰可见的血痕,此刻血液还在不断的滴落下来。

    “刘伯,你这是怎么了?”

    音离三女一脸关心开口,而苏晨的目光却是望向了门外夜色深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你们怎么来我这里了?快点走。”

    刘善喜看到苏晨四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便要开始赶人,音离三女正要解释,苏晨却是认真说道:“音小姐,你们三人先进里屋去。”

    说完这话,不等音离三人回应,苏晨便是走到了门口,而此刻在前方夜色之中,有着两道人影出现,这是两个全身被黑袍所遮盖住的身影。

    看到这两道身影,苏晨转身又看了眼刘善喜手臂上的伤口,刘善喜那伤口除了流血之外还逐渐变成了青紫色。

    “年轻人,我知道你也是我们这一行的,但你不是他的对手,快点离去,免得被殃及到。”

    刘善喜看到苏晨站在门口,强忍着伤口劝说,而对于苏晨会出现在他的店铺里,他是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白天在祠堂的试探,他已经是察觉到这年轻人算是行内人,但就算是行内人,这个年纪又能有多高的修为,而外面那两鬼东西有多恐怖,他是亲自尝试过的。

    “刘先生,这两鬼东西是白天那位戴草帽老者的?”

    苏晨没有回应刘善喜的话,反而是另外问了一句,整个村子里,除了刘善喜之外,他所知道的行内人就是白天那位草帽老人了。

    另外就算村子里也有高手存在,但刘善喜在村子里待了这么多年,要打造就打起来了,不可能偏偏这么巧的在他赶来的这一天动手。

    “没错,此人是湘西赶尸那边的,但走的却是邪路,用的是活人炼尸法,一般克制阴邪手段对那两句尸体没用。”

    刘善喜这是好心提醒,他刚刚就在这两具尸体上吃了大亏,许多术法都对这两具尸体无用。

    “活人炼尸?”

    苏晨眼睛微微眯起,他记得田老头跟他说过,这世上除了喜神术之外,所有活人炼尸法都是邪术,赶尸一派如果有修炼此术,便算是背叛师门,所有赶尸弟子都可以诛之。

    原因很简单,赶尸派是炼的死人尸体,但活人炼尸顾名思义就是将活人给炼制成尸体,这是生生的将活人的三魂七魄给抽掉,然后用极其恶毒之术炼制成尸体。

    在刘善喜和苏晨对话的时候,那两道身影也是走到了门口,离着近便是可以看清楚,这两道身影根本不是活人,而是两具尸体。

    青色的脸庞上面有着尸斑,浑身散着一股阴冷的气息,不过其中一具尸体的胸口处有着一个瘪瘪的血洞,显然这是刘善喜的杰作。

    “活人炼尸无法像对付一般阴邪之物对付,而且力大无穷,小兄弟你还是带着这几个小姑娘离开吧。”

    刘善喜不认为眼前这年轻人是这两具炼尸的对手,对付这种炼尸,除非手上有削铁如泥的武器,要么就是用雷火类的符咒,而放眼天下,以雷火符咒闻名的是龙虎山的天师府,可就他所知,整个天师府,能够画出这类符箓的,年纪最小的都四十岁了。

    苏晨没有回应,而是盯着这两具炼尸,他的心里则是有些感慨,如果是换做其他术法,自己还真不一定可以对付的了,但对付炼尸……

    “田老头虽然说话不怎么靠谱,但应该没说大话。”

    苏晨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下一刻不退反进,直接是迎着这两具活尸走去。

    “天惶惶,地惶惶,生人避让,猫狗请伏藏。”

    “钟铃铃,鼓铃铃,双尸开路,横扫日月星。”

    一道苍老的声音在那黑暗中响起,伴随着声音的还有一种特殊的乐声,这是铃铛和鼓声的混合声,落在苏晨耳中倒是没什么,但那两具活尸在听到乐声之后,一改先前有些僵直的动作,猛地朝着苏晨杀来。

    度很快,甚至还带着风声,最关键的是这两具活尸不像一般尸体那么的僵硬,举动与活人无异。

    砰!

    苏晨被第一具活尸直接是给撞在了泥墙上,整个墙面都震动了几下,而另外一具活尸则是直接迈步朝着门方向走去。

    “天上日月三奇星,通天透地鬼神惊,诸神咸见低头拜,恶煞逢之走不停。”

    从地上爬起,苏晨双手掐诀,口中念诵咒语:“生不着人,死不着魂,不入阴间,不通地府,只遵喜神。”

    “喜神慈悲传万法,跳脱三界出五行,门下弟子皆听令,一声脚步一声令,赦!”

    念完咒语,苏晨手印不变,右脚一步踏出,那已经是站在门口处的活尸就好像被定住了一样,整个身体僵硬在原地一动不动。

    而另外一具活尸也是一样呆如木石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叮铃铃!

    黑夜中铃声再次响起,比先前要尖锐许多,听到这声音,那两具活尸又有要动起来的迹象,苏晨见状直接是把刘善喜挂在墙上的唢呐给拿了下来。

    你以为就只有你会吹乐器吗?

    苏晨目光望向前方黑夜深处,百兵以剑为尊,但百乐以唢呐为王,尤其是在通灵方面。

    千年古筝万年琴,一把唢呐定终生。

    这世上就没有唢呐送不走的人。

    ps:二连更送上,今天礼拜一,晚上还会有一章,求推荐票和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