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超品命师 > 第39章 寻根问祖
    莲湖乡!

    两辆越野车和一辆大巴车,在清晨时分驶入了小镇,最后停在了莲湖乡的文化馆门口。

    第一辆商务车上下来了三位老者,一位穿着很是讲究,一身唐装,一看衣料还有气质便知道是成功人士,而另外一位老人穿着白色衬衫带着眼镜,一副学者打扮。

    最后下来的一位老者却是有些怪异,带着一顶草帽,皮肤也是黝黑,虽然说大夏天带草帽防中暑很正常,但现在不过早上七点来钟,太阳也才刚升起没多久。

    这还不算最特殊的地方,老人穿着黑色长袖长裤,脚下却是一双草鞋,这类打扮有点像是一位老农夫,可偏偏那位唐装老者对这位老人很是敬重。

    而从第二辆商务车先下来了两位年轻男子,而后下来了一位年轻女孩,女孩长得很漂亮,上身穿着T桖,下身一件牛仔裤,充满着青春靓丽的气息,吸引了不少眼球。

    然而后方大巴车上下来的十几位男子目光并没有停留在这位女孩身上,而是将目光给投向了车门处,在这些人的目光注视下,一双笔直修长的玉腿从车门踏出。

    这是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差不多有一米七的身高,长随风飘舞,一身白色长裙,清冷绝丽的俏脸让人不敢靠近,犹如误入凡尘的仙子。

    “姐,咱们这就到了目的地了吗?”

    陈欣下了打量了一下周围,这乡镇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啊,自己姐姐回家还不到一天,这一大早的就朝着这里来了。

    “陈小姐,目的地还没有,不过要跟镇上的人交际一下,毕竟有些事情还需要他们这些当地人帮忙,像一些农村小地方,有时候你跟他们讲一些道理法律什么的,他们不一定会听,村里人大多只认人,有熟人就什么都好办。”陈捷还没有回答,先前从车上下来的一位年轻男子便是抢先笑着回答了起来。

    “你这话说的就有些过了吧,现在农村人也都是懂法律的,又不是以前的年代了。”

    陈欣有些不相信,最主要的是她对这位男生不满,在车上一路上就说个不停,天南地北都说,搞得他自己多博学一样,还不就是想要在自己姐姐面前卖弄,不过没看到自己姐姐都没怎么搭理他吗?

    “林公子,现在的农村人可不是以前了,他们也懂法,也会现在玩年轻人玩的科技产品,别的不说吧,就近些年来许多地方现的大墓很多都是农民现的,你说他们要是不懂法,完全可以拿了墓地的东西走人,而不是通知文物部门。”

    另外一位年轻男子开口了,而她的话让得陈欣附和的点头,就是,凭什么看不起农村人和农民啊,往祖上倒腾个四代,谁家还不是农民出生。

    “那是你们没听到刁民。”

    林淮面子有些挂不住了,偷偷看了眼陈捷,现对方表情没有什么变化这才心里好受一些,说实话,他这次会跟着来,完全就是冲着陈捷来的。

    在京城见到陈捷的时候,他便是被陈捷给迷住了,没有想到这世上竟然还会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只可惜的是陈捷对他一直是冷冰冰的态度,这让他有些懊恼。

    得知陈捷是在京城大学考古系的,林淮便是动了心思,这次暑假恰好得知自己爷爷准备寻根问祖,而且还联系了当地的考古和文物部门,他就把这事情告诉陈捷了,邀请陈捷一起来参加,没有想到对方竟然答应了。

    中国人讲究一个落叶归根,也讲究一个寻根问祖,尤其是在迹之后,每年都会有不少新闻报道某位成功人士踏上寻根问祖之旅。

    自己达了,找到老祖宗,算是光宗耀祖的事情,不然你看那些普通人,寻根问祖的有多少,自己生计都忙不过来,哪还有时间去找寻十几代以外的老祖宗是谁,来自于哪里。

    “是林老先生?”

    “你是音馆长吧?”

    文化馆门口,音义早就在门口等候了,看到那位唐装老人便是笑着迎上去,早在几天前他就接到了上面的通知,说有一位外商会来村子找寻他们家族的先祖。

    对于跑到乡里老找祖宗的,音义一点也不例外,因为他见多了,莲湖乡虽然名声不响,但是下辖的一个村可是全国四大移民地之一。

    山西洪洞大槐树,江西鄱阳瓦西坝,南京杨柳巷和福建宁化,这是国内著名的四大移民之地。

    在元末和明末时期,因为战乱原因,湖北、安微还有河南大部分地区十里无人烟,而饶州地区因为远离战乱之地,背靠徽州又有鄱阳湖肥沃的土地,人丁极其兴旺。

    所以在战乱结束之后,两朝朝廷以鄱阳湖的瓦西坝为集结地,大规模的朝着湖北、安微、河南等地移民,毫不夸张的说,全国目前有接近两亿人的祖先是从瓦西坝走出去的。

    这些年来,许许多多的成功人士都根据族谱来到瓦西坝寻找他们的祖先,音义也接待了不少批,不过他接待的都是私下通过朋友找上他的,像这种直接由上面领导安排的,让得他清楚的知道,这位林老先生的来历不一般。

    更何况这位林老先生身边还跟着上面文物局的专家,虽然专家管不到他头上,但能够请得动专家又能让上面领导打招呼,音义只能是把对方当做一尊大佛好好供着。

    “根据林老先生提供的族谱,我走访了瓦西坝目前所有的人家,和这些人家的家族族谱对照,最后总算是找到了林老先生祖上这一脉,目前林氏族人在瓦西坝还有三十多位。”

    音义作为文化馆的馆长,根据林老先生所送给他的族谱信息,已经是提前前去寻访,到最后算是确定了林老先生这一脉的祖先是谁。

    当然了,祖先肯定是不在的,当年瓦西坝大移民,但不是所有百姓都迁徙掉的,许多家族都留下了一支在这里,就怕迁徙的族人遭到意外导致整个家族覆灭。

    古代时候,因为战乱原因,很多家族都会被迫背井离乡,甚至有远见的家族会把家族分成几支,而对于家族后人到时候怎么相认,许多家族也都想了办法,那就是利用族谱和字辈。

    族谱可以了解家族人丁情况,而字辈则是可以确定自己处于哪一代,一般家族差不多都是二十年修一下族谱,因为每二十年差不多刚好多一代。

    古代一般大家族差不多都是提前规划好十八代以内的字辈,这样一来就算因为天灾人祸导致家族散开,凭借着各自的族谱和辈分也能够找到祖先。

    林家的情况其实也是差不多。

    按照林老先生提供的信息,林家林老爷子这一支是在两百年前迁徙出瓦西坝的,林老爷子家的族谱有记载的第一位祖先是迁徙后的第一位祖先,是属于昌字辈。

    音义找到了瓦西坝林家的族谱,也找到了昌字一辈,而对照了两家族谱之后,结果现林老先生的辈分比目前瓦西坝林家族人最老的那位还要高三辈。

    “音馆长,麻烦你了。”

    “哪里的话,像林老先生您这样寻根问祖到我们莲湖乡,这是我们乡的荣幸,那咱们现在就出?”

    音义也没有让人家到馆里坐坐,一来是因为镇文化馆也没啥好看和参观的,二来看人家这架势估计也是想第一时间找到祖先,不然的话能这么一大早就到这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