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超品命师 > 第30章 风水先看人
    音家大院!

    所有人听到苏晨这话,表情都变得古怪起来,老爷子不过是客气一下,这位先生……这性子还真是有些古怪。

    音家老爷子眼角也是抽动了一下,本来他是准备了下文的,现在一下子被苏晨给堵了回去。

    “爷爷,苏先生可能也累了,我看还是让苏先生先去休息吧。”

    音离在这个时候开口了,打破了这种有些尴尬的氛围,音老爷子想了下说道:“嗯,既然苏先生累了,老三你带苏先生去你家休息。”

    这一次苏晨没有拒绝,他现在确实是没有打算走,因为报酬还没有拿到呢。

    音豹带着苏晨来到了他家,抱歉道:“苏先生,真的很抱歉,我还要赶回那边处理点事情,您先请自便。”

    “嗯,去吧。”

    对于音离这三叔,苏晨的印象还是挺不错的,算是一个明事理的人。

    ……

    音家人处理事情的度不慢,也就半个多小时,音豹和音离两个人便是回来了。

    “苏先生,这次的事情真的是太感谢你了,这是一点心意不成敬意。”

    音豹的三叔手里拿着一个信封,看鼓起来的程度,里面大概会有两三万块钱,苏晨没有接这信封,而是将目光看向了音离,用眼神询问是什么个情况。

    说好的十万块呢,怎么就变成两三万了?

    这玄学行业赚的都是辛苦钱,可不能克扣拖欠啊,这是有损阴德的。

    看到苏晨的眼神,音离连忙解释道:“苏先生,我三叔没有别的意思,这是另外给您的赔礼钱,我爷爷先前态度不好,您别放在心上。”

    听到是赔礼钱,苏晨脸上露出了笑容,笑着把信封接过来,说道:“那怎么好意思,有些受之有愧啊。”

    看到苏晨的举动,音离表情有些怪异,联想到当初第一次请求这位苏先生帮忙看相时候,苏先生的反应,还有后面自己提到会给钱后,苏先生脸上的笑容和现在是一模一样的。

    “难道这位苏先生很缺钱,或者是很爱财?”

    音离脑海中冒出了这个念头,但苏晨下一刻的一句话却是让得而她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辈修行之人,最忌讳的就是沾上因果,无故莫收礼,既然收了你的钱,那就要还你一些东西,音先生不妨在你家门口前方种上几颗紫荆树。”

    “苏先生的意思,是我这房子的风水有问题?”

    音豹在乡下长大的,接触过许多东西,苏晨这一说他就懂了,而音离俏脸浮现恍然大悟之色,原来这才是苏先生的本意,苏先生看出自己三叔家风水有问题,借着这个机会提点三叔。

    想想也是,像苏先生这样的高人,又怎么是在意钱财之人。

    “是有点问题。”

    苏晨点了点头,这事情他原本确实是没打算提,准备收了音离的钱就离开了,但既然又额外收了这笔钱,也就多嘴一句了。

    “苏先生,我当初建房子的时候,是请过先生来看的,那位先生说过没有问题,当然我不是怀疑苏先生您的本事,只是希望苏先生您可以给我详细解释解释。”

    音豹态度很诚恳,他们家这些兄弟房子都坐落在一排,当初选址的时候,也是找的有名的先生来看的,先生亲自说的这是好地方。

    “那位先生没有说错,但你这房子是辛卯年落成的,到现在也已经是有八年多了,再厉害的先生也算不到未来的事情,尤其是在阳宅这一块,我没猜错的话,你起地基的时候,前面那一排房屋还没有建造吧。”

    苏晨会知道音豹家是辛卯年落成的,是因为在大厅的正中央挂着一块红匾,这是新屋乔迁时候,音豹的亲戚送来的,上面有写时间和送匾人的名字。

    “嗯对,我们这些兄弟建房子的时候,前面还是空旷的一片田野,那一排房子是两年前才建造好的,问题出在这些房子上面吗?”

    音豹也不傻,苏晨这话一出,他大概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嗯,你跟我到门口来。”

    苏晨从座位上站起,走到了大门口,音豹家门口是一条横着穿过的水泥路,大概有那么七米来宽,这条水泥路是音家这些兄弟给浇灌的。

    农村人自建房一般都是靠着乡道,音家这些人也不例外,但因为乡道是南北方向,而房屋一般也都要这个朝向,所以音家兄弟的房子是第一家靠着马路,但大门朝向却是坐北朝南,而后面这些兄弟的房屋紧邻着,朝向也都是一样。

    从整体来看,音家这些兄弟的房子,就好像这条马路上弄出来的一条垂直分支,而马路朝向和房屋朝向又保持着平行。

    随着现代社会的展,私家车是越来越多,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一辆,在门前修了这么一条水泥路用来通车也就正常,而因为左邻右舍的都是兄弟,为了让车子好交汇通过,音家兄弟们除了在门前七米远的地方建造了一堵围墙来挡风,其他什么都没有再弄。

    而前面那一排的房屋也是同样的朝向和格局,苏晨此刻站在正大门,指着前面那一排房屋说道:“你这正门对着的位置,恰好是前面两户人家房子之间的隔道,从风水上来说,这叫聚刀煞,乃是凶煞,而且还是那种的很快的凶煞。”

    “聚刀煞?”音离好奇的重复了一遍。

    “看那隔道,是不是就像一把刀直砍过来。”

    “苏先生,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像,不过你说的的很快的意思是?”音豹有些紧张问道。

    “这天底下煞气有很多种,但大体是分为有形煞和无形煞,这有形煞顾名思义就是从外表上可以看的出来,无形煞也就是刚好相反,得根据方位来向去推断,学过物理的都知道,我们人是处在一个充满磁场的世界,科学上说的磁场是物体之间相互传递力的场,但从风水学的角度来说,磁场是一个充满各种气的整体。”

    “风水学中把一个人当做一个小的磁场,这个小的磁场包含了人的一切运势,由财运、官运、厄运等组成,除了人之外还有物体也有磁场,这些个体磁场组合成了一个大磁场,而在这巨大磁场中,流动着代表着不同运势不同属性的磁场气。”

    “一个人的磁场由那么多方面组成,但这些方面会受到外来磁场的干扰而变化,有的是加持某一方面的磁场,而有的则是破坏某一方面的磁场,风水学中把破坏的这一方面叫做煞。”

    “但这些破坏的煞对人的影响也是有时间长短的,有的煞对人的干扰作用很快就显露出来,但有的煞则是不显山露水,需要漫长的时间,前者我们叫快煞,而聚刀煞就属于快煞的一种。”

    有了苏晨的这一番解释,音离和音豹才恍然大悟,原来一个煞气还有这么多的讲究。

    “可是苏先生,那两户人家的房屋建成都已经是有两年多了,但我并没有遇到什么事情,身体也没什么大毛病。”

    音豹回想了一下,自己家这一两年确实是没有遇到什么事情,相反的家里所有人展的都很顺。

    “那是因为你们这些兄弟恰好是在一排,有道是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你们这些房子自成一势,暂时压住了这聚刀煞罢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苏晨回想起当初李老头跟自己说的一番话。

    “风水是死的,人是活的,历朝历代的风水门派多不胜数,什么玄空、三合、八宅、金锁等等,相互之间谁也不服气,各自拿着自己的案例来举例,谁都有道理,谁都觉得自己是正确的,但他们往往忽视了,风水是为人服务的,最重要的还是在于人。”

    “古时候有一孤寡老人,居住之地逢丧门煞、斩腰煞、独阴煞、三煞交汇,本该遭遇大难,但老人活到了七十二岁高龄才离世,这又该作何解?”

    “是那些各风水门派的理论错了吗?不,这些门派都是对的,这些煞气确实存在,而老人之所以可以长寿,原因很简单,老人一生乐于助人,有过路的流浪汉赐予吃食,村子里谁家遇到了事情,都乐心帮助,而那些被老人帮助过的人,与老人之间构成了因果,这些人感恩于老人,这股感恩之意凝聚成了老人的护身符,百煞而不侵身。”

    “看风水,先看人,离开人谈风水不过是空谈。”

    这是李老头当初对苏晨说的一番话,而此刻对于这番话苏晨有了理解。

    音豹不是什么大善人,但这里有他的许多兄弟,这些兄弟聚合在一起,形成了兄弟之势,所以可以阻挡住聚刀煞,这应该就是李老头所说的,看风水先看人,所以化解之法也以此出,这也是他为什么要让音豹种紫荆树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