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超品命师 > 第20章 五弊三缺
    “音小姐,请坐!”

    感觉到苏先生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一脸的热情洋溢,音离第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怎么苏先生前后态度相差这么的大?

    她不知道的是,苏晨的变化会这么大,完全是因为她说了有十万块的私房钱。

    钱,对于现在苏晨来说,是他最缺的东西。

    光是蕴阴汤,每煎一次使用的药材都要不少钱,而目前看来他最起码需要服用三十次,这就要好几万块了,更别说还有后续修炼上的一些开支,这可全都是钱啊。

    有句俗话叫做穷学文、富学武,但在苏晨看来这都花不了多少钱,最费钱的还是修行,这玩意,家里没有万贯家财还是少碰。

    看到女生脸上的表情,苏晨也知道自己态度变得有些太快了,这让他想到了一个典故。

    相传大文豪苏东坡有一日到一寺庙游玩,方丈看苏东坡穿的一般其貌不扬,坐在自己位置上没动,只是懒洋洋的抬手让小沙弥给他看座,说道:“坐,茶。”

    苏东坡看到自己被这么慢待,有些不高兴,便想戏弄一下这个以貌取人的僧人,当下叫小沙弥拿善缘册过来,当着方丈的面在善缘册上写下捐赠一百两。

    方丈看到这一幕,脸上表情变得热情起来,从自己位置上站起,朝着苏东坡说道:“请坐”,同时又对着小沙弥吩咐道:“上茶。”

    苏东坡微微一笑,随后在善缘册上写下自己的名字,那方丈一看是大名鼎鼎的大文豪苏东坡,连忙激动喊道:“请上座”,同时也是连忙对小沙弥吩咐道:“上好茶。”

    后来,方丈知道苏东坡的诗词书画冠绝天下,千金难求,开口向苏东坡求墨宝,苏东坡也没有拒绝,很是爽快的答应了,在纸上直接是写下了两联。

    上联:坐,请坐,请上坐。

    下联:茶,上茶,上好茶。

    横批:客分三等。

    苏晨觉得自己现在和那方丈没啥区别,没办法,这年头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再说了,自己凭本事赚钱,不偷不抢没啥不好。

    “不知道音小姐想要我给谁看相?”

    “这么说你答应了?”音离脸上露出惊喜之色。

    “嗯,我辈之人,学来本事,本就是替人指点迷津,趋利避害,只不过泄露天机容易遭到天谴,所以我们才不愿意轻易出手。”苏晨一本正经的回答,在“轻易”两字加重了语气。

    “我懂,我都懂,我看过不少和算命看相有关的书,也在网上问过不少人,干你们这一行的,容易犯五弊三缺。”

    听到音离提到五弊三缺,苏晨差点没笑出声来。

    五弊三缺,这是一个很出名的词汇,尤其是在地师和相师这两个行业中,几乎动不动就会被提到。

    所谓的五弊三缺,五弊指的是鳏、寡、孤、独、残;鳏指的是无妻或者丧妻,而寡则是指的丧夫也就是寡妇,孤则是指的父母双亡或者父亲死亡,而独则是指的老后无依无靠,无人养老,至于残则是身体出现某些缺陷。

    其中最为常见的就是残,尤其是相师一行,很多地方那些看相算命的大多数都是瞎子,但这些瞎子并不是因为算命算多了才瞎的,而是在算命前就瞎了。

    算命一行有很多门派,瞎子们则是属于盲派,这一派的祖师爷是鬼谷子,当初鬼谷子见盲人生活困苦难以维持生计,便是将一套命理推断之法传给了盲人。

    这一派的人算命多靠八字推断,如果有人去找盲人算命的话,会现他们在算命的时候,一般会掐指,然后嘴里念着什么,实际上这是因为盲人们在心里开始根据八字的天干地支来进行推断,套进去他们所背诵的口诀,仔细听的话,就会现念的都是和天干地支年月日有关系的词汇。

    不过这一派最大的特点就是传盲不传后,这派收徒只会收同样是盲人的弟子,而不会传给后人,因为他们这一派的存在,就是为了给盲人一个维持生计的本事。

    除了这一派的人之外,其他的五弊在苏晨看来就是一个笑话,不对,这话是那些老头们说的,要真有什么五弊,那周文王定后天八卦,不也活得好好的。

    按照那些老头说的,会担心五弊的,都是些半吊子,一桶水不满半桶水晃悠的混子,真正有本事的,自然有办法化解掉沾染上的因果。

    不过对于三缺:钱、命、权,老头们倒是没有否认,尤其是前面两者,在他们看来才是最需要注意的。

    缺钱的原因很简单,修行是很耗费钱的,那就是个无底洞。

    至于命的话也是同样道理,修行人所处的世界虽然也在俗世,但和普通人还是有区别的,相互之间争斗个生死啥的都很正常,追求进步更是经常没事作死,去一些神秘禁地这类的地方,善终的确实是不多。

    至于“权”这玩意,用老头们的话说,那得看你怎么看了,不过至尊之位就别指望,从秦始皇之后,这玩意便是紫气灌顶,任何修炼之人都碰触不得。

    对于苏晨来说,他不想给人看相,只是不想麻烦和沾染因果,但如果给钱就不一样了啊,给钱了就是交易,只要不是助纣为虐都可以。

    如果此刻王子阳出现在这里,就会现苏晨的嘴脸跟他师傅当时是一模一样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我替你哥哥看相?”

    等听完音离的请求后,苏晨有些纳闷了,如果这女生真的信这个,心里有暗恋的男生,想要看看男生和她是不是良配,自己都觉得正常,可给哥哥看相是什么鬼,德国骨科吗?

    “苏先生,我也不瞒你了,我们家族人挺多的,人丁也很兴盛,仅仅是我爷爷这边传下来的,到我这一代堂兄妹加起来有五十多人。”

    听到音离的话,苏晨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人丁确实是听兴旺的,因为他们这一代正是在计划生育中,正常人家最多一家也就两个小孩,同代人要有五十多个,那就意味着上一代的兄弟得十五个打底,女儿还不算。

    “我奶奶生了十六个,全都是男的。”似乎知道苏晨想什么,音离解释了一句。

    “贵家族真是福缘深厚啊。”苏晨半夸赞了一句。

    “苏先生,你知道我家为什么会有这么旺的男丁吗?”

    “愿闻其详。”

    音离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在组织言语,半响后说道:“我爷爷和我奶奶是媒婆说媒认识的,但那个时候我奶奶家离着我爷爷家相差了一个省,而我爷爷没读过什么书,那个时候只是个篾工,连县里都没去过……”

    从音离的讲述中,苏晨总算是知道了具体事情了,不过这故事听得他也是有些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