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超品命师 > 第二章 凶狮舞爪
    “容我插一句,其实我觉得没有必要给弄这些。”

    苏晨的话让得现场所有人目光都看向了他,一旁的吴琨和李义两个人也是一脸诧异,不明白苏晨这个时候插话干什么。

    看到大家目光都看向自己,苏晨笑了笑,解释道:“有句俗话叫做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老人家还愿报恩,想要给土地爷神台修葺一下没错,但我觉得土地爷可能未必就会喜欢。”

    “你胡说什么,土地爷喜不喜欢你还能知道啊,要这么说的话,那些道观寺庙干嘛又要翻修。”戚明理的那位孙子听到苏晨的话,第一时间反驳起来苏晨。

    “小轩,别那么没礼貌,这位小伙子,你说土地爷不喜欢,可有什么原因?”

    戚明理倒不生气,而苏晨听到对方的询问,沉吟了片刻后答道:“我家也是乡下的,我们村子里也有一个土地庙,我们村那个土地庙差不多有上百年的历史,庙后面还有一颗上百年的大樟树,因为樟树不断生长,已经是压到土地庙的屋檐了,当时我们村很多人都建议给土地爷修葺下庙宇,或者是给挪个地,但被村子里老人给拒绝了。”

    “村里老人说土地爷和其他神灵不一样,每一位土地爷都是当地一位杰出的人物死后所变的,所以在土地爷心中,只要百姓们过的好就可以了。”

    “百姓们上进奋斗,这就是对土地爷最好的报答,把土地庙装修的那么好,大家都天天烧香拜佛,指望土地爷保佑,反而是会惹得土地爷不高兴。”

    苏晨这番话让得戚明理沉默,倒是一旁的林泉接话道:“对,这话我父亲也说过,对于土地爷只要心里尊敬就好了,我爸说,修的太好,可能到时候住的就不是土地爷了。”

    “住的不是土地爷,难不成还能住着其他神佛?”

    李义忍不住开口说了一句,林泉搔了搔头,这话是他父亲告诉他的,但具体为什么他也不知道,当初父亲没有给他解释。

    “我倒是曾经听我们村一位老人说过,那位老人说,土地爷是当地杰出之人死后所化,他们只享受本地人的香火供奉,经过漫长的岁月之后,成功者可以位列仙班,而踏入仙班就如同咱们俗世所说的正式编制一样,可以享受万家香火供奉,如果没有踏入仙班之前,那就是一个临时工。”

    看到林泉回答不上来,苏晨接过了话,继续说道:“临时工就是这样的待遇,你突然给他待遇弄好了,工作环境比正式工都舒服,那些正式工就有很大可能会鸠占鹊巢。”

    “真的假的啊,有这么玄乎?土地爷还不是神仙啊。”

    苏晨的解释让得吴琨和李义脸上露出不可置信之色,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是一样,因为他们觉得苏晨说的太玄乎了,要这么说,那神仙和他们这些凡人也没有什么区别。

    “咱们南方这边还好,北方有许多地方还祭拜黄大仙之类的,你能说这些是神仙吗?”苏晨回答道。

    “不是神仙那是什么?”有人追问道。

    “精怪,有一句通俗的话讲就是修炼出了神通的动物,当然,他们和土地爷又有点区别,不过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只是听我们村子里的老人讲的。”

    看到在场众人一个个震惊的表情,苏晨笑了笑继续说道:“我们村老人还跟我讲过一个故事,说古代有一个穷人,不努力工作赚钱养家,就天天去拜佛烧香,希望神仙保佑让他大财,有一天他现村子里的土地庙贴着的对联被风刮走了,心想自己弄个对联贴上去,也算是替土地爷做了事,土地爷肯定会回报自己的。”

    “只不过这穷人没读过书不会写字,正在犯难的时候,一位游乡的读书先生路过,穷人上前求字,这读书先生很是爽快的答应了,毛笔一挥,唰唰唰写下了一副对联。”

    “这穷人得了对联很高兴,找了村子里的人准备贴到土地庙前,然而村子里的一位老人看到这字之后,却是吓了一跳,说这对联是土地爷自己写的,那读书先生就是土地爷的化身。”

    苏晨故事讲到这里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在场众人都听得很是认真,显然是有些入迷了,看到苏晨不讲了,吴琨埋怨道:“苏晨你继续讲啊,为什么那位老人会觉得说书先生就是土地爷啊。”

    “我看问题出在那副对联上吧,小伙子你把对联的内容跟我们说说。”戚明理若有所思的问道。

    “没错,问题就是出在那对联上,这幅对联的内容很简单。”苏晨点了点头,而后将对联给念了出来。

    “上联是:我若有灵,也不至灰土处处堆,门联片片飞!”

    “下联是:汝休妄想,须知道勤俭般般有,懒惰样样无!”

    听完这对联,戚明理感慨道:“这对联确实是以土地爷的口吻写的,罢了,土地爷大慈大悲,不在意这些东西,只要心中有敬意就可以了。”

    活到这么个岁数,戚明理怎么会不明白,这位年轻人说这么多,就是为了劝自己不要动土地爷神台,当下好奇问道:“小兄弟是做什么的?”

    “我们是学生,还在上大学,学的是土木建筑。”苏晨还没有回答,一旁的李义就先一步给回答了。

    “土木工程,不错,好专业。”

    听到戚明理这话,苏晨没有接话,笑了笑之后,便是开口告辞了。

    不过在走出戚明理的视线后,吴琨突然开口朝着苏晨问道:“苏晨,你说老实话,刚这土地爷的神台是不是有什么秘密?”

    苏晨有些诧异,反问道:“你怎么会这么问?”

    “我又不傻,你说那么一大堆,又是老人又是讲故事的,不就是不让那位老人家动土地爷的神台吗?”

    “没有想到你这观察力还是挺仔细的,没错,我说这么一大堆,目的就是不让那位老人家动土地爷的神台,至于我为什么这么做,是因为这土地爷的位置,和我们老家村子里土地爷所在的位置一样。”

    “什么意思?一样又怎么了?”李义好奇问道。

    “正常来说,土地爷是会待在庙宇里面的,老一辈人对这方面事情特别的在意,就算再穷也不至于在山上挖个洞就给土地爷当窝吧。”

    苏晨的话让得吴琨点了点头,他也是农村出来的,知道农村的情况,确实是如苏晨说的那样。

    “我们村之所以会把土地爷给安家在山上泥洞里,是有原因的,据老一辈人说,是因为我们村犯地煞,就是风水中的煞气,这地煞会影响整个村子人的生活,而这种地煞很厉害,一般东西还镇不住,最后村里的风水先生就想了个办法,用土地爷来镇压地煞。”

    “土地爷本身就是保佑一方土地的,天生与地煞相克,将土地爷神像给摆在这里,可以镇压和化解掉煞气。”

    李义是城里人,听苏晨说这些,就跟听神话故事一样,忍不住质疑道:“真的假的啊,有这么神奇,还有这地煞有那么大的危害吗?”

    听到李义这话,苏晨看了他一眼,严肃说道:“在请土地爷镇压地煞之前,我们村的人经常生病遭遇意外,有的走路会摔倒,有的游个泳溺水死了,但自从请了土地爷之后,这些意外就很少了,大家身体都健健康康的,变成了正常的生老病死。”

    “正是因为知道这些,所以我怕这里的土地爷也是这样的情况,这挪动了土地爷神像或者改了神台,很有可能就导致镇压地煞失败,害了整个村子里的人。”

    这是苏晨的解释,但实际上有些话他并没有告诉吴琨和李义两人,这些不是他的猜测,而是真的。

    这土地爷摆在那个位置,就是为了镇压煞气,这座山形似狮子,但靠在山腰处,也就是那土地爷所在的位置的下方,有几块巨石林立,犹如狮爪。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还没什么,最关键的是这几块石头刚好对着山脚的村落,从山脚村落往上看,就好像是狮子的一对爪子朝着村子抓去。

    从煞气中来讲,这叫凶狮舞爪,属于地煞中的形煞,而且还是自然形成的形煞,杀伤力非同小可,如果不镇压化解的话,整个村子都会遭殃。

    但这种山川自然形成的煞气,是最难化解的,因为形成的时间太长了,要化解也需要一段漫长的时间。

    显然,这个村子里也是有懂行的高人的,利用了土地爷来镇压这地煞,在煞气没有化解之前,是无法挪动土地爷神像的,至于什么时候可以化解掉煞气,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就是这狮爪消失。

    可能有人会觉得疑惑,这些是石头,怎么会消失呢,除非是人工弄掉。

    事实上,也确实是人工,但这个人工要打个双引号。

    大雨山洪,闪电劈落,这些来自于自然“人工”的清除,代表着煞气被化解掉了,那个时候,就可以把土地爷给请走了。

    风水玄学,八卦算命,这些死亡前的苏晨是不懂的,这些本事都是死后的他在阴间所学到的,想到在阴间的遭遇,苏晨也是有些感慨,如果那几位老头知道自己竟然又神奇的活了过来,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阳光照耀在身上,苏晨有些贪婪的呼吸了一口空气,不得不说,阳间的空气还是要比阴间舒服啊。

    只是,当回到校园在宿舍楼下,看见出现在自己宿舍下的那道身影,苏晨嘴角抽搐,表情变得有些怪异起来,记忆中的一幕开始在脑海中慢慢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