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明末中兴路 > 第155章 梦中警兆
    旧历四月,临近五月的时候,即便是小冰河时代的京城,阳春时节的光景也终于来临了。经过了天启七年和崇祯元年接连两年的灾年与大旱,虽然冬季的不少征兆显示崇祯二年的年景很有可能仍然不是很好,春季里的第一场还算比较大的春雨终究还是降临了。这也让几个月以来一直活在紧张和肃杀氛围中的京城附近的百姓们感觉到了不少好的兆头。

    多月的忙碌,让一切备战备事宜也渐渐走向正轨。正月的时候还只能说勉强像样的新军,经过一个月左右的基础纪律训练,再加上三个月各种阵法和枪炮技能的训练,不论是土工作业、火器填装、还是火炮运用,至少各个相关的兵种都显得颇有章法。就是战斗力形成比较慢的弓箭兵,在双杠、单体弓、石绳的配合开弓力量训练之下。虽然没有做够的资源让这些新军弓箭手的箭术如同近卫营和勇卫营一样突出,可是勉强能骑马行军,乃至有效运用五斗弓的人也越来越多起来。

    自从朱元璋时代以来,明军想来不以弓箭见长。能开四斗弓就满足朱元璋时代弓箭手的标准了。五斗弓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门槛:意味着针对没有防护的马匹,能给远处的轻型马以不小的重创;如果对手没有良好完善的铁甲防护,仅仅只有一些凑合的皮夹甚至兵部那种烂成轻型甲防护力的铠甲,又或者一些临时凑合起来的“桌子盾”“破门盾”,那还是能够有相当实战作用的。这个年代的明军中能开五斗弓的人,即便在省镇营兵标兵乃至各地主力之中,也不过一成有余而已。

    更让萧轩有些欣慰的是:在亲卫营和勇卫营原本的两千名左右还算有一定基础的弓手,经过这一年半时间以来的集中资源训练,不仅射术非寻常弓兵可比,很多人还都有了开一石二斗左右强弓,达到武举弓箭方面基本要求的能力了。这就意味着,就算实战使用一些比较好用的八斗到一石左右弓箭,也具备了对携带重型木盾或者铁甲目标一定程度上的中近距离杀伤能力。使用极限强弓,则在防御中对优良防护的铁甲目标也有中近距离的威胁能力了。战斗力和作用按照当初同后金主力交锋时的经验,毫无疑问会有一个明显的提升。

    除了部队训练状况似乎十分让人满意之外,近卫营和勇卫营在时间比较宽松的大半年左右时间以来,招收了不少原本就有一定手艺基础和悟性的学徒,很多人也都是军中匠户们的晚辈直亲或儿子。在并不担心什么“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并且又有足够材料锻炼、专门的经验总结之下。符合制作军器标准的匠人也扩充了一倍有余,在拥有了上万名直辖的工匠之后,火炮还有各种铁盾制作进度也大幅度的加强了。

    这些征兆似乎让萧轩可以确信:就算天下的各个势力在自己的挑动之下举国皆反,凭借自己手中二十个营的四五万战兵,七八万人马,足足一个战略方向集团的实力也能轻而易举的在野战中将敌手各个击破。更不要说除了自己这个“天子反贼”之外,还有另外一伙绝对不会为各种牛鬼蛇神们所容的反贼呢。

    至少整个明朝算下来,萧轩不认为会拥有四五十万真正还算堪战的作战兵力,即便有,也会如同《征清国策》中所说的:就算有几十万大军,可兵力也未必能在一战中有效用于一处。强于对手的数万人左右类似后金主力那样的战略集团是可以各个击破的。后金入主关内有兵源有限、军队腐化、缺乏攻城手段与战术等各种顾虑。可是身为与汉族同族的自己却很显然没有这些顾及。

    想到这里,萧轩就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冒进在很大程度上是正确的。至少在短短几年时间内,似乎就有让整个海内彻底焕然一新的可能。这样,在自己二十岁出头的时候,就可以拥有畅通无阻的政令军令用于整个天下的近现代化建设,搞新文化。如果自己能够拥有至少乾隆那个级别的寿命,新政持续至少一个甲子,说不定提前进入二十世纪初水平的近现代社会都有可能。。。

    出京城一月有余的张嫣在回城之后态度似乎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决定听从萧轩的安排,准备彻底的革新天下,同天下的豪强们决战。起初的时候萧轩不知道这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稍后的时候才从跟随的护卫们那里简单的了解道。因为化妆后的张嫣还是掩盖不住那世间少有的姿色,这一路上可着实招惹了不少的麻烦。更见识到了少数还算刚正大气的部分官员的背后,是贫困衰败到极限的北方社会。

    张嫣也如同很多明末架空小说作者一样认为农民起义军等造反者纪律如何差、如何裹挟流民不知经营建设,如何如何残害百姓,如何与建奴后金之流相提并论云云。

    毕竟,如果一个人的生活水平与收入地位如现代中国的平民百姓一般更接近旧时代的大户或民间地主,那十有七八也就只会用庶民地主的逻辑和感情倾向考虑问题,未必会在意明代史料中哪怕做为敌对者的明廷乃至满清方面对农民起义军的好话与正面描述。可在山东等传说遭到祸害之地的见闻,却彻底的否定了这种如同现代小资产阶级历史文作者一般的“阶层好恶偏见”。

    当然,最终同意按照萧轩的安排行事,很大程度上也是三观受到很大打击之后灰心丧气的表现。未必说明此事的张嫣完全赞同自己的那一套,可这就已经足够了。

    萧轩当然仍然不敢就此就把张嫣收入自己的后宫,谁知道这一切是不是装出来的或者有什么隐患?因此第一次连续几日与女人相拥而眠的选择,也是田秀英及袁贵妃乃至周玉凤等身边人。

    可是,就在临近旧历五月的一天,当萧轩在温柔乡中陷入美梦的时候,梦中的画风却突然变化了:正在萧轩骑着高头大马率领数万大军乘着一支的帆船渡过大江的时候,在江南岸边的芦苇从中突然铳炮声大作,一支支如同后金主力级别的强弓利箭射来。威力不差的无数抬炮如同滚滚的雷声一样射出的致命的火力。刚刚渡过长江不久的大军就遭遇到了败仗。

    自己的队伍一路北逃的过程中,梦中的萧轩似乎开了上帝视角一般的看到那完全不逊色于自己的凶悍强大的军队远非自己所想象的水平和规模。萧轩还梦见被大军围困后的京城中燃起了熊熊大火,一些囤积好的粮食也被烧毁,似乎包括自己在内的整个新军队伍都陷入了绝境之中,不由的陡然从梦中惊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