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史上最强吹牛系统 > 第397章 尸斑
    半晌过后,庄文才能站起来下床。

    这一下床,庄文说什么都不愿意在上床了,他在床上足足躺了一个多月,这时候恨不得跳起来跑两步。

    “我特么在床上躺的身上都快生茧子了,这身体要是好了,不玩个三天三夜,都对不起这一个多月!”庄文边走边絮絮叨叨,也不顾旁人诧异的眼光。

    詹姆斯拉着庄文要去检查,差点没给庄文一顿暴打。

    他坚信自己已经是好了,现在他对方文信任的不得了。

    他又是龙城有名的大富豪,出身发家的时候少不得干一些见不得光的事。

    虽然现在转做正行,发了大财,可是一身江湖气还是免不了的。

    詹姆斯叽歪的几句,惹的他性子上来就要暴揍老外,来个毒打!

    只不过他现在浑身没力,走路都困难,要不然真得给詹姆斯打一顿。

    他走了几步,方文道:“去检查检查吧,也让这位专家心服口服!”

    庄文立刻点头道:“走吧,死老外,咱们现在就去检查检查,让你心服口服,知道不……”

    詹姆斯顿时就不好了,你这是区别对待好吗?

    老子喊死了你都不去,人家随便说一句,你就屁颠屁颠的!

    这边詹姆斯和刘满世拉着庄文就走。

    到了门口,庄文还不忘转头道:“方老弟,你可别走,待会我还要好好感谢你呢……”

    他醒来后,能下床,第一时间就给家里人打了电话。

    此时,庄家人正在赶来。

    方文笑着点点头。

    过了没多大一会,诊疗室的大门被庄文推开,这货挺胸叠肚的,一脸神气。

    詹姆斯则一脸崩溃,满脸不可置信,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夏老笑道:“怎么样,什么结果!”

    此时庄文已醒,他对方文更是放心的很,虽然庄文一脸的鼻青脸肿,可是他完全可以断定,庄文此时一定没事了。

    詹姆斯两眼失神,嘴里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什么怎么可能?说啊,检查结果如何!”夏老乐呵呵的道。

    “只有软组织挫伤……”詹姆斯一脸崩溃,这特么完全不符合常理啊。

    夏老听了“哈哈”大笑,软组织挫伤,那就是给方文打的啊,鼻青脸肿的样子,要不软组织挫伤,还奇了怪了。

    詹姆斯两眼看天,眼睛都直勾勾的,这事对他打击有点太大了。

    给人打了一顿,脑袋里的血块就好了?

    这也太让人意想不到了。

    “怎么样,詹姆斯先生,我们华夏的中医还是有可取之处吧……”夏老摸着白胡子洋洋得意。

    让你特么在得意,今天就让你知道,我华夏中医也不是随便说说的,这种疑难杂症,你特么搞了一个多月,没什么结果,到老头这里,一个学生就搞定了。

    你丢人不丢人!

    詹姆斯愣了半天,才突然大叫起来。

    夏老给他吓一跳,差点没把胡子拽掉。

    “你特么发什么疯……”夏老不高兴的道,你特么一惊一乍的,脑子有病吧!

    夏老突然眉花眼笑道:“詹姆斯,我看你脑袋有点不好,我也来给你毒打一顿,帮你治疗治疗?”

    詹姆斯大叫道:“这不是中医,这不是中医,这是那个……玄学……,对了就是玄学……”

    医学里面绝对没有这种路数,他现在找到借口了,一脸得意的看着夏老道:“还有一例病例,能治好,我才承认中医厉害……”

    方文摇摇头道:“詹姆斯先生,你们镁国人都是这么厚脸皮吗?”

    詹姆斯怒道:“你侮辱我……”

    方文道:“我怎么侮辱你了?难道庄先生没好!”

    庄文在旁边补刀道:“对啊,难道我没好,老子现在不知道有多好……”

    詹姆斯怒道:“灵魂附体这种事是玄学范畴,不是医学范畴……”

    庄文挠挠脑袋道:“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有个屁的道理!”方文道。

    “对,有个屁的道理!”庄文立刻回道。

    詹姆斯气的直翻白眼,人家说“有个屁的道理”,你就跟风,你听到什么理由了吗?

    太没立场了吧!

    方文道:“灵魂附体这种事是玄学范畴,可是……庄先生刚才脑袋里的血块,你也亲自检查了,还有吗?”

    詹姆斯顿时哑口无言,半天说不出话来。

    方文又道:“在说了,很多事情,并不是所谓的医学能解决的,当然要靠别的方法,现在庄先生难道没好!”

    庄文得意洋洋的翘着二郎腿道:“对啊,难道我现在没好?”

    詹姆斯鼻子差点没气歪了道:“这次最多只能算一半,下一个病例,你能治好,我就承认西医不如中医……”

    这特么还带加码的?

    夏老现在对方文是十分信任道:“那行啊,如果治好了,你要在报纸电视和网络上公开朝中医道歉!”

    这货前些日子,在网络上发表了一片文章,洋洋洒洒几千字,就是说中医不如西医。

    这也是这次比试的原因。

    “好吧,如果这次我找出原因,治好那人,我看你还有什么话说!”方文道。

    刘满世院长此时打量了方文好几眼,他完全能确定这小家伙,肯定是老师请来的高人,虽然年纪轻,可是人家这是有真本事。

    而且刚才夏老无意识的,连“方老弟”都喊出来了,这就足以证明,方文不仅仅是学生那么简单。

    刘满世道:“各位跟我来!”

    一群人出了诊疗室,一直走到走廊尽头的另一间诊疗室。

    这间诊疗室里面,用日光灯照的透亮,窗外阳光也透进来。

    整个病房里,就只有一张病床,病床上躺着一人,手里正那这份杂志在看。

    看到这么多人进来,不由的愣了一下,才笑道:“今天这么多人啊……”

    很多学生看到他的脸都吓一跳。

    他脸上布满大大小小的瘢痕,颜色呈现出青紫状,甚至有的地方已经流出浓水!

    一眼看去,正是尸斑……

    人身上出现尸斑,那一定是死了之后的事,如果身体机能正常,绝对不可能出现尸斑。

    可这人身上有尸斑,而且看起来一切正常,这就有点吓人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