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大制药师系统 > 第145章 聂家的谢礼
    就在众人惊讶不敢置信之时,聂毓婷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什么的,全部闻讯赶来了。

    一帮人围着周文和聂毓婷问个不停。

    周文被问的有些不耐烦了,让陈志远拿起无菌箱,转身出了屋子。

    聂伟豪夫妻俩一看,赶紧追上来道歉。

    “不好意思周医生,他们只是太关心婷婷的病情了,您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是啊周医生,您留下来吃个便饭再走吧,让我们聊表谢意。”

    聂伟豪夫妻俩十分客气的说到。

    “我知道。”周文嘴上说着,但是并没有停下来,“吃饭就不用了。我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一步了。”

    顿了一下周文跟道:“你女儿还有一点轻微的抑郁症,应该是身体原因造成的,你们不用担心。等回头身体恢复好,应该就会自愈。”

    聂伟豪点点头,“好的,谢谢您了。既然周医生有事,那我就不留您了。伶伶,快去给周医生准备礼物啊!”

    “对对对……周医生您稍等一下~”说着张春伶又快步跑回屋子去取礼物了。

    在周文他们来到大门口时,张春伶拎着一个黑色帆布袋追上来了,“周医生,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感谢您为我女儿治病!”

    “真得不用,聂太太。”

    “周医生,请您无论如何要收下,要不我们于心不安……”

    在聂伟豪夫妻俩的再三劝说下,周文“万般无奈”的收下了礼物。

    至于之前答应的两万块诊费,都收了人家礼物了,周文也不好意思再提了,“聂……聂老板,聂夫人,我们就先走了。”

    周文差点又喊聂总了。

    “好的周医生,你们慢走。”

    聂伟豪和张春伶,挥挥手,目送周文两人离开。

    等车子尾灯消失在道路尽头时,聂伟豪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你真得相信他吗?”

    张春伶眼眶很快濡湿了,哽咽着说:“就当是为婷婷买个希望吧!”

    聂伟豪闻言叹息了一声,点点头。

    “嗯……”

    两个人随后回了屋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很快现了不对劲。

    正常情况下,聂毓婷情绪平稳,皮下组织每天平均也会出血1~2次。

    但是自从周文帮聂毓婷治疗之后,从早上到晚上,一次都没有出血。

    第二天。

    第三天。

    第四天……

    ……

    ……

    另外一边。

    离开聂家大宅后,陈志远感慨道:“这个什么聂家,真是有钱啊,光那张红木雕花屏风,最少5oo万。”

    “这么贵?”周文稍稍有些诧异到。

    “贵?我告诉你,我这是往少了猜的,如果按照艺术品算的话,可能要上千万都不止。”

    顿了一下陈志远跟道:“还有你注意到没有,墙上挂着的一副聂毓婷的肖像画?”

    “那是画吗?”周文疑惑了一声,“好像是照片吧。”

    陈志远嘿嘿笑道:“什么照片啊,那是写实画像,而且看风格,应该是国内写实大师冷军的作品。

    你就想想吧,那副画要是拿出去拍卖,值多少钱?”

    “……”

    周文有些无语。

    说完陈志远跟到:“对了老周,快把箱子打开看看。”

    “急什么啊。”

    “我想看看,这么有钱的土豪,能送个什么礼物?”

    顿了一下,陈志远跟道:“按照道理来说,这么有钱的人家,出手应该不会太寒酸。但是也保不齐,毕竟越有钱越抠的例子比比皆是。”

    周文系统开箱子都开到麻木了,对于聂家会送个什么东西,说实话,他是真心不怎么在意。

    而且说实话,他帮聂毓婷治疗,真没想收钱。

    毕竟这是系统任务。

    把放在脚下的布袋子拿起来,从里面抽出一个黑檀木箱子。

    箱子不大,大概4ocmx3ocm这个样子,四个角都是包铜……不对,铜没有这么亮。

    周文仔细看了看,惊讶道:“卧槽,这个是镀金还是纯金啊?”

    开车的陈志远,斜乜了一眼,斩钉截铁说:“纯金的!”

    周文把箱子拿起来,凑近了仔细看看说:“这一个包角可能2o克都不止吧。”

    “自信点,绝对不止!”陈志远留着口水说。

    “有钱人家就是壕无人性,光这个一箱子价值都远远不止2万块。”

    陈志远迫不及待说:“快打开看看啊。”

    周文现,箱子锁扣都是黄金做的,揿了一下,锁扣”啪嗒“一声弹了上去。

    掀开后,一眼便看到黑色绒布托上,镶嵌着一枚法拉利的经典款红色钥匙。

    陈志远看了眼,方向盘都抓不稳了,在马路上走了个“s”型。

    周文抓着扶手喊道:“你干嘛呢!”

    “老周,法拉利啊——”

    “我看见了。”

    “卧槽,居然送你一辆法拉利。”

    “你激动个屁啊!不就是个法拉利钥匙嘛,淘宝上几十块钱就买到了。”

    “……”陈志远赶紧靠边停车,然后把钥匙从绒布托上拽了下来,拿在手上仔细看了看,肯定道:“这Tm的绝对是真钥匙。”

    “你亲眼看过法拉利钥匙?”

    “没看过。”

    “那不就结了~”周文杠了一句,继续看。

    除了一枚不知道真假的法拉利钥匙外,旁边还镶嵌着一枚手表。

    从箱子里把手表拽出来看了看,“这是什么表啊?”

    “卧槽,沛纳海!”陈志远看了一眼,顿时惊讶的叫了起来,立马从周文手上抢了过去。

    “好像在哪里听说过这个牌子,很贵吗?”周文问道。

    陈志远仔细看了看型号,激动道:“这是沛纳海特别版的pam oo348,是奢侈品,官方售价要1oo万。它采用了陶瓷材质……”

    陈志远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手表的性能以及材质之类的专业术语。

    周文感慨道:“真得很佩服你们这种穷逼,虽然买不起,但是懂的真多。”

    陈志远:“………”

    除了法拉利和沛纳海外,还有一枚纯金的限量版Zippo打火机、六七张华润、大润市一万面值的现金购物卡等等。

    这些东西都价值不菲。

    除此以外,在箱子上面还别了一枚普普通通的房屋钥匙。

    “……”

    陈志远也看到了钥匙,感慨道:“有钱人送礼,真是朴实无华啊!”

    周文摇摇头说:“过过眼瘾就行了,不要想那么多。”

    周文的意思是,车子和房子不要想了。

    “我知道。”陈志远点点头,把手表和钥匙扔进了箱子里。

    除了手表有些眼馋外,其余的打火机购物卡,甚至房子,他都无所谓,主要是法拉利。

    他做梦都想开跑车,可惜买不起。

    要是真得送给周文,那他就爽了。

    好兄弟,拿来开开,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就是不知道,聂家舍不舍得?

    ……

    下午回到江州市后,周文马不停蹄的开始制作生物生素。

    生物生素里的主要材料,包括藏红花、天山雪莲、乌斯马草、当归、乌、灵芝、金银花、茅草根等,一共十一味名贵中草药。

    根据制作配方要求,只要按照一定的比例,熬制成汤药后,再添加入系统出品的一味原材料后,就算成功了。

    让唐昕把缺的几味药材全部买好后,周文便开始制作了。

    这个汤药熬制的过程非常繁琐,周文花了整整一天,到9号下午三点半才熬制出配方要求的汤药。

    随后周文花了1ooo积分,从系统里兑换出了生物添加剂。

    这是一种粉末状晶体,装在一个普通的玻璃瓶里面,重量大概有1oog左右。

    周文把熬好的汤剂放到电子秤上秤了一下,然后按照比例,往汤药里添加了1.3g生物添加剂。

    生物生素就算制作成功了。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了一道提示音。

    【叮!你成功制作出了生物生素,药效显著,经验值+5oo】

    周文没想到,制作生物生素的经验值,居然有5oo点,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等汤药冷却后,周文和唐昕一起,按照固定剂量进行封装。

    汤剂封装机是他之前花两万块钱买的,专门用来做实验用的。

    不过袋装看上去不仅丑陋,而且一看就是便宜货,不符合生物生素的高端定位。

    等以后销售时,得请设计师重新设计包装,起码看上去要高端大气上档次。

    实验室封装机有些慢,忙了两个多小时,才把一百多份的制剂全部做好。

    看看时间,已经快到6点钟了。

    “走,请你去吃晚饭~”

    周文开车带唐昕去了附近商业街。

    吃饭时周文现,唐昕用的还是苹果s6,屏幕都已经坏掉了。

    “吃过饭带你去买部新手机,就当是奖励你这段时间努力工作的。”

    昨天赚了一笔大的,虽然车子和房子希望不大,但是光一块手表就价值百万,还有纯金Zippo以及6张购物卡(送了一张给陈志远)。

    所以他心情高兴。

    “那个……不用了,这手机还能坚持一段时间。”唐昕客气的说到。虽然心里非常想要,但是却不好意思。

    周文呵呵笑道:“没事的。快点吃……”

    就在周文两人吃晚饭的时候,金陵郊区某别墅里,穆安琪正在跟她老爸穆元庆商量,把公司关闭呢。

    穆元庆虽然无奈,但也只能同意了。

    实际上按照他当初的构想,是打算让公司和学校那边合作经营的,稳赚不赔。

    除了生物技术开以外,像技术咨询、技术转让、技术服务,医疗器械等等,都是很赚钱的项目。

    但是穆安琪清高不愿意,非要自己独立经营,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父女俩聊完公司的事情后,穆安琪突然说:“对了穆老师,前两天周文打电话跟我说,他现了一个什么植物素,说治疗脱效果特别好,非要跟我合作生产,我没答应。”

    穆元庆:“……”

    ——

    ps:对不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