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神级皇帝之斗破三国 > 第64章 刘豹的踟蹰
    第六十四章刘豹的踟蹰

    贾诩也是眼前一亮,王越,天下第一剑师,剑法高超的游侠,在江湖上威望极高的人物,曾经当过少帝的御剑教官,也教授过现在的天子刘协。

    很快王越被带了过来,身后还跟一人,年纪极轻也就二十上下。

    “臣王越、史啊拜见陛下!”

    “叮!发现传奇人物王越,激发黄金宝箱一个,打开方式————官!官!官!”

    “没想到真的是王师,王师快快请起。”刘协抬手示意王越免礼,然后嘘寒问暖问了一些王越的事。

    王越直摇头叹气不想提过去这几年的事情,只是简单一笔带过,然后道:“陛下!臣听说匈奴来犯,陛下有志痛击斩杀这些异族,臣不才刚好在河东,不敢不来助天伐道。”

    “好好好!爱卿能来,能放下心中那点芥蒂,朕高兴之极,有了爱卿,朕可以放心睡一些好觉了。”刘协知道王越心里那点小心思。

    当然他是刘辨的帝师,于刘协并不算是,当年何进与十常侍在宫中厮杀,王越原本要保的是刘辨出宫,刘协只是顺带。

    最后碰到董卓却黯然离去,说来是愧对刘协的。

    而且他这人官瘾极强,一直念念不忘。

    从系统给的关任务提示便知一二。

    “王腾跃你终于肯来了。”李彦上前一步,狠狠的拍向王越,王越轻巧闪开,笑着冲李彦道:“李敬堂,陛下面前不可乱来,你的信我早收到了。”

    “所以你来河东不少日时日了吧。”李彦对王越说了一句,转身对刘协道:“陛下,常听你之言,提及王腾跃,刚好臣与之熟悉,特写信让其过来,不想他竟迟迟未现身,真是气煞人也。”

    王越不搭腔,收到李彦的信,他是大感意外,没想到李彦竟然在刘协手下效力,还混了个一官半职,而自己蹉跎一身,一直有心至仕,却一直不能遂愿。

    故最后还是心痒难耐,来了河东,不过并没有显身,而是静默一旁考察斟酌。

    “哦!刀王与帝师竟然相识,果然江湖很小,只是李爱卿瞒得朕好苦,王师更是盼得朕好苦,哈哈,好在你们都是一心为国之人,如今相聚,朕心甚慰。”刘协笑了,现在不仅刀王李彦投在自己这里,剑师王越也在。

    李彦、王越同时道:“陛下谬赞。”

    “王师,想必他就是你的大徒弟吧。”

    王越回过神来,这才略带歉意道:“陛下!这是越的大徒弟史啊,他到是继承了臣不少剑法,剑之一道鲜有对手。”

    史啊!不错!不错!也算是一个小保镖。

    既然有了护身保镖,而且一来就是一双,刘协的安全也不用担心了,接下来的安排更顺利。

    散会后,刘协独留下李彦问道:“爱卿,你写信给了王越,可有信去你兄弟枪王童渊。”

    李彦苦笑一声,天子已经不是第一次跟他唠叨了,便道:“陛下,臣已经写过三封信了,师兄一定能收到,只是陛下,他能不能来,这个臣可做不得主了,师兄早年就隐归山林,不问世事,传心授徒,怕是有心无力,要辜负陛下了。”

    “好吧!只要爱卿帮朕相邀了就好,他来不来朕也不太奢望了。”刘协说的是实话,对于童渊,他也没有报多大希望,此人不像李彦,钟情锻造,大隐隐于市,碰巧能遇上。

    便不似王越,而是淡泊名利寄情山水,所以不是这么好请的。

    翌日贾诩与刘协等人前王闻喜,然后贾诩带着五千士兵前往卫庄埋伏,做好伏击准备。

    刘协则继续在闻喜等着匈奴南下。

    一日不到,刘豹带兵南下劫掠临汾,果然又跨过汾河向降邑四周的县进攻,不过这一回各县的人都被迁移到了绛邑,太守王邑率郡兵三千,两县杂七杂八的卫兵二千多人亲守降邑。

    在加此时徐晃也带兵二千精锐兵甲驻守城中,刘豹见守城完备,郡兵不少,太守王邑在此,微微拭探进攻了一下,便撤走了。

    攻城如若不是偷袭守备兵少的城池,他们也不太愿意攻城,毕竟他们是马背上玩弓的人,攻城战是步卒干的活,骑兵这样打是愚蠢的消耗。

    “王!我们探测闻喜方向好像有汉人的皇帝亲自坐镇在在那里。”

    “什么汉人的狗屁皇帝,一个小屁孩而以,等我攻下闻喜,让他学狗叫。”刘豹一听探子送回的这个消息,不由就是火冒三丈,摸着头顶的光头,脸上就狰狞起来。

    自己上次就是被刘协给偷袭,损失了几千部曲不提,头发,眉毛都烧光了,现在头皮的颜色还是黑的,这是活生生给毁容烧的。

    对刘协的怨恨深着呢,这次南下本应该是右贤王去卑的往年历常活动,但是为了报仇他不得不央求了一下自己的父亲单于于夫罗。

    同时还许诺交出南下劫掠的好处二层给去卑,为的就是能捉到大汉的天子,把上次的羞辱还回去。

    “留下二百人的骑队看着降邑城的汉军,不要让他们出城,我率主力去打汉人小皇帝。”

    刘豹带着人浩浩荡荡冲向了闻喜。

    不过刚到隘口又停了下来,看着四周的地形,两边莽莽山林,冰雪覆盖之下,透着一股幽寒,像是平空多出了无数的长剑,正等着人一头扎时去,然后乱剑砍死。

    便找来人问道:“通往闻喜的路是不是设伏之地很多,官道狭窄,?这个隘口是不是可以下寨封堵?山上能备滚石火球吗?”

    刘豹也算是长了记性,关中一把火,刘协斩杀他二千部下,烧光了上半身,汉人皇帝在闻喜会不会是一个诱饵。

    所以这回冷静多了,一连问了几个问题,有手下都觉得有些小题大作了。

    回话的是右贤王去卑派来给他领路的。

    相对于去卑对河东南部的熟悉,刘豹就差得多了,对这一片两眼一摸黑。

    那人回道:“正如左谷蠡王说的一样,这隘口可以下寨封堵,一但关拢,就得拼杀一把。

    如果不想拼杀,想出来就得走东边,转翼城方向北回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