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永冬之境 > 第236章 高雅与低俗(中)
    有埃尔德里奇带路,守城的异身者只敢瑟缩地低着头,放任布莱恩等人进入。巫妖教声名狼藉,或许这唯一的好处便在于此吧。

    本来阿比盖尔的肤色会引来一些问题,可那些闲着无事的人看到庞然的埃尔德里奇后还是老老实实地绕着走开了。

    阿比盖尔没有注意到这些,此刻她的眼中闪烁着光芒。艺术之国赞亚比拉的建筑风格在这个时代独树一帜,他们的建筑崇尚异形与突变,推崇自然界较为罕见的奇异形状。复杂的建筑构造表明了建筑学的发展,错落有致分布的住宅也代表着基本的社会结构已经趋于稳定。

    首尾相连的建筑群相互交织,由外向内,建筑越来越高大。而在所有的建筑中心,一座宛如天下巨剑的高塔巍然直立。

    “那就是剑塔。”阿比盖尔不无仰慕地看着那剑塔。

    在地下都市——伊莱尔,所有人都是蜗居在凿穿的岩壁上,哪里有这样宏伟壮阔、剑指苍穹的高塔呢?

    街道两边,作为一般等价物的金色矿石已经在商业活动中广泛流通。存有私人财产的猎人们正在用这种矿石换购一些手工商品,必如木制的锁扣,石制的粗矛。

    在一些拥有冶炼手艺的商人手中,金属锻造的武器更是少数人的珍宝。

    “三百年。三百年。”布莱恩不无感慨地说,“我这一睡,便是三百年,究竟错过了多少变迁呢?”

    “三百年……布莱恩,你是从安德烈时代活过来的吗?”阿比盖尔不由惊讶地捂住嘴。

    “我是从哪个时代活过来的呢?……或许还要从安德烈往前推,一直推……”布莱恩道。

    “那之前……是什么时候?”

    “当时地面上有着一个大帝国,然后经历了一场毁灭一切的灾难,从那以后,天地间就充满了风雪。再之后,人们相互扶助,重新自立,地上突然冒出了许多机械人。智械们消亡后,出来了拉维奇魔人,人类被赶出了他们的故土。安德烈带领着人类击退了拉维奇魔人,还有一群天外来客,建立你们熟知的大国……太久远太久远了,我都怕某一天会逐渐遗忘这些。就像现在,我已经连我身为人类时的经历都回想不起来了。”

    布莱恩自嘲地笑。

    阿比盖尔深深地看了布莱恩一眼。

    对方的来历比她想像的更加可怕。一个比现存历史都更年长的不死族,随着时代的变迁,他只会变得越来越古老,越来越深不可测。

    之前她还认为主母可能能够勉强和布莱恩交手,但此时再认真思考一下,果然还是布莱恩强太多了。

    布莱恩·韦恩。

    阿比盖尔默默记下这个名字,打算找机会弄清楚他的真正身份。

    “所以呢?我要去找索拉加高塔,你下一步该怎么做?”感慨完后,布莱恩问道。

    “找个猎人小队。前方便是没有任何参照物的大雪原,没有老道的猎人们的帮助,用不了几天我们就会彻底迷路的。”阿比盖尔道,“不过很可惜,我们没有足够的黄金来请猎人来帮忙了。我身上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埃尔德里奇。”布莱恩看向身边的肥猪,“听到了吗?”

    “听到了听到了。我现在就亲自去找猎人小队,你们先四处闲逛就好。”埃尔德里奇忙点头道。说完,他便扭动肥大的身躯往其他方向走去。

    “埃尔德里奇……”阿比盖尔看着对方的背影,颇有一种不真切感。

    那个与血腥划等号的埃尔德里奇,此时居然为她的要求而卖力。

    就在几天前,她还只是在传闻中了解食人圣者的。

    她把注意力放在街景上,如饥似渴地品味着充满艺术的建筑。

    究竟什么是艺术?

    他们还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为了弄清楚“艺术”究竟是什么,街道上的人们便自发的组织起艺术展示的活动。有自信的人将自认是”艺术“的作品呈献出来供人欣赏。

    其展品千奇百怪。

    有自己脱光,涂上奇怪的泥,亲自上阵的。

    有将尸体摆成各种形状的。

    有作画的,有献歌的。

    这种博人眼球的展览果然引起了外来人——阿比盖尔的注意。

    文明发展的第二个阶段便是自觉。如果人类能够给艺术定下准确的定义的话,那他们便已经走进相对发达的时代了。

    ”果然,还只是懵懂的探索而已。“布莱恩微微摇头。

    而对于阿比盖尔来说,这种艺术实在是太过新颖了。

    她颇为疑惑地盯着一个毫无规律可言的冰雕,听着创作者自吹自擂的演说,颇为苦恼。

    ”可是,这完全看不出你说的形状。“阿比盖尔是个求实求真的黑暗精灵,她直言不讳。她的话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鸣。

    那个人类的脸涨红了。他骂道:”快滚!快滚!区区黑暗精灵懂什么!快滚,不要污染我的艺术品。“

    阿比盖尔只能有些狼狈地从人群中退出来。

    才刚刚退出来,就被不远处两个人的争吵吸引了。

    ”你这画的什么!低俗的可怕!我的天啊,怎么会有这么粗俗的东西存在?“

    ”你那才是粗鄙的东西!我这是高雅的艺术!高雅!高雅!你懂不懂!“

    围上去看,居然是两个画手在展示自己的画作。

    用各种由魔兽内脏、冰雪植物、异身产物研磨成的颜料绘画的画作。一个画的是穿着人类兽皮衣服的黑暗精灵,另外一个画的是没有穿衣服的人类男子。

    这个时代的画说不上多精致,无非是色块加上线条的简单临摹而已。

    两个画手吵得不可开叫,身上的异身都蠢蠢欲动。

    画人类男子的那个人说:”你那画的黑暗精灵,还穿着人类的衣服,简直是牛头不对马嘴一般。就像画个故作姿态的魔猪,还穿着女人的衣服一样可笑。而我这充满了纯粹自然美的人类才叫艺术!“

    ”你懂什么!“对方不同意了,“就是这种反差带来的美!你见过穿人皮的畜生吗?这就是极致的反差美,只有黑暗精灵才能体现!”

    阿比盖尔在下面听着,内心里渐渐涌起一股怒火。

    围观者颇为轻蔑地看了一眼阿比盖尔,无声地笑了一下。

    在人类的观念里,黑暗精灵永远就是下贱的存在,活该永远住在地底,被人踩在脚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