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超级鬼仙 > 第62章 约法三章
    一想到丧坤,曹文耀顿时来了精神,他将手朝秦子昊一指,说道:

    “秦子昊,今天我就看在刘绍祖的面子上,放你一马!不过你要是还敢缠着冷潇潇,我敢保证,会有人来收拾你!”

    秦子昊耸耸肩膀,

    “借你吉言。”

    他说着,故意将冷潇潇搂得更紧了些,又回头对刘绍祖说道:

    “你现在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可别硬撑,要是有哪里不舒服,就回去躺着休息,或者来找我。”

    刘绍祖立刻点了点头,

    “好的,昊哥。”

    “我先走了,回聊。”

    秦子昊搂着冷潇潇转身离去,从始至终,他都没拿正眼看张霞一眼。

    待他走远,曹文耀才回过神来,怔怔地冲乌明杰问道:

    “他说借你吉言,是几个意思?”

    乌明杰也是一脸懵逼,

    “不知道,但我觉得,他是在挑衅你。”

    “哼!得罪我曹文耀的人,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曹文耀说着,眼中闪过一丝怒意。

    ……

    秦子昊搂着冷潇潇的细腰刚走到一处没人的地方,冷潇潇忽然停下脚步,没等秦子昊反应过来,她抬腿便是一脚,重重地踩在了秦子昊脚尖上,疼得秦子昊“啊”的一声大叫。

    “喂!冷潇潇你疯啦!”

    “哼!谁叫你占我便宜。”

    “我……我占你什么便宜了?”

    冷潇潇嘴唇一翘,

    “你刚才搂我腰了!”

    “这不很正常嘛,既然要假扮你男朋友,当然得扮得像一点,总不能离你二尺远吧。”

    “不行!我得跟你约法三章,一,不准抱我,二,不准亲我,三,不准当着别人的面叫我亲爱的。”

    “那别人怎么相信你是我女朋友?”

    “我不管!反正不准。你要是违反一次,我就从你的报酬里扣一万块。”

    秦子昊一听要扣减报酬,连忙表示:

    “行!行!一切都听你的,你说了算。”

    “这还差不多。”

    “对了,你知不知道坤哥是谁?”

    秦子昊忽然问道。

    冷潇潇摇了摇头,

    “不知道,你问这个干吗?”

    “刚才乌明杰说,要找坤哥来对付我。”

    “是么?那我回头帮你问问,看看这位坤哥究竟是什么来头。”

    “其实无所谓,反正在我眼里,不管他什么哥,都是渣渣。”

    “你就这么有自信?”

    “当然,鬼我都不怕,还能怕人么。”

    秦子昊正说着,忽然闻到了一股似曾相似的淡淡清香,

    他思索片刻,忽然脑子里一激灵,想了起来,那晚他从天御阁皇家会所出来,追逐一道黑影进入一条狭巷,在那道狭巷中,便是闻到了这样一股香气。

    他立刻转头,不由得吃了一惊,竟然是中午在教务处见到的那位帅哥,也就是号称曹文耀表弟的家伙!

    男子看了一眼秦子昊,目光落在了冷潇潇身上,

    他嘴角微微上扬,露出迷人的微笑,用富有磁性的声音说道:

    “早就听说冷家千金拥有闭月羞花之貌,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冷潇潇似乎被对方给迷住了,眼神有些异样,不过还没等冷潇潇说话,秦子昊忽然抓住她的手腕,一把将她拽到了身后,冲对方淡淡一笑,道:

    “一个大男人,身上却喷了女人味的香水,阁下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GAY吧?”

    对于秦子昊的冒犯,对方并不气恼,笑着问道:

    “不知这位兄弟怎么称呼?”

    “你别跟我套近乎,我跟喷香水的男人没话说,潇潇我们走!”

    秦子昊说完,拉着冷潇潇转身离去,

    望着他俩离去的背影,男子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而此时,秦子昊心里已然断定,这家伙,就是那晚他追逐的黑衣人!

    他的心里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从他那晚捡到的玉牌来看,这家伙应该是慕容世家的人,慕容世家的人,居然跑到曲径一中来读高中,除非是闲的蛋疼,否则,必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秦子昊隐约觉得,对方很可能是冲自己而来,

    身为鬼门传人,被玄门中人盯上,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只怕会惹来很大的麻烦。

    秦子昊正紧皱眉头,若有所思,冷潇潇冲他问道:

    “喂,你在想什么呢?”

    秦子昊回过神来,笑了笑,轻描淡写地说:

    “我在想,刚才那小子是不是喜欢上你了。”

    “咦?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我吃哪门子醋呢。我只是想跟你确定一下,万一你被他给勾走了,答应我的十万酬金,还算不算数?”

    “你……”

    “嘿嘿,跟你开玩笑啦!但恕我直言,那家伙可不适合你。最好离他远点儿,如果他追求你,一定另有所图。”

    冷潇潇嘴唇微微一翘,

    “你怎么知道他另有所图?”

    “男人的直觉啊。”

    冷潇潇嗤之以鼻,

    “男人的直觉,准不准啊?”

    “拭目以待。”

    秦子昊说着,话锋一转:

    “走啦!该上课了。”

    ……

    最后一堂自习课,趁着老师不在,教室内乱做一团,聊天的聊天,玩游戏的玩游戏,秦子昊则正与丁武商量着周六,也就是明日,前往太岁沟的事,

    忽然不知谁喊了一声:

    “田贱人来了!”

    “田贱人”,是他们班主任田见仁的绰号,估计他爹妈当年给他取名,是取自“见仁见智”之意,可一谐音,就成了“田贱人”。

    班上比较调皮的同学,便在背后给他取了这么个外号。

    大家立刻回到各自的座位,刚才还跟菜市场似的教室,顷刻间变得鸦雀无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