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在大明开无双 > 二百九十三章 我要飞
    夜晚,风中尽是一股子海腥味。

    周如芝把康飞一行人请进后衙。

    局促地请康飞坐下,又有个老家人奉上茶,周如芝干笑,“下官这里寒酸了些,叫大人见笑了。”

    讲真,康飞第一次看见这么寒酸的知县,虽然说,他还带着老家人,后面好像还有个妾,跟百姓一比的话,你这,有老佣人有小马马,还寒酸?

    但是,这要看跟谁比,连清官表率海刚峰,临死的时候身边不也有两个十六岁的小马马么!

    接过茶来喝了一口,康飞放下了后就说:“叫什么大人,你老兄看得起我,就称呼一声小戴相公,我们家那儿都这么叫我的。”

    这个称呼,康飞一直觉得很能接受,就好像五百年后,教书的叫老师,剪头的叫老师,调音的叫老师,连卖房子的中介,都叫老师……这个可以有,很平等嘛!

    一夜无话。

    第二天康飞还没睡到自然醒的时候就被外面吵醒了。

    他有起床气,火大就想揍人,起身就喊,“乌仲麟,这外面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没一会儿,老乌匆匆进来,领脖都是歪的,“老爷,外面一大群女人,把衙门给堵了,非要让那周县令给个说法,不然就拆了这县衙。”

    康飞闻言一愣,哎呦我去,这儿人这么厉害?都说南蛮子,可也不至于蛮成这样罢?

    你要说百姓自发组织,对不起,我不信。

    哪怕每人发一袋酱油? 谁来发?

    如果没人发酱油? 百姓觉悟这么高,这是天下大同了哇!

    当下他起身? 旁边乌仲麟就问他? 要不要把飞鱼服穿上。

    康飞摇了摇手,先观察观察。

    跟几个家丁一起? 悄咪咪地从侧门出来,转到街上? 在旁边些就抱胳膊看着。

    一群妇人? 为首一个,戴着假发,头上插着金簪子,后面跟随着一大帮健妇。

    周如芝尴尬地站在衙门口? 听那为首的妇人一阵指桑骂槐。

    旁边一个书办有些瞧不下去? 忍不住就说了一句,“宋家阿嫂,你家男人是一条好汉,俺们都给你面子,可是? 你这带着人吧衙门都给堵了,似乎也太不给县衙面子了罢!”

    被称之为宋家阿嫂的女人嗓门极大? “面子?面子是自己挣的,我可给不了? 我只想问县老爷,那佛郎机人睡了我们恭常都的女人? 那就得赔钱? 要是县老爷办不了? 我们自己办。”

    那书办实在忍不住,讽刺道:“你们恭常都私设巡检司,怎么?如今还要私设县衙?”

    康飞闻言皱眉,他左右看看,就找了个看起来像是后世公园老大爷的上去问道:“老人家,俺是外地来做买卖的,这,眼前这一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弄得俺一惊一乍的,都不敢花钱了。”

    那老头穿个绸缎的半截短衫,脸上肤色也不错,看着家里面就有几个闲钱,没事常在街头浪荡,看康飞一脸请教,他翻了翻眼睛,去没说话,转身过去,继续看热闹。

    后面乌仲麟火了,这老柴根,敢拿大?正要过去教训老头一顿,康飞瞪了他一眼,随后脸上堆笑,“老人家,是我不情之请了,不如,我们去对过茶楼,我请老人家吃个早茶……”

    老头闻言,顿时笑了,点了点头。

    到了茶楼,那茶楼还挂着招牌,上面写着,维扬细点。

    老头先就点了个白切贵妃鸡,要了一壶好茶,两个酥饼,随后就吹嘘,这白切贵妃鸡,相传是唐明皇和杨贵妃一起吃酒,贵妃吃醉了,说,我要飞……

    康飞不置可否,心里面就说,辣块妈妈,我就听你吹,还唐明皇,我难道不是在广州而是在长安么……也幸亏你在广州了,只敢吹到唐朝,要是在河姆渡,那还了得?

    老头吹了几句,康飞看他吹都不在点子上,忍不住,转头就对跑堂的说,这点心也不够吃,你这儿的饼都什么馅儿的?我要糖馅、肉馅、干菜馅、苋菜馅的各五个,烧麦要荤馅烧麦二十个,就羊肉烧麦,鸭油烧麦,鲜虾烧麦,鸡皮烧麦,素馅的要油糖烧麦,芝麻烧麦,梅花烧麦,莲蓬烧麦,翡翠烧麦谅你们也不会做,算了罢,再来二十笼包子,要三丁馅儿十笼,五丁馅儿十笼……

    他一口气点了一堆,跑堂的张口结舌,讷讷半会子,喊了一声,俺去叫大师傅来。

    没一忽儿,大师傅匆匆来了,脸带恭敬弯腰请教,说,这位小老爷,你说的许多都没有,俺可能请教,怎么做么?

    康飞指点了他一番,旁边老头瞪大眼睛就看着他。

    “这五丁包子,要海参,鲜虾,鸡肉,嫩笋,肥猪肉,细细切丁,调制成馅,包成二十四道褶的包子,上锅蒸,算着时辰,要肥猪肉将将好化成猪油,趁热上来,一嘴下去,海参肥滑,鲜虾细嫩,冬笋松脆,鸡肉味美,包裹着热腾腾的猪油香气,便恰到好处了,也不算多难。”

    老头咽了一口唾沫,看看手上酥饼,顿时也不香了。

    大师傅也为难,讲是极容易了,可是,火候二字,哪里是那么容易的?抓着头尴尬笑,说,要不,请小老爷与俺些时日,俺研究研究,再请小老爷品尝如何。

    康飞叹一口气,算啦!把你们这儿捡那拿手的上来就是了。

    大师傅千恩万谢,小老爷稍等,俺这就去安排。

    老头看大师傅下去,未免就放下手上烧饼,看了他半响,叹一口气,“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是个贵人,大大的贵人,不过,不是我老人家吹,你再贵,与我老人家也没半个永乐钱的关系……”

    康飞笑嘻嘻伸出筷子,夹了一筷子白切鸡,就放在他跟前的碟子里面,“老人家这话说的,我不是请你吃早茶么,小子我诚心请教你,这衙门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老头顿时一噎,看了看桌子上的饼,抓了抓头,叹气就拿起来,咬了一口,说道:“真是上当了,吃人嘴软啊!”

    他说着,就把情况仔细与康飞说了些。

    原来,那宋家阿嫂的男人,是恭常都极有威望的人……

    康飞忍不住问他,这恭常都是什么?俺倒是知道打虎的武都头……

    老头白了他一眼,说,恭常都以前是叫长安乡的。

    康飞哦了一声,懂了,乡长。

    这宋家阿嫂的男人,叫宋阿良,因在恭常都有威望,那些海上来的佛郎机人就请他做事,随着佛郎机人越来越多,那宋阿良的威望就越来越大了。

    “老人家,我不是听错了罢?”康飞未免就问他,“我明明听到,下面那位宋家阿嫂是要找佛郎机人的麻烦。”

    “年轻人就是没耐心。”老头白了他一眼,这时候,跑堂的小心翼翼上了几个冷碟几个热碟,老头赶紧甩开筷子,叉了两筷子在嘴里面大嚼起来。

    吃了几筷子,他伸手擦了擦胡须,这才继续说道:“恭常都如今可了不得,刚才不是说了么,都私设巡检司了,其实,也不是私设,只是恭常都又抱上了海道大使的大腿,毕竟,佛郎机人再厉害,哪里有海道大使厉害。”

    废话,本地的巡按御史,巡按海道,日后说不定直接升布政使都有可能。

    抱上这种大腿,循例,可以做官,我天朝乃是官本位,谁不想做官老爷?

    不过,这也不对啊!不至于抱了海道大使的大腿,翻脸就要对付佛郎机人,这些佛郎机人在当地不是都有数万人了么?

    老头听了康飞的疑惑,就说,“也不是翻脸,只是,海道衙门想问佛郎机人多收税,佛郎机人不肯。”

    康飞哦了一声,懂了,你既然做了我的狗,自然就要听我的话,让你去咬佛郎机人你就必须得去。

    旁边乌仲麟这时候就插嘴了,“这宋阿良,俺看不是个好人,居然如此朝三暮四……”

    康飞看了他一眼,就说:“老乌,不要再表忠心啦!”

    乌仲麟正要说话,康菲眉头微微一挑,乌仲麟顿时讪讪。

    康飞摸着下巴,心说,这事儿闹的,感情香山县只是无妄之灾,可怜周如芝,也不晓得出来仔细打听打听消息。

    他正想着,旁边老头吃了一筷子菜,放下筷子后,对康飞说:“年轻人,你这顿,请的不亏,我与你明说,我女儿,如今那是市舶太监的老婆……”

    康飞当即大吃一惊,卧槽,还真有把女儿嫁给太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