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绝命医女从夫记 > 第422章 422,庄上生活
    秦玊儿等人顺顺利利回了无铭山,进了绝命医庄,因为带下山的医徒被留在柴桑城内,医庄空了大半。

    众人各自吃了解药,入了紫竹林,秦玊儿脚步加快,见到一个熟悉驮着的背影正在浇花,秦玊儿小跑过去,欣喜的叫了一声:“梓婆婆,”

    梓婆婆颤巍巍转过身,刚开始还没认出来,直到秦玊儿紧紧把她矮小的身子搂紧,“哎哟,是小姐吗?”

    秦玊儿点点头,梓婆婆眯着老花眼看着秦玊儿:“小姐,你的头发怎么剪了。”

    “没事,剪了凉快。”

    “你的身上,怎么没有药味了?”梓婆婆虽然年老,但心细如尘。

    “······”

    “你没有吃冥蛇丹了,为什么?”

    秦玊儿心里难受,噘着嘴道:“你这老不死的,鼻子还是这么灵,管我呢?”

    梓婆婆叹了口气,她每日都为小姐提心吊胆,现在见平安回来,心中大安,但与当初下山相比,灵气骤减,身子看起来也十分虚弱。

    “梓婆婆,”周瑜抱着小石头从后面走上来,梓婆婆见到周瑜,立即撇开秦玊儿,喜笑颜开的迎上去,比见到秦玊儿还欢喜。

    “姑爷,你···你也回来了?”

    “当然,这也是我的家啊。”周瑜道。

    梓婆婆见周瑜怀中抱着一个娃娃,踮起脚看,襁褓中是一个粉嫩可爱的婴儿,那模样,说不出的乖巧可人,梓婆婆高兴的合不拢嘴,露着残缺不齐的牙齿:“男孩女孩?”

    “是个男孩。”周瑜笑道。

    “快给我抱抱。”周瑜小心的将小石头递给梓婆婆,小石头也不认生,对着梓婆婆乐呵呵的笑。

    “哎呀,模样真俊,跟姑爷一个模子。”

    “那当然,”周瑜高兴的附和着。

    秦玊儿也走过来,在旁打趣道:“瞧你们这一老一小,都没牙齿,还好意思笑呢。”

    梓婆婆笑得更开怀了,秦沛和美娘却没有过来凑热闹,直接上山,秦玊儿远远望着二人背影,想是不是累了?

    秦玊儿渐渐习惯小石头的存在,习惯他的哭闹不休,习惯他蠢萌蠢萌的笑容,习惯他把房间弄得臭烘烘的,习惯他话都不会说话,还是咋咋呼呼的吵闹。

    她才发现,原来周瑜也不过是个很普通的男子。喜欢一觉睡到大天亮,喜欢慵懒的坐着,无所事事,不看书也不弹琴,连衣衫装扮都不讲究了。唯一还让他提起兴趣的,大概就是照顾小石头。

    秦玊儿很忙,每日都去药房配药,忙到很晚。周瑜带着小石头在山上各处玩耍,有时也会去找秦玊儿,但他不懂,也帮不上什么忙。

    今日,秦玊儿回房拿药,在外面就听到小石头在里面哭得很厉害,忙走进去,只有小石头一人躺在榻上,小脸憋得通红,哭的眼泪都没了。

    秦玊儿坐在榻上将小石头抱起来:“怎么了,怎么一个人躺在这里?你爹呢?”

    小石头只是哭,小拳头捏的死死的,上下挥舞,秦玊儿哄了半天都没用,性子压不住了,把小石头扔在床上:“你还起劲了,让你哭个够,才不管你呢。”

    秦玊儿起身走到墙边,打开墙角的一个箱子,打开箱盖,就闻到一股浓浓的灵芝独有的香味,里面是她珍藏多年的一支野生灵芝,这灵芝比她脸盘还大一倍,色红润,木质感很强。

    秦玊儿看着缺了一角的灵芝伞盖,还是当初割下来给卫臻疗伤吃了的。

    “玊儿,”周瑜进来,“你回来了?”

    秦玊儿回头,周瑜急急忙忙去榻上抱起哭得没有力气的小石头:“小石头这么哭,你就不管管,”

    秦玊儿起身道:“我让他别哭了啊,他还是哭。”

    “他才多大啊,哪里听得懂话,你要哄他啊,”

    “我不会。”

    周瑜将手往小石头屁股一探:“原来是尿湿了,不舒服才哭得。玊儿,你去外面晾衣杆上拿块洗干净尿布来。”

    “我可忙了,你找别人吧。”秦玊儿拿着灵芝要走,周瑜抱起小石头拦住。

    “怎么了?”

    “你是他娘,给他换块尿布,好不好?”周瑜笑道,现在对她说话都是温言细语,没有像以前那样硬邦邦的命令。

    “不好,又脏又臭的。”

    “小孩子能脏到哪里去,我这个五谷杂人,夫人都不嫌脏。”

    “你是你,他是他。”

    周瑜也不强求了:“夫人又要去哪里?”

    秦玊儿把灵芝拿给周瑜看:“还能干什么,去药房配药啊。这可是野生的极品灵芝,我拿一点出来,给你泡药酒。”说完往外走。

    周瑜抱着小石头在后跟着:“夫人,你身子好了吗?从回医庄就没休息过,干嘛这么操劳,谁等着你的药呢,我身子好,不喝也没关系,你自己的身子才要紧。”

    秦玊儿道:“没关系的,我有分寸。”周瑜现在从不对她黑脸,也不对她生气,反而让她觉得不自在,好像生分了。

    周瑜去衣杆上收了一块干净的尿布,嘴里不忘叮嘱道:“今日早点回来,我下厨给你做鱼吃,你不是最爱吃醋溜鱼吗?”

    “你会做鱼?”

    “当然,你夫君我啊,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什么都会。”

    秦玊儿想了想,跟周瑜折回房,看着他帮小石头熟练的换上尿布,笑道:“以后你在家做饭,带小孩,我在外面赚钱养家,好不好?”

    “好。”

    秦玊儿本来是玩笑话,周瑜的顺从,反让她有些心疼,秦玊儿走到周瑜身边,商量道;“这些脏活,你不用亲手做的。”

    “怎么叫脏活呢,照顾我们儿子,是天下最幸福的事。”周瑜笑着亲了一口小石头软乎乎的脸蛋,小石头报以可爱微笑。

    “其实庄上有一些事,你也可以做。”秦玊儿坐下来,跟周瑜商榷。

    “做什么?”

    “你可以管帐啊,庄上的钱财进出,是我父亲最头痛的事,以前都是李云幕找人帮忙管理的,现在他下山了,那人也要请辞,可钱财的事交给外人我父亲不放心,夫君你读书多,一点难不住你的。”

    “管账?”周瑜摇摇头,“我没兴趣,我只想管好小石头和夫人你,其他的事,我无心,也无力。”

    秦玊儿眼眶红了一下,在旁闷闷坐了半天,看周瑜无聊而幼稚的逗着小石头,对比以前那个意气风发,英姿飒爽的周公瑾,是一点影子都找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