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书后大佬都宠我 > 第146章 见家长
    许凤楠被黄敏芝压在身下,又是拽头发又是拧耳朵,疼的嗷嗷直叫。

    场面僵持不下,一度失控,令在场的几个人极度惊讶,一时间竟没有反应反应过来,至于许凤楠被打了好多下,都没人上去拉架。

    等反应过来,何芸大惊失色,上去把黄敏芝拉起来,推到一边去,连忙把许凤楠给拉起来。

    “伯母,你怎么样?”

    许凤楠已经被打傻了。

    她捂着肿起来的半边脸,看到用担心眼神看着她的何芸,抬手给了何芸一巴掌。

    啪的一声,用尽全力,似乎把在黄敏芝那里受的气全部撒在何芸的脸上。

    何芸的脸被打偏,手按在地上才没有躺下来,半边脸很快红肿起来,五个手指印极为明显。

    江颂心疼的跑过去,紧紧的抱住何芸,“妈,你干嘛啊!”

    又不是何芸打的她,而且,还是何芸第一个反应过来,把她妈拉走的人,第一时间就是安抚他妈妈,而不是安抚她妈。

    这还不够表明小芸的态度吗,为什么妈妈还要这么对小芸?

    许凤楠站起来,踉跄着身子,没理会抱成一团的两人,径直走到黄敏芝之前,上去就抓住她,想要再次开战。

    想她许凤楠高傲了一辈子,临到中年,竟然被一个种地的欺负了,她的眼面何在?!

    黄敏芝哪里会客气,拿出在村里给人干架的气势,很快又占了上风,一巴掌甩在许凤楠的脸上。

    这一巴掌,也把在场的所有人都打醒了。

    江华方的脸比锅底还黑,整个人处在崩溃的边缘。

    “都给我住手!”

    江华方大吼一声。

    可是两个女人打得正欢,谁的话都听不进去。

    江华方:“江颂,你是死的吗,把你妈拉过来!”

    江颂反应过来,连忙去拉开二人。

    两人的战场因为江颂的加入,被生生拉开了。

    在三楼住着的两个女孩子听到楼下的动静,就要下来,刚走到二楼,被江华方一记眼神喝退回去。

    黄敏芝收指揩了把唇线,冷眼等着许凤楠,“我告诉你们,想要娶我闺女,除非比秦瑟瑟的彩礼还要高,否则,你们就等着你儿子打光棍吧!”

    说着,黄敏芝拉起一旁哭的眼睛红肿的窝囊闺女,抬手就是一巴掌。

    江颂离得远,看到黄敏芝抬手,想要过去阻拦已经来不及。

    就这样,他心爱的女人被打了两巴掌,还是两边脸,没有一边是好的,一张漂亮的脸蛋瞬间扩大了一倍不止。

    江颂心疼坏了,走过去,把已经打的麻木的何芸搂在怀里,瞪着黄敏芝,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你凭什么打她?”

    闻言,黄敏芝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哈哈大笑几声,“就凭我是她妈!”

    “可她现在是我未婚妻!”

    江颂的好脾气终于耗尽,冲着黄敏芝吼出声。

    “未婚妻又怎么,只要你们没结婚,那就是我闺女,想要娶我闺女,拿彩礼来换!”

    说着,黄敏芝伸手去拽何芸。

    江颂哪里肯松手。

    “放手!”

    黄敏芝不客气的吼道。

    江颂没动。

    “放手!”

    江颂一愣。

    这次说话的是江华方。

    “江颂,你给我松手!”

    “爸!”

    江华方深呼口气,“江颂,要么你放手,要么,和他们一起离开这里,从此以后,我江华方,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江颂一顿,心里没来由的一慌。

    父亲不是在开玩笑。

    “让他们离开,大家都回去冷静冷静。”

    何芸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拍了拍江颂的手,“对不起,今天是我对不起伯父伯母,你留下来安抚他们,我和爸妈先回去。”

    江颂叹口气,也只能这样了,“小芸,你先回去,晚上我去找你。”

    小芸抿唇点头。

    江颂送他们到家门口,回来看到父亲铁黑着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母亲已经不见人影。

    “我妈呢,要不要送她去医院看看?”

    许凤楠没黄敏芝彪悍,吃了不少亏,他是担心母亲脸上会留疤。

    江华方气急反笑,“她还有脸出门吗?”

    江颂顿时噎住。

    “我这辈子都没想到,我江华方的家,竟然是女人打架的地方。”

    江华方自嘲的笑了下。

    江颂咬唇,“爸,你不觉得奇怪吗,要是何芸的父母对彩礼不满,今天上午就该提出来了,为什么要等到现在?”

    一定是有人和他们说了什么。

    而且,还准确的估算出秦瑟瑟首饰的价格,那么,答案只有一个,就是秦瑟瑟说的,除了她,没人知道这么清楚!

    “就算是瑟瑟怎么样?”江华方盯着他看,“如果不是你们非要请她过来,又处处算计她,她何至于走到这一步,说到底,还是你们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

    江颂快要后悔死了。

    “这次之后,你爷爷,只会更坚定他心里的想法,以后,咱们江家的重要场合,你都不用出现了。”

    江颂抱住头。

    “这些都不重要,”江华方不顾儿子的无力,“当初,你是怎么和我们说何芸的父母的?”

    把何芸带到家里来时,他就问了江颂,关于何芸家庭的事情。

    江颂和他们说,何芸的父母知书达理,虽说有些重男轻女,但是也没有那么严重。

    根本没和他们说真实情况。

    江颂一言不发。

    对何芸的家庭情况,江颂对父母确实有所隐瞒,不然母亲不会毫不犹豫地添一千块钱。

    这个家,也就是江媛知道,因为被她无意间撞见了,江颂不得不说实话,好在江媛喜欢何芸,答应帮他们隐瞒,可是没想到,还是没瞒住。

    他以为等结婚了,一切都好了,反正彩礼钱确定要不回来了,以后他们家也不会再给何芸娘家人多余东西,他和何芸好好过日子。

    谁知道,因为秦瑟瑟,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

    他现在就想狠狠地扇自己几巴掌,让他非要去请秦瑟瑟!

    “按照何芸父母的性子,彩礼咱们是别想要回来了,你要是想娶何芸,就要拿出你三叔那样的彩礼,那我也只能告诉你,我没你爷爷那么多资产,我能给你的,已经给你了,接下来的事情,就看你的了,你大姐和你妹妹还没结婚,我不能只考虑你。”

    说着,江华方站起来,“还有,你靳爷爷那边,你就别指望了,他是不会改变主意的。”

    说完,江华方抬步离开。

    决定上去和许凤楠好好聊一聊。

    江华方一走,江颂整个人陷入了绝望。

    怎么办?

    他是怎么去找首饰补彩礼?

    他就是一个学生而已啊,又没工作,这不是为难他吗?

    楼上,江华方和许凤楠,促膝长谈一小时。

    **

    从江家回来之后,何有忠抬脚朝何芸的小腹上踹了过去。

    何芸感觉到小腹处一阵痉挛,捂着肚子没站起来。

    “何芸,你竟然敢连同江家人骗我们?”

    何有忠气得恨不得没生过这个女儿。

    何芸疼得说不出话。

    “刚刚你妈和人打架,你拉开你妈不说,还一心扑在江颂他妈身上,”何有忠冷笑一声,“还没嫁过去,胳膊肘就往外拐了,我们要是不在你结婚前多要一点东西,结婚后你还会把我们放在眼里吗?我们还能从你手里拿到好处吗?”

    何芸缓口气,“爸,如果我嫁给普通人家,也没有这么多彩礼啊?”

    何有忠吼道,“可你嫁得不是普通人家!”

    何芸捂着肚子,刚才何有忠那一脚着实不轻,她是真的怕了,“爸,我尽力,尽力行吗,你们也听到了,江颂说晚上要过来看我,等他来了,我会好好和他说的。”

    何有忠和黄敏芝对视了一眼,眼神有松动。

    看到希望,何芸连忙抓住。

    “爸妈,你们知道的,江颂他很喜欢我,只要我开口,他一定会答应的,”何芸说道,“你们不是说要和秦瑟瑟的彩礼一样吗,是不是只要一样了,你们就会给我让我出嫁?”

    何有忠:“如果之前他们给了和秦瑟瑟一样的彩礼,我们绝对不会有意见,但是现在,我们反悔了。”

    何芸心下一慌,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在此基础上,多加一千块钱,否则,你就别想嫁给江颂!”

    何芸差点没摊在地上。

    **

    已经坐上车在路上的江荣耀三个人,聊着闲话。

    眼见就要到达他们指定的茶馆,秦瑟瑟说道,“江爷爷,师父,我想拜托你们件事。”

    “你说。”

    二老又是异口同声。

    秦瑟瑟忍住笑,“是这样的,我今天出来,没告诉我爸妈是来参加江颂的订婚宴,我是怕他们担心,所以就说是找同学玩去了,一会儿到了地方,你们可别说漏嘴了哈。”

    闻言,江荣耀脸上浮现愧疚。

    “瑟瑟,是我对不住你。”

    “哎呀,”秦瑟瑟连连摆手,“江爷爷,您别这么说,我来参加这个订婚宴也不全是因为您,也和您没关系,您别什么事都往自个儿身上揽,我听了也不好受啊。”

    “也是我不够坚定,如果我坚持为你作主,就不会有这样的事。”

    “江爷爷,您真的多想了,”秦瑟瑟说道,“就算您没在中间,大嫂她也有其他办法找到我,这些都不是您能左右的。”

    靳建宸看着他俩,“就是,瑟瑟说的对,你这个老头子是怎么回事,娘们兮兮的。”

    闻言,秦瑟瑟笑出声,“你们的感情真好。”

    她想,整个帝都,也只有她爷爷和师父能这么说江爷爷,江爷爷还不会生气的人吧。

    江荣耀抬手指了指他,“我是不和他这个老匹夫一般见识。”

    秦瑟瑟笑。

    都说老小孩老小孩,一点没错,她都怀疑,他们俩会不会像小孩子一样来个绝交啥的。

    三人说说笑笑期间,来到了目的地。

    刚下车,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等着的秦大勇他们。

    秦大勇他们也看到了他们三个人。

    “荣耀,你怎么也过来了?”

    秦远志走过来,当先看到的就是江荣耀。

    “秦大哥,我听瑟瑟说她拜师了,还是我老友,所以我就过来看看,”江荣耀说道。

    秦瑟瑟走到爸妈身边,当先介绍道。

    “爷爷奶奶,爸妈,这就是我师父。”

    秦远志连忙伸出手,“靳老,您好,我孙女能成为您的徒弟真是让我们一家都开心的事。”

    靳建宸赶紧回握住,“老秦,咱们说话就不要这么见外了,要不是你不愿意,咱们老早就该认识了,从今天起,就叫我老靳,可不能带尊称了,显得多生分,咱们可都事平辈人。”

    秦远志可不敢。

    “爷爷,您就听我师父的吧,你一口一个您的,他心里也不舒服,我是他的徒弟,那也就是半个孙女,以后就是一家人,别太见外了。”

    秦远志瞪了她一眼,“你这丫头,没大没小的。”

    秦瑟瑟调皮的吐了吐舌。

    “老秦,瑟瑟说的深得我心,你要是再尊称,我可就转身走人了。”

    见靳建宸坚持,秦远志无奈,“好,那我就叫你靳大哥。”

    闻言,靳建宸挑了挑眉,忽然看向江荣耀,“老家伙,你叫老秦大哥,老秦叫我大哥,这样一算,我也是你大哥。”

    江荣耀:“......”

    秦瑟瑟:“......”

    秦远志:“......”

    众人:“.......”

    “滚一边去吧。”

    江荣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除了秦瑟瑟,其他人都一愣一愣的,这两人,还真是特别。

    “靳大哥,咱们进去吧,包厢我都订好了。”

    “好好好,走。”

    靳建宸和秦远志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走一路说一路。

    秦瑟瑟原本想要走在前面,被自家大哥和弟弟一人一条胳膊拉着走在后面。

    “大哥,你们干什么啊?”

    秦山河看了看前面不远处的父母,确定他们不会听到之后才低声开口,“被欺负了没有?”

    闻言,秦瑟瑟扑哧一声笑了,“大哥,你看我像是会被欺负的人吗,我欺负他们还差不多。”

    想必这会儿江颂家里已经闹起来了吧。

    秦山河:“...你做什么了?”

    秦瑟瑟:“哎呀,大哥,你别管这么多了,我告诉你,我极有可能给你拉来一个大单!”

    秦山河懵,“什么大单?”

    “回家再和你说,马上进包厢了。”

    秦山河只得作罢。

    茶室里,秦瑟瑟给他们一人倒了一杯茶。

    几个老人聊着天,很快扯到拜师宴上。

    “老秦,八月初二,你们一家人都过去,咱们一家人好好聚聚,我听老江说,你还有两个儿子?到时候一起过来,我和瑟瑟说了,让她请一些同学,她和我说同学都考上大学,那个时候都准备出发了,那就请一些亲人过来,咱们好好热闹热闹。”

    秦远志笑了下,“我也不怕说出来让你们笑话,我大儿子,和老二关系不怎么好,去了恐怕生事,老大不去的话,老三也就不能去了,没事儿,到时候我们全家都过去,叨扰你们。”

    闻言,靳建宸愣了下,转身看向江荣耀。

    江荣耀朝他点点头。

    这里面的事牵扯太多,说不清楚。

    “老靳,大勇和孙茹都是很讲究的人,和他们接触之后就明白了,而且,你不知道,瑟瑟可是他们夫妻俩的掌心宝,疼爱程度可比山河和山川这两个臭小子多了。”

    说着,江荣耀指着秦山河,“这是瑟瑟的大哥,秦山河,帝都大学的大学生,马上大三了,可了不得,这是瑟瑟的弟弟,秦山川,今年中考成绩也相当不错,以后也是大学生苗子。”

    江荣耀没头没尾的夸奖,让秦大勇夫妻俩有些摸不着头脑。

    “江叔,没您说的那么好,我们也是很普通的人家。”

    秦大勇悻悻说道。

    实在是被夸得不好意思。

    秦瑟瑟端起茶杯,借喝水的动作,掩饰住上扬的嘴角。

    江爷爷就是个人精,也不愧是师父多年的老友,师父一个眼神,江爷爷都知道他在想什么。

    爷爷说出他们家里不和的话之后,师父就有了顾虑。

    江爷爷的话说的恰到好处,他是在告诉师父,她爸妈没啥问题,哥哥和弟弟也是有出息的,所以,不要有顾虑。

    也好,这些话由江爷爷说,比她说效果要好。

    秦远志笑笑,“是的,我这个三个孙子都不错,三个儿子就差远了,老三生完最后一个孩子确定不打算再生之后,我们就分家了,大家各过各的,不过,要说小辈,还是老二家这三个孩子比较优秀。”

    到底是几十岁的人,秦远志还是比秦大勇看得通透。

    秦氏也在一边担心的不行,生怕他们拖累了瑟瑟。

    靳建宸含笑夸赞,“老秦,那你可晚年有福了,瑟瑟可是我见过最有灵性的孩子,我等了这么多年,我以为有生之年都等不到了,看来,上天待我不薄啊。”

    闻言,秦远志夫妻俩松了口气。

    秦远志端着茶杯站起来,“靳大哥,以后瑟瑟就跟你的孩子一样,不听话不满意的地方,该打打该骂骂,我们绝对不说半个字,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靳建宸也端起茶杯,和他碰了一下。

    靳建宸消除了顾虑,说话也没了防备。

    接下来,和秦远志越谈越投机,真的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眼见太阳下山,到了饭点,秦远志开口。

    “靳大哥,时间不早了,我们去吃饭吧,我看附近有家饭店还不错,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咱们要不要去试试?”

    秦远志说的是一家国营饭店,中午他们特地过来看看哪家饭店人比较多,然后就定了这一家。

    但是他们也没吃过,不确定味道如何。

    “行,说了这么久,确实饿了,咱们到地方接着聊。”

    市里的国营饭店还是比县里的有格调一点,菜系也比较多,秦远志识字不多,点菜的事就交给秦瑟瑟来。

    “瑟瑟这丫头对吃的比较在行。”

    说到这,秦远志才想起来,“哎呀,瑟瑟嘱咐我们拿的肉干忘记带了!”

    几个人竟然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搞得他们不愿意给一样。

    靳建宸无所谓的摆摆手,“没事儿,反正瑟瑟每天都过去,我那里还有好多,什么时候没了我告诉她,让她再拿就好了。”

    秦瑟瑟接过菜单,点了十几个招牌菜,又要了两个汤,合上菜单递给服务员。

    “就随便点了点,我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反正就是点最贵的就是了。

    饭菜上桌前,秦远志说了拜师宴事宜,他的意思是所有费用他们家来承担。

    本来这就是他们老秦家的事,靳建宸这样一个大人物,收他孙女为徒,一点东西都没要,他们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

    “肯定不行的,”靳建宸笑,“秦老弟,我知道你的意思,你呢,也不用内疚,我请了很多人,我亲戚朋友不说,帝都有名望的人都会来,加起来,三十桌都不一定够,不过你放心,不赔本,他们随的份子用来待客绰绰有余。”

    他们这些大人物,随礼都是大份的,拿得出的礼物也不会是便宜的。

    “总不能我收礼,你们出饭钱吧,这要是传出去了,别人还说我靳建宸抠门呢,而且,这本来就是我的事情,你们就不要抢了。”

    江荣耀笑,“这老家伙没说错,秦大哥,你就听他的,他啊,啥都没有,就是钱多,你要是非要大包大揽,他反而生气。”

    既然如此,秦远志也只能作罢。

    饭菜很快端上来,吃过饭后,大家也没再聊天,起身离开。

    江荣耀的车子只能坐五个人,秦远志一家都有七个。

    不过秦远志他们骑了四辆自行车,所以可以自己回去。

    “江爷爷,师父,你们就别送我们了,我们这么多人呢,骑自行车也就是不到一个小时后的事情。”

    实在是坐不下,他们也不能让师父一个人回去,就算是让他自己一个人回去,他们也坐不下,还有四辆自行车要怎么办?

    江荣耀和靳建宸都不好意思开这个口。

    “就这样安排吧,我们先回去。”秦远志一锤定音,“靳大哥,荣耀,你们也回去吧。”

    江荣耀,“那好吧。”

    这个时候再找车也不好找。

    秦远志一家人回家后,江荣耀让小王先送靳建宸回去。

    江荣耀和靳建宸坐在后面。

    “你请董家的人没有?”

    江荣耀疑问,靳建宸闭了闭眼,有些为难道,“那什么,之前我不知道瑟瑟是阿承的未婚妻。”

    所以还是请了?

    江荣耀扭过头,“请柬递了吗?”

    “我没有别的意思,”江荣耀心平气和的说道,“倒不是因为之前的事心里还存着怨气,我是担心瑟瑟。”

    靳建宸摸了摸鼻子,“我知道你的顾虑,就是,有件事我没和你说。”

    见他吞吞吐吐的,江荣耀眉心跳了跳,“什么事?”

    “我和瑟瑟之所以认识,是董老太太介绍的。”

    说完之后,靳建宸也挺无力的。

    世界就是这么小。

    小到没有给他们接受的时间。

    江荣耀直接愣住了。

    “你说什么?”

    靳建宸一五一十的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就是这样,所以,董老太太那天,肯定会来,瑟瑟还专门问过我,说我要是不请董老太太的话,她就请...”

    江荣耀按了按眉心。

    靳建宸也很无奈,“不过应该没关系,我只是请她董家,嫁出去的人,应该不会过来,不管瑟瑟是不是阿承的媳妇,我都不会请那位。”

    “行,就这样吧。”

    江荣耀呼出口浊气。

    靳建宸看了看他,“说实话,知道瑟瑟就是你费尽心机争取来的儿媳妇,我挺想骂你一句混蛋。”

    江荣耀苦笑一声,“别说是你,我也想骂自己。”

    “可是想到阿承,我也无话可说了。”

    **

    和家人一起走夜路骑自行车,感觉很是不错,秦瑟瑟申请让大哥带着她,两人走在后面,秦瑟瑟手抓住后座椅,吹着风,感觉不是一般的好。

    “哥,我要告诉你一件大好事。”

    秦瑟瑟摇着头,心情很好。

    秦山河的笑声顺着风穿到秦瑟瑟的耳朵里,“什么事啊,说来听听。”

    吃饭前她就说有好事,还卖关子说要回去说。

    “真的是好事,你可要扶好把了,我担心你骑不好自行车,自己会跟着遭殃。”

    秦山河笑意加深,“我扶好了,你说吧,保证不把你摔下去。”

    “哥,今天我参加订婚宴,遇到了J先生的助理。”

    呲的一声。

    秦山河霎时停下车子,扭头,说话时连声音都变了,“你说什么?”

    秦山河的反应在秦瑟瑟的意料之中,“哥,你不是说你不会激动的吗?”

    秦山河有些没反应过来,“你刚刚说的是真的?”